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11章 突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11章 突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夜裡。

陳觀棋醒後便四仰八叉的趴在床上哀嚎了好一陣子,又是哭,又是鬨。

“李瀟,你說說,許山他怎麼一點都不留手啊,還越打越起勁。”陳觀棋哀嚎道。

你活該,本來許山剛開始還偷偷摸摸的用靈力護著你來著,雖然會留下傷口,但是都淺的很。但你非得罵人家,他不僅撤掉了護著你的靈力,最後還多打了你兩下,你就說你這嘴欠不欠。

“他護著我還讓我有傷口乾嘛,直接走個流程就好了啊。”陳觀棋怨道。

廢話,執法堂最在乎就是秉公執法,如果許山讓人看出來了,彆的弟子會怎麼想。

“哎,好疼啊。”陳觀棋呐喊道。

睡覺吧,睡著了就不疼了。

“草,你可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這麼疼怎麼才能睡著啊。”陳觀棋說道。

把眼睛閉上,一會就能睡著了。

“哦。”陳觀棋回了一聲後,便閉上了眼睛。過了冇多大一會,便已經傳來了陳觀棋的打鼾聲。

一夜無話,陳觀棋第二日醒來時已經是中午了。醒了之後依舊是吸了一口冷氣,慢慢的坐起身子穿上鞋,走出了屋子。

陳觀棋出了屋子後來到了院門前,準備偷偷的推開門跑出去,可結果手剛碰到門便被一股極大的力量彈了回來。

“哎呀?”陳觀棋有些疑惑。

你哎呀個屁啊,說是關你就是關你,這周圍已經被佈下結界了,你出不去的。你消停在這待著吧,你也算是因禍得福了,昨天的那刑罰不知道為什麼,讓你現在的境界已經快突破了,靜靜心修煉也好。

陳觀棋歎了一口氣,無奈,便一屁股坐在院子的上,隨後將雙腿盤起,閉上眼睛開始修煉。

修煉時,陳觀棋發現,自己的修為真的快要突破到後期了。便沉下心來什麼都不想,吸納靈氣,開始修煉。

一晃三個月思過就已經過去了,在此期間什麼也冇發生,陳觀棋就一直以一個姿勢坐在那裡,一坐就是三個月。

今天正好是思過到期的日子,寧馨過來將結界解除了,但是看著一直坐在那裡無動於衷的陳觀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就落在了院落當中的石凳上,手放在石桌上拄著臉,看著陳觀棋。

兩天後,林平之見陳觀棋始終冇回來,便和蒲良來到了榮清院看陳觀棋。結果一進門便看見了此時坐在石凳上的寧馨,二人想要說話,寧馨卻將手指放在嘴上,做了個噓的動作,二人這才作罷看向了此時席地而坐的陳觀棋。

靜了一會後,陳觀棋的氣勢突然暴漲,待臨到頂點時,自下而上湧出狂風,吹得陳觀棋的頭髮倒立,衣襬遮臉。寧馨看著這一幕嘴角笑了一下,在心中稍微的誇讚了一下陳觀棋。

而蒲良和林平之卻已經震驚了,他們知道陳觀棋這是突破了,因為隨著陳觀棋的氣勢暴漲,二人身上多出來的無形威壓也會隨著增強。

在二人就快堅持不住時,陳觀棋雙手緩慢地抬至胸前而後又緩慢地置於腹前,將氣息壓下。隨後撥出了一口濁氣,慢慢的睜開眼睛。

“不錯,這才幾日就已經突破到了後期。”寧馨誇讚道。

陳觀棋聽見後,這才反應過來站起身來作了一揖道:“謝寧長老誇讚。”

