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抄家前,王妃搬空王府庫房去逃荒 > 第263章 拿去喂狗,看看狗肯不肯吃你們這些發爛發臭的肉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抄家前,王妃搬空王府庫房去逃荒 第263章 拿去喂狗,看看狗肯不肯吃你們這些發爛發臭的肉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太後是在宮裡收到訊息,才臨時急匆匆的趕了過來。

她做夢都想要將薛太妃這個始作俑者碎屍萬段,如今終於見到了人,就這樣讓她死了,豈不是太便宜她了嗎?

那可不行。

畢竟自己跟兒子分彆這麼久,全都是拜薛太妃當年的詭計所賜,此仇不報非君子。

“母後,您有什麼想法?”慕容明玨問道,他當然不認為太後會給薛太妃求情,畢竟太後此時臉上的恨意,是超乎他預料的濃烈。

“哼,就這樣讓她死,太便宜她了!”太後咬牙切齒的說道。

薛太妃做的事,無論是哪一件,都夠讓她死一萬次了,所以現在就這樣賜死給她,反而是讓她解脫了,太後纔不會對她心慈手軟,不好好折磨她一番,如何平太後心中的怒火?

“桂嬤嬤。”太後喊道,給了身邊的嬤嬤一個眼神,冷冷丟出兩個字,“掌嘴!”

“是,娘娘。”桂嬤嬤答應道,然後直接走到了薛太妃那邊去。

禁衛軍控製著薛太妃,不給她發瘋和逃竄的機會,畢竟一個幾近瘋癲的人,什麼事都能乾得出來,萬一不小心傷到了這裡的貴人,那可就是他們的失職了。

桂嬤嬤盯著薛太妃,抬手就是一耳光下去,乾脆利落。

“啪!”

薛太妃人都傻了,她在宮裡的時間不短,而桂嬤嬤又是一直跟著太後的嬤嬤,她怎麼可能不認識,甚至以前還明裡暗裡爭鋒相對過,現在居然被這樣一個曾經被她踩在腳下的奴婢打了?

“你敢打我?”薛太妃吼道,眼底染上了一抹紅色,她像是瘋了一樣掙紮起來,想要掙脫禁衛軍的桎梏,想要跟桂嬤嬤撕打起來。

但薛太妃怎麼掙得過禁衛軍?她完完全全被控製住,毫無還手之力。

“這是太後孃孃的意思,打你,也是你的福氣。”桂嬤嬤冷笑一聲,說道。

“繼續。”太後心裡一陣痛快。

“啪!”

“啪!”

接連不斷的清脆耳光聲響起,薛太妃被打了一巴掌,又一巴掌,從一開始還會發瘋了般的對著太後咆哮,到後來她已經疼得隻剩下了嗚咽聲,臉頰更是高高的腫了起來,比那大白饅頭還要腫,嘴角也破了,流下一絲慘烈的紅。

而慕容明玨,隻是冷漠的看著這一切,他對薛太妃冇有感情,尤其是知道她將自己掉包的事情之後,更是不可能會同情她了。

“噗——”終於,薛太妃直接吐了一大口血。

就連一直掌摑的桂嬤嬤,手掌都快扇腫了,還沾上了薛太妃嘴角流出來的血。

“怎麼,恨我啊?”太後說道,一步一步朝著薛太妃走了過去,她知道薛太妃一直都在盯著她,因為她也一直都盯著薛太妃。

“既然當初你敢偷偷掉包我兒子,就應該知道會有這一天,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太後說道,眼神瞬間變得狠戾起來。

怎麼說都是在深宮中待了大半輩子的女人,豈會是那種良善之輩?

“你和你那個好兒子,聯手搶走了我兒子的人生不說,還要對他趕儘殺絕,像你這樣的人,死不足惜。”太後說道,她讓禁衛軍摁著薛太妃跪下,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笑容裡透著幾分殘忍,“你放心,哀家一定不會那麼輕易就讓你們死了,一定讓你好好享受享受。”

薛太妃已經疼得都麻木了,可在聽到太後這句話時,身體還是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隻有女人能懂,女人狠起來,究竟有多狠。

薛太妃終於怕了。

“皇兒,你冇意見吧?”太後轉頭,看嚮慕容明玨。

“母後隨意。”慕容明玨說道。

如果這樣能讓太後解氣的話,慕容明玨確實是無所謂,反正他要的不過是讓薛太妃死,至於死前要受多少折磨,隻要太後開心,怎麼玩都可以。

太後得到了想要的回答,視線再次落在薛太妃身上。

“哀家會讓人將你們母子倆的屍體,剁成肉泥。”分明說著很恐怖的話,可太後臉上還是帶著笑容,她微微蹲下,讓自己跟薛太妃的距離更近,享受著對方此時臉上的驚恐。

這是對她最好的慰藉。

“到時候拿去喂狗,看看狗肯不肯吃你們這些發爛發臭的肉泥。”太後用最平靜的語氣,說著最可怖的話。

還真不是開玩笑,先前妃嬪們和朝廷命婦跪拜的,隻是一局無名男屍,真正的慕容澤耀的屍體,已經早就被太後轉移走了,她從很早之前,就開始計劃著現在這一刻了。

“不要……不要……”薛太妃已經被嚇得癱坐在地上。

被剁成肉泥,喂狗。

這樣血腥的畫麵,哪怕隻是幻想一瞬間,薛太妃就覺得渾身發麻,她不想死得那麼淒慘,不想在死之前,還要受到痛苦和侮辱,她現在隻求一個痛快。

“太後孃娘,我錯了,我錯了!”薛太妃不再嘴硬,對著太後一個勁的磕頭認錯求饒。

“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該做那些事,求你饒了我,饒了我吧!娘娘,我給您磕頭,給您磕頭了!”薛太妃嘴裡不斷說著求饒的話,磕頭磕得特彆紮實,都能聽到額頭撞在地麵的響聲。

此時此刻薛太妃的模樣,確實是讓太後心裡的鬱結,散了些。

看夠了落水狗求饒,太後也滿足了。

“把人拖下去處理了吧。”太後說道。

禁衛軍立刻將人帶走,宮殿上隻剩下了慕容明玨和太後,以及一群宮女太監。

“都先退下。”慕容明玨一聲令下。

所有人退出去後,慕容明玨纔開始安撫太後的情緒。

“母後不必為了這種人動怒,如今她已被抓住,想怎麼處置都聽母後的意思。”慕容明玨說道。

“哀家怎麼可能不生氣!”太後說道。

一想到薛太妃和慕容澤耀乾的那些好事,太後最強烈的情緒,並不是對這母子倆的恨意,而是對自己親兒子的心疼。

哪個當孃的能在知道親兒子受了那麼多罪之後,不感到心疼憤怒的?

就算是把慕容澤耀和薛太妃剁成肉泥,又能如何,難道這麼些年慕容明玨承受的委屈和苦難就能一筆勾銷,當做從未發生過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