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16章 大比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16章 大比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日,陳觀棋在陽光的照射下醒了過來,陽光刺眼。陳觀棋用手遮擋了下日光,坐直起了身體。

“醒了?”

陳觀棋順聲望去,看見了此時坐在石桌前用手拄著臉望著他的寧馨,嚇的陳觀棋冷汗直流,瞬間站起身,做出一個防禦的姿勢。

寧馨看見陳觀棋這一幕,嘴角淺淺的笑了一下道:“放心吧,我不打你。”陳觀棋這才放下戒備,歎了口氣。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又要打我呢。”陳觀棋說道。寧馨不知為何,站起了身,緩慢的走向陳觀棋。陳觀棋見狀又做出一副戒備的姿勢。

寧馨見後,並未停下腳步,輕聲說道:“放心吧,我真不打你。”

“那你要乾什麼。”陳觀棋哆哆嗦嗦的說道,但卻並未放下抬起的手。寧馨走到陳觀棋的身邊說道:“跟我說說,為什麼你說是為了突破。”陳觀棋聽後歎了口氣。

“不知道,但確實是我每次突破之前都在打架,這次修為冇有進展,所以我就在想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陳觀棋歎口氣道。寧馨又問道:“那你現在知道你想的對不對了麼。”

“是對的,昨天直接就突破了。”陳觀棋道。寧馨回道:“在這修煉吧,突破的時候我幫你。”陳觀棋心中有些喜悅,覺得機會來了,立刻點頭答應。

陳觀棋為了讓寧馨的好感繼續增加,就立刻盤腿而坐,對著靈石開始修煉。寧馨見陳觀棋開始修煉後,就坐在石凳上,手放在石桌上用手拄著臉看著陳觀棋。

夜晚,寧馨見陳觀棋還在修煉,便起身回到了屋子內。

一月後,凝結出了第四尊武神像的陳觀棋,手持怨種劍對立於此時手中同樣拿著劍的寧馨。寧馨看了一眼陳觀棋手中的劍問道:“好劍,何名?”

“怨種。”陳觀棋一陣尷尬,寧馨聽後不解道:“何意?”陳觀棋尷尬地撓了撓臉:“冇什麼意思,瞎起的。”寧馨聽後惋惜地搖了搖頭道:“此劍有靈,應好好對待。”

“知道了。開始吧寧長老。”陳觀棋道。寧馨點了點頭,便衝向陳觀棋,開始了新一輪的指導。說是指導,其實就是打了陳觀棋一頓而已。

當然,幾個回合陳觀棋就敗下陣來。指點結束,陳觀棋繼續修煉。

時間一晃,就是已經是宗門大比了。在此期間,陳觀棋一直在寧馨的指導下修行。陳觀棋不僅凝結出了第五尊武神像,也偷學了寧馨的幾招劍招。比如說之前的搖竹聽風,穿雲肅殺。還有鷹擊長空、刃竹葉雨之類的。

其實說偷學有些不恰當,寧馨的劍招陳觀棋隻是看了一遍就學會了,他也不想,但是冇辦法啊,悟性太高了。

此時,五座山峰的內外院弟子全部到齊,包括陳觀棋在內,每個人的手中都有一塊由靈石雕琢而成的令牌。主峰的錢存言長老站起身來說道:“今日宗主不在,我暫代宗主宣佈規則,倒地不起、掉出場地者敗,倒地不起後,不許再對同門弟子進行攻擊,隻論輸贏,不論生死。違者,視情節嚴重逐出師門,亦或當地誅殺。”

錢存言說完後,大手一揮,有八座擂台大小的石座慢慢向空中漂浮。在空中穩住後,每個擂台上空都浮現出數字,由一到八。看著眼前的擂台已經完成,錢存言又道:“八座擂台,你們每人手中的靈石牌會浮現出對應的擂台號碼與自己在該擂台的編號。行取一對一淘汰製。八座擂台共有八位執法堂弟子負責監督勝負。三日後,每座擂台隻剩一人,開始決賽。”

陳觀棋看了一眼手中的靈石牌後,便向著七擂飛去。

到了七擂後,執法堂的弟子又重複了一遍規則,這纔開始比賽。

第一場,一位中年男子對戰一名少年。二人互相介紹後,比賽開始。中年男子率先出手,衝向少年,抬手一拳,少年儘力格擋。但仍舊是冇擋住這一拳。之後,中年男子一直占於上風,以壓倒性的氣勢壓著少年打。少年在堅持了幾個回合後,被打下了擂台。中年男子勝利。

第二場,兩位青年對戰。二人打的有來有回,難分勝負,這一場比賽精彩至極。隻可惜最終以一位青年靈力耗儘,宣告結束。

之後便是一直如此,三種情況,壓倒性的勝利,打的精彩的,亦或者是認輸的。

陳觀棋一直蹲在地上無聊的看著這一場場的比賽,直到突如其來的聲音喊道:“三十一號陳觀棋,三十二號賴飛速速上台。”陳觀棋眼前一亮,可終於到我了。

陳觀棋一躍而起,跳到擂台上。看著一個甚是自傲的少年,一步一步向著台上走來。

“喂,你能不能快點,小爺很趕時間的。”陳觀棋不耐煩的說道。賴飛聽後毫不在意,仍是慢悠悠的走上了擂台。陳觀棋歎了口氣,一臉無奈的看著賴飛走到擂台上。

“三十一號,逍遙峰陳觀棋。”陳觀棋道。賴飛則是輕蔑一笑道:“三十二號,常勝峰賴飛。”陳觀棋看著一臉輕蔑的賴飛搖了搖頭,就一個築基大圓滿的小垃圾,咋這麼自以為是。

陳觀棋抬起手勾了勾手指道:“來吧,快點吧。”賴飛感覺自己受到了挑釁道:“哼,自視清高的逍遙峰的廢物。”賴飛一步衝出,對著陳觀棋的麵門就是一拳。

在陳觀棋的視角中,賴飛的這一拳,實在是太慢了。陳觀棋一臉不在意的躲開了這一拳後,扣了扣耳朵。賴飛哪受過這屈辱,自己可是很被長老重視的,自己是天才,不過才二十三歲而已,就已經進入築基大圓滿了。再給自己幾年的時間,就是金丹境的強者了。

賴飛繼續向著陳觀棋進攻,可是在幾回合後,自己自始至終都冇碰到陳觀棋一下,而且陳觀棋依舊在摳著耳朵,甚至都冇用正眼看過自己一眼。賴飛將自己全身的靈力聚於拳上道:“小子,敢不敢接我一拳。”

“哦,來吧。”陳觀棋扣著耳朵回道。賴飛看著陳觀棋扔一副不把他放在眼裡的神情,大怒道:“霸虎勁拳。”

待拳上凝聚出陣陣漩渦後,一拳打出。待有破風聲響的拳頭打向陳觀棋後,陳觀棋隻是抬起了手,輕輕地握住了。

賴飛震驚,他自始至終都未看出陳觀棋的實力,但他也不相信跟自己相仿的陳觀棋會比自己強。但在賴飛的拳頭被陳觀棋輕輕的握住後,賴飛真的被驚到了。在常勝峰,同一期的弟子中,絕對冇有可以這麼輕鬆接下這一拳的人。

而且看著陳觀棋此時打著哈欠,自己不得不承認眼前的這個人確實很強。

“真無聊。”陳觀棋說完後,握著賴飛拳頭的手,使勁向下一甩,將賴飛重重的摔在地上,動彈不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