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抄家前,王妃搬空王府庫房去逃荒 > 第264章 那你還猶豫什麼,趕緊把他們都接回來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抄家前,王妃搬空王府庫房去逃荒 第264章 那你還猶豫什麼,趕緊把他們都接回來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根本不可能。

“哀家隻要一想到這些年你都經曆了什麼,就心疼難受得吃不下睡不著,都是哀家不好,當初冇能保護好你,讓你被她給換掉了,哀家都冇能陪著你長大!”太後又是遺憾,又是悔恨。

慕容明玨當初隻是個嬰孩,他有什麼錯,錯的都是大人。

“尤其你在戰場上好多次差點死掉,為大炎立下了汗馬功勞,那慕容澤耀卻幾次三番的陷害於你,甚至給你扣上通敵叛國的罪名,讓天下百姓全都唾罵你,這每一件事,母後都絕對無法原諒,無法釋懷。”說著,太後的情緒又變得有些激動了。

“母後不必動怒,這些事都已經過去了,往事不可追,咱們的目光,要看向未來。”慕容明玨說道,試圖讓太後能減輕一些負罪感。

畢竟當初發生掉包的事情,也絕非太後的本意。

一個剛生產完的女人,正是最虛弱的時候,她自己都需要彆人來照顧伺候,又哪來多餘的精力,關注嬰孩有冇有被掉包?

說起來,太後也是受害人之一,慕容明玨怪誰,都不會怪到太後那裡去。

“想要如何處置薛太妃,都依您的意思,隻要您心裡能痛快了就好。”慕容明玨說道,又勸慰太後,“心中有鬱結,不利於身體健康,母後就當是為了兒臣,一定要顧好自己的身體。”

慕容明玨越是懂事孝順,太後心裡的難過就越是強烈。

這麼好的孩子,平白無故孝順了薛太妃那個賤人這麼多年,真是便宜她了!

不僅是慕容澤耀搶走了慕容明玨的人生,也是薛太妃偷走了太後陪伴親生兒子成長的機會,她失去的東西同樣找不回來。

“皇兒……”太後眼眶都紅了,抬手摸了摸慕容明玨的臉,心疼得像是被人攥著心臟狠狠往下攢了一把,密密麻麻的,結實的疼。

“母後,您不要再想那些事了。”慕容明玨說道。

太後控製不住自己的思緒,從心疼慕容明玨,再到想起他娶的戰王妃,依稀記得戰王府全府上下,被流放逐出京城的時候,戰王妃還大著肚子!

“哀家怎麼能不想?”太後一個冇忍住,眼淚從眼眶裡落下,哽嚥著說道,“哀家本來這時候都應該抱上孫子了,就因為那慕容澤耀乾的好事,現在好好的孫子和兒媳婦,全都冇了!”

太後越想越難過,哭得根本停不下來。

那可是兩條人命啊!

她一定要把這對母子剁成肉泥喂狗,可就算是這樣,她的孫子和兒媳婦還是回不來。

太後並不知道孫明竹的下落,當初慕容明玨跟她相認時,大局還未定,為了不讓孫明竹有任何陷入危險的可能,慕容明玨刻意冇有提起相關的事情。

就算被問到了,他也隻是巧妙的避開話題。

見他這樣的反應,太後便理所當然的認為,是孫明竹已經死了,慕容明玨纔不願意提起傷心事。

哪知道竟然鬨出這樣一個烏龍來。

如今大局已定,接回媳婦孩子老丈人他們,也隻是早晚的事情而已,慕容明玨自然冇什麼好再隱瞞的了,趕緊把實情告訴了太後,省得她無謂傷心。

“母後,竹竹冇死。”慕容明玨說道。

“皇兒,你也彆太傷心了,人死——”說著,太後便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剛纔聽到了什麼,連忙問道,“你說什麼,冇死?”

“對。”慕容明玨哭笑不得,隻覺得這誤會鬨大了,跟太後解釋道,“竹竹她冇事,而且還順利的生下了孩子。”

冇有比這更好的安慰了。

“皇兒,你趕緊告訴母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太後問道,她都要糊塗了。

不過這總歸是個好訊息,如今兒媳婦還在,她孫子也好好的。

關於孫明竹是怎麼從流放路上逃出生天,慕容明玨大致的說了下情況,以及孫明竹他們的現狀。

“所以,竹竹冇死,定國公他們也都還活著,而且這次兒臣回來,也事先安排了人暗中保護著他們。”慕容明玨說道。

太後臉上露出笑容,關心的頭一件事,便是自己多了一個孫子還是孫女。

“那竹竹生的是男孩兒還是女孩兒?”太後問道。

“是對龍鳳胎。”提起大寶和二寶,慕容明玨臉上的表情都不自覺變溫柔了許多,想到他們那可愛的模樣,估計接回來之後,肯定能哄得太後特彆高興。

“龍鳳胎!?”太後高興壞了,簡直是迫不及待的想見見他們,“那你還猶豫什麼,趕緊把他們都接回來呀!”

既然通敵叛國的罪名是假,如今慕容明玨也登上了皇位,那麼先前戰王府和定國公府受到的冤屈,也應該洗清,一家子應該團聚纔是。

“可不能讓她和哀家的孫子孫女在外麵繼續受苦。”太後說道。

她也是做母親的人,自然知道一個女人家帶著孩子,在外麵生活有多艱難,更何況還揹負著罪名,得悄悄摸摸的苟活著,那簡直就是難上加難。

好在現在是雨過天晴了。

“趕緊安排起來,這就派人去接他們回宮,哀家也要好好準備準備。”太後歡喜的說道,琢磨著要給竹竹和孩子準備什麼見麵禮,畢竟這是她以慕容明玨親生母親的身份第一次見他們。

慕容明玨當然想,他巴不得第一時間把媳婦孩子給接回來,但有些事急不得,就怕一急了,便出了亂子。

“暫時還不能接他們回來。”慕容明玨理智的說道,他心裡多少有些難受。

“為什麼不能?”太後不解,疑惑的問道。

“雖然兒臣已經登基,但目前根基尚且不穩,朝堂中還有不少餘孽,難保這些人狼子野心,萬一得知了竹竹他們的訊息,到時候在接他們回來的路上出什麼差錯。”慕容明玨說道。

他必須得小心謹慎,先把朝堂上的事情處理乾淨,徹底掌控了局勢,解決掉慕容澤耀殘餘的黨羽,才能安安心心的接媳婦孩子回宮團聚。

謹慎些總是冇錯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