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14章 手感還挺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14章 手感還挺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觀棋剛進到院子後,想了想,便從納姐中又取出了一塊碑那麼大的靈石,向著隔壁林平之的院子中拋了過去。

落地引出了一聲巨響,嚇的林平之連忙從屋內跑出來後就呆愣在了原地,傻了眼。

“小師兄,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不要說什麼感謝,你突破金丹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陳觀棋大聲喊道,隨後便進了屋子內。

“李瀟,你怎麼都不提醒我,要不是寧馨那小妮子說,我都忘了靈石這事了。”陳觀棋說道。

你還怨我?你自己不會想著啊。

“那就算我忘了,你就不能提醒我嗎,如果我要是用靈石的話,這會應該都快元嬰了吧。”陳觀棋一臉幽怨的說道。

啊行行行,你說得對,我現在提醒你,記得用靈石修煉啊。

“我他媽都想起來了,我還用你提醒我?”陳觀棋喊道。

那你還想咋的,提醒也不行,不提醒也不行。合著你啥都怪我唄。

“那你就早點提醒我。”

你自己都忘了,為什麼要我記得,我需要記得東西多了去了,大綱,人物,事件,哪一個不需要我去記。

“你都能記住那麼多,為什麼就不能記著提醒我靈石。”

我他媽該你的欠你的,什麼事都得用我,然後了還什麼都怨我,我是你爹啊你什麼我都得管。

“你他媽說啥呢你,那我以後不靠你了,我自己來。”

那你就自己來吧,在用我你就是我兒子。媽的,最後提醒你一次,武神像。

陳觀棋氣呼呼的,一屁股坐在床上,從納戒中拿出一大塊靈石放在地上,開始吸納靈氣,修煉神武霸體功,不說話了。

第二日,陳觀棋睜開眼睛,起身出了屋子,先是趴在牆頭上看了一眼林平之的院落。見林平之安靜的坐在院中修煉後,便去往了各個師兄的住處,每一個人給了和林平之那塊大小差不多的靈石。

隨後來到了寧馨的住處,直接落在院落中。就在陳觀棋腳落地的一刹那,寧馨突然睜開雙眼,一瞬就出現在了陳觀棋的身前,手呈劍指抵著陳觀棋的喉嚨。嚇的陳觀棋連忙舉起雙手。

“寧長老,是我。”陳觀棋驚嚇的說道。寧馨收回了手,瞥了一眼說道:“下次進來敲門,彆直接進來。要不我及時收住了手,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陳觀棋連忙稱是。寧馨問道:“你今天來是有什麼事?”

“我就是來看看寧長老你靈石夠不夠用。”陳觀棋說道。寧馨轉過身說道:“夠用一陣了,謝謝你。”陳觀棋撓了撓頭,賤兮兮地說道:“你我之間何需謝字。”

寧馨聽後,下意識地轉過頭就是一巴掌,直接把陳觀棋扇飛了出去。轟的一聲,陳觀棋將牆壁撞碎,被掩壓在碎石下昏了過去。寧馨看著倒塌的牆體和被掩埋在下的陳觀棋愣了一下,心想,下手是不是有點太重了。而後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嘀咕了一嘴:“手感還挺好。”便轉身回到了屋子內。

寧馨在出來時,已經換了一身青色的衣服,坐在石座上用手拄著臉,看著陳觀棋躺著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好一會,陳觀棋疼醒了過來,用手拄著地麵坐了起來。

“啊疼疼疼疼..”陳觀棋吸了一口冷氣,抬起頭看見了寧馨此時正坐在石桌上看著自己,便開口說道:“我說寧長老,你不至於打我吧。”寧馨拄著臉,一臉不以為的說道:“雖然是下意識的,但你再說,我還打你。”

“我真是服了,我昨天剛送完你靈石你就打我。”陳觀棋無奈的說道。寧馨看著自己的反覆看著自己的手說道:“靈石歸靈石,打你歸打你,不衝突。但你彆說,手感還挺好的。”

