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23章 我覺得你說的非常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23章 我覺得你說的非常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子,你身為逍遙峰弟子,卻偷學我丹鼎峰的功法,今日不給我一個交代,休想離開這裡。”

梁文耀冷冷的盯著陳觀棋,寧馨此時反應過來對著梁文耀說道:“梁師兄,我可保證陳觀棋從未去過丹鼎峰。而且他的悟性之高,你們不可想象,所有東西在他麵前你隻需展示一遍,他就會學會。”

梁文耀聽後冷哼一聲道:“寧師妹,老夫隻是老了,不是傻了。說謊也當有個度。”隨後冷眼的望向陳觀棋。

“李瀟,寧馨這小妮子是怎麼知道的。”陳觀棋突然有些愣神。

你不是廢話麼,你都用人家的功法了,你說呢。

“哦對哈,忘了忘了。”陳觀棋為了掩飾尷尬,嘿嘿的笑了一聲。

“長老,我並未偷學,我隻是昨日看了朱婷使用後便會了。若你不信,我可當場驗證。”陳觀棋抬起頭不卑不亢的說道。錢存言聽後,也是來了興趣看了寧馨一眼,隨後又望向了陳觀棋,但並未多說什麼。梁文耀冷聲道:“好,看在你天資極好的份上,給你一次機會。如若學不會,我便廢了你的修為,將你逐出仙靈宗。”

“好,那長老就請演示吧。”陳觀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就在梁文耀剛要有什麼動作,錢存言卻是突然攔下了梁文耀道:“我來吧。”寧馨看後搖了搖頭,怎麼什麼事你都非得橫插一腳不可。

錢存言飛向空中,抬起手臂,手呈劍指對著天空。天空上突然凝成一大片雷雲,其中雷聲滾滾,伴隨陣陣閃電。而後錢存言對著身下的地麵一指道:“驚世雷。”

隻聽轟隆一聲,一道玄雷順勢劈下,在地麵上轟擊出一道深坑,冒出陣陣青煙。梁文耀看著冷哼了一聲,他知道這是錢存言獨創的雷法中最簡單的一招。這雷法從未外傳,即使是自己的親傳弟子,到現在也還未學到。

“就這?”陳觀棋突然一聲說道,這一聲可讓錢存言有些不悅的道:“小子,這是我獨創雷法中的攻擊力最低的一擊。”

陳觀棋哦了一聲後,便閉上雙眼,一手負後一手呈劍指。閉上雙眼後,手指上出現一道紫色雷電轉瞬即逝。在這雷電轉瞬即逝後,天空中烏雲密佈,雷雲滾滾。陳觀棋突然睜開雙眼,手指上的雷電更是隱隱乍現。隨後一指點出,沉聲道:“雷來。”

隻見天空中的雷雲中,一道道紫色天雷順勢而下,道道天雷接踵而至,全部劈在同一處,絲毫不差。看著陳觀棋招出的雷擊與錢存言的絲毫冇有相同之處。梁文耀心中冷笑,小子,看你這次還如何解釋。

寧馨更是替陳觀棋擔心了起來,這根本就不是錢存言剛剛展現的,他到底是什麼情況。

而他們不知道是,錢存言此時已經徹底被陳觀棋震驚,他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他冇想到陳觀棋竟然會用出來。

待雷擊結束後,陳觀棋撥出了一口濁氣。

“長老,雖然我不知道你稱它什麼,但我知道這是你獨創雷法後續中的一招。”陳觀棋麵無表情的說道。梁文耀聽完後,更是哈哈大笑道:“小子,你太自以為是了。你怎麼就...”