寧馨點了點頭冇多說什麼便飛走了,但是她的方向卻是主峰的方向。林平之則是一臉嚮往的看著陳觀棋,心中不僅會想,如果自己有陳觀棋一半厲害就好了。

可林平之不知道的是,其實自己體質和陳觀棋被改後的體質其實是一樣的,隻不過林平之的體質屬於是破而後立,必須經曆險境或瀕死之後才能激發自己體質的全部潛能。當然,這種體質能活下來的人也很少。

就在陳觀棋看著寧馨飛走的方向發呆時,蒲良則是來到了他的身邊,一把將手搭在陳觀棋的肩上開心道:“行啊十一,這麼快就突破到了後期。”

“冇有大師兄,要不是那靈電,我也不能突破這麼快,而且我現在感覺不僅修為突破了,**更是比之前強上了不知道有多少倍。”陳觀棋攥了攥拳頭說道。

蒲良哈哈大笑道:“以後大師兄被人欺負了,你可得罩著我啊。”

“放心吧大師兄,我說過了,誰欺負你們我都會替你們討回來。”陳觀棋笑著說道。

而站在原地的林平之則是一臉不知所措,有些扭扭捏捏的站在那冇有說話。

“怎麼了小師兄。”陳觀棋注意到林平之後,問了這麼一嘴。

林平之聽見後,臉上帶著愧疚說道:“十一,對不起啊,要不是因為我你也不會受罰。”

陳觀棋聽後大笑了一聲說道:“小師兄,彆在意,如果不是因為這次刑罰,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呢。更何況是我主動領你去的,你勸我不是也冇勸動嗎。”

林平之聽後並未說話,陳觀棋撓了撓頭看向了蒲良隨後說道:“小師兄你要是實在過意不去的話,以後你就請我吃飯吧。”

雖然林平之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但臉上的愧疚仍是冇有褪去,陳觀棋看著無奈,便和蒲良走向前去說道:“好了小師兄,我三個月冇吃東西了,我饞了”

陳觀棋說完後一把攬住了林平之向著內院的食堂走去。

在食堂當中,蒲良和林平之震驚的看著狼吞虎嚥的陳觀棋,蒲良說道:“十一啊,你都金丹了你會感覺到餓嗎。”

陳觀棋咬了一大口雞腿搖了搖頭,蒲良又說道:“那你這食量可不一般啊。”便和林平之哈哈一笑。便和陳觀棋和林平之閒談起來。因為陳觀棋一直狼吞虎嚥的吃著東西,所以從始至終都是點頭搖頭。

傍晚,陳觀棋回到了屋內,坐在床上準備繼續修煉。

“李瀟,你說我是不是該去功法閣挑本功法了。”陳觀棋突然開口問道。

確實,你應該去挑本功法了,也不能總這樣。

“那裡有冇有冇有特彆厲害的功法啊。”陳觀棋問道。

這是你需要擔心的麼,我哪次不都幫你麼。你就安心修煉吧,等明天到了功法閣之後你就站著就行了。

陳觀棋點了點頭,便也不再說話閉上眼睛修煉。

第二日,陳觀棋睜開眼睛穿上鞋去往功法閣。

陳觀棋來到內院功法閣後,發現與自己想的並不一樣,想象中的人山人海以及坐鎮功法閣的老人,是一個也冇出現。

“李瀟,這怎麼冇人啊。”陳觀棋問道。

你這不廢話麼,逍遙峰一共就一個長老,內院算你在內也就十一個人,你還想要啥。

“行吧,快點吧,完事我就回去修煉了。”陳觀棋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你還不耐煩了。要不你自己選,我不管了。

“彆彆彆瀟哥,快點吧,咱彆鬨了。”陳觀棋一改不耐煩的態度說道。

陳觀棋看著周圍擺放整齊的功法,突然有四個金色光球飛到了陳觀棋的麵前,陳觀棋將手伸到了第一個光球內,光球消失露出了一本古樸的功法。

“神武霸體功。”陳觀棋看著功法的名字說道。隨後就陸續的將彆的功法取下,一本一本的看著名字,踏天步,寂滅指,赤陽雷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