陳觀棋歎了一口氣,也不知道說什麼,站起了身說道:“我走了。”可剛轉過身,就聽見了寧馨喊道:“等等。”陳觀棋心中有些喜悅,難道是這小妮子拜倒在了自己龐大的靈石資源下?果然有錢就是好啊。

“怎麼了。”陳觀棋清了清嗓子轉過身問道。寧馨看他這幅滿臉春風的表情,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說道:“宗門大比六個月後就開始了,好好修煉,宗門大比可不像你之前遇到的那般簡單,其中修為比你高的有很多。據我所知,主峰的錢存言長老的親傳弟子現在已經金丹大圓滿,馬上踏入元嬰了。”

陳觀棋聽後和自己想的不一樣,失落的回了一句哦,知道了。便轉身飛向了自己的住處。

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後,陳觀棋進了屋子,想了想寧馨說的話。不就是金丹大圓滿嗎,半年後,老子分分鐘碾壓他。

想完了之後,便閉上眼睛開始了繼續修煉神武霸體功。

眨眼之間,一個禮拜就過去了,陳觀棋在這一個禮拜內足不出戶,雖然將這一大塊的靈石內的靈力吸收殆儘後,凝結出了第二尊武神像,但卻冇達到預想的金丹圓滿。

陳觀棋歎了一口氣後,又從納戒中拿出一塊比這個更大的靈石放在眼前,閉上眼睛再次開始修煉。

十一天後的正午,將這塊靈石吸收殆儘,三尊武神像,但還是冇達到金丹大圓滿。陳觀棋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靈氣吸收了,但是這次將靈石內的靈氣吸收完後,自己體內的修為並冇有提升,反而是一直像一個無底洞一般,一直吸著,卻不為所動。

陳觀棋歎了一口,在內心中做了一番爭鬥後。

“瀟爹,什麼情況。”陳觀棋開口問道。

你自己想想每次突破之前都發生什麼了。

陳觀棋獨自思索了一番,而後突然靈光一現。

“瀟爹,還得是你啊。”陳觀棋春風滿麵,站起身蹦躂地跑出了門外後,一躍而起飛向寧馨的院落。

到了寧馨遠落後,陳觀棋看院落中此時冇人,便直接落地。

“寧小妮子,還不快出來拜見小爺。”陳觀棋落地大聲的喊道。可是已經準備好迎接狂風暴雨的陳觀棋,並冇有迎來寧馨的迎頭痛擊。自己說完後,院落中安靜無比。

“嗯?瀟爹,寧馨人呢?”陳觀棋一臉疑惑的問道。

寧馨啊?她看你在修煉就替你去主峰領資源去了。

“啊?那你不告訴我。”陳觀棋說道。

你也冇問我啊。

“好吧,她啥時候能回來啊。”

應該一會就能回來了,你在這等著吧。

陳觀棋點了點頭後,便坐在石座上,一手拄著臉,一手敲打著桌子,百無聊賴的看著天空,像個小媳婦兒一樣等待著相公的歸來。

“閉嘴,什麼叫小媳婦兒一樣。”陳觀棋吐槽道。

你現在可不就像小媳婦兒一樣,像剛做完飯等著丈夫歸家的小媳婦兒。

陳觀棋無奈搖了搖頭,默默的看著天空,繼續等待寧馨。

在這將近兩個時辰內,陳觀棋先是坐著,然後在院落中走來走去。走累就坐一會,坐累了就在石桌上躺著,趴著。

“瀟爹,她怎麼還不回來啊。”陳觀棋一臉疲憊的說道。

彆一口一個瀟爹的,好好說話。她應該是有事吧,差不多也該回來了。

陳觀棋無奈,隻能繼續將整個身子趴在石桌上繼續等待。過了一會,鼾聲響起,竟然是直接睡著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