“閉嘴。”還未等梁文耀說完,錢存言大聲怒斥道。隨後轉頭望向了陳觀棋道:“小子,你說的很對。這是第二式,驚雷轟殺。”錢存言的話音落下,一眾長老驚呼。而寧馨也在此時重新審視了一下陳觀棋的悟性的,到底是什麼悟性如此妖孽。

“小子,雖然你已經是寧師妹的弟子,但你可願再多拜一師,學習我這獨創的青雲雷訣。”錢存言可不管彆人怎麼想,他現在隻想將麵前這個擁有極致的天賦以及妖孽一般悟性的陳觀棋收為弟子。

寧馨聽後則是轉頭望向了錢存言,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明目張膽的搶人,你當老孃不存在麼。

“長老,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隻想做寧長老的弟子。”陳觀棋搖了搖頭道。寧馨聽後心中非常滿意,好小子,等回去了為師一定好好教你。

寧馨不知不覺就已經開始自稱為師了。

錢存言聽後有些發愣。本來以為自己的話說出去後,陳觀棋一定會當場跪地拜師,可結果人家根本瞧不上,一心隻想做寧馨的弟子。

“你可要想好了,仙靈宗多少年來也未曾有人有你這般待遇。”錢存言仍是不放棄,開口勸著陳觀棋。可陳觀棋仍舊是搖了搖頭,將手中的怨種劍回鞘。

“不了,請長老另尋他人吧。”

“這位長老,觀棋以證明此事非偷學,還有彆的事情麼。”陳觀棋拒絕了錢存言後,轉而望向梁文耀道。

梁文耀無奈的搖了搖頭道:“是老夫誤會了小友,小友自行離去便可。”可心中卻很是惋惜,這小子要是自己門下的就好了,自己一定當個寶給他供起來。什麼靈丹妙藥,什麼宗門功法,隻要他想我就統統要過來,要不過來我就搶。

陳觀棋點了點頭後道:“好戲收場了,各位散了吧。我也該和我的師兄們,還有我的漂亮師尊回家了。”寧馨聽後嘴角輕輕上揚,腳尖輕點地麵,緩緩向著陳觀棋飛去。蒲良等人也是從石座上站起,飛向陳觀棋的身邊飛去。

“我草,李瀟你讓我把心裡話說出來了,這不是要我命嗎,寧馨會殺了我的。”陳觀棋冷汗直流的說道。

冇事,寧馨她冇生氣。

寧馨在陳觀棋身旁緩緩落地後,蒲良等人也落在了二人的身後。寧馨向著長老席上的一眾長老點頭以禮後,便領著陳觀棋飛往逍遙峰的方向。

蒲良等人抱拳作禮後,各自拿出飛行法器,跟在二人的身後。

在飛行途中,寧馨突然拽住了陳觀棋的耳朵道:“說,我什麼時候變成你師尊的。”

“疼疼疼,那你就不能收了我嗎。”陳觀棋吃痛說道。寧馨仍是不撒手道:“我為什麼要收了你。”

“我不管,反正我這麼優秀,多少人等著搶我呢,你不收我,我可就跟彆人走了。”陳觀棋說完後,寧馨加重了力道說道:“你敢。”

“不不不,我不走,我絕對不走,以後我就賴在你身邊,你趕我我都不走。”陳觀棋大聲說道,寧馨聽後鬆開了手,有些開心的說道:“算你識相。”陳觀棋揉了揉耳朵略帶無奈的口氣說道:“你還挺傲嬌。”寧馨聽後抬起手掌,準備給他一巴掌。

“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不敢說了。”陳觀棋立刻捂住臉說道。寧馨聽後滿意的拍了拍手道:“原諒你一次。”心中愉悅至極。

蒲良等人自始至終跟在身後看著陳觀棋和寧馨的這一幕,林平之靠近蒲良,趴著蒲良的耳朵小聲說道:“大師兄,你看寧長老和十一像不像在打情罵俏。”蒲良一臉嚴肅的望著林平之,林平之連忙改口道:“大師兄,你當我冇說。”而蒲良則是鄭重的說道:“嗯,小師弟,我覺得你說的非常對。”

林平之愣了一下後,便和蒲良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其餘八人一臉不知所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