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19章 以後冇事多罵罵長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19章 以後冇事多罵罵長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步踏天。”

向前一步踏出,狂風大作。被踩著的擂台在這一刻更是從陳觀棋的腳下向著周圍龜裂,直接被陳觀棋踩出道道深痕。坐在長老席上的一眾長老除了寧馨以外,全部站起身。

“逍遙峰什麼時候收了這麼強的弟子,竟能將堅頑石做成的擂台一步踏出裂痕。”主峰的大長老錢存言說道。緊接著,常勝峰大長老關益有說道:“他就是前段時間我和你說敲響了十一次仙靈鐘的金丹中期的天才。”

在關益說完後,寧馨補了一嘴:“金丹圓滿。”四個字說完,關益驚訝的問道:“寧師妹,此話當真?”寧馨點了點頭,眾人再次震驚。寧馨看著這幾個平時自視清高,瞧不起自己逍遙峰的幾位長老震驚的表情,嘴角笑了下,心中從未有過的優越感躍上心頭。

而許山在笑了一下後,更是不嫌事大,轉而嚴肅地說道:“他才十六歲。”一眾長老再次震驚,丹鼎峰的梁文耀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許山道:“多大?十六歲?”許山點了點頭。梁文耀轉過頭繼續看著場上的陳觀棋,不知道在嘀咕著什麼。

這一句,不僅他們震驚,就連寧馨也震驚了,因為寧馨自始至終都以為陳觀棋是心性差,誰能想到他還真是個孩子。而且天賦極好,十六歲就金丹圓滿,更是天才中的天才。自己這是撿到寶了啊。

台上,陳觀棋一腳踏下後,向子義立刻就感覺到有一股恐怖地威壓散佈在自己的周圍的空間中。壓的自己血氣有些紊亂。待調試好後,向子義咬著牙仰天一劍,光芒綻放,破開威壓,沉聲道:“天威浩蕩,龍遊其中,登龍一劍,滅卻鬼神。”

話音落下,天空之上突然風雲變幻,出現滾滾雷雲,伴有陣陣的龍吟傳出,竟是一條神龍遊離於其中。

陳觀棋也並未掉以輕心,抬起手指:“諸天不平,吾逆天行,破天一指,萬物寂滅。”聲音落下, 有一根紫色的巨大手指,從雷霆滾滾的雲層中緩緩探出。

向子義大喊一聲,一劍斬下。雲層中的神龍突然向著陳觀棋衝出。那是一條由雷電凝結而成的神龍,渾身充滿雷電的壓迫感。

陳觀棋不想傷害向子義。所以在雷龍衝出的同時,陳觀棋向著衝向自己的神龍淩空一點。

寂滅指,出。

神龍的目標是陳觀棋,而寂滅指的目標是神龍。二者終於在此刻彙聚。寂滅指按住神龍的身體,將神龍按向地麵空蕩的擂台中間。

“快快,快凝結界,保護其他弟子。”錢存言大聲喊道。隨後一眾長老才反應過來,立刻開始結印,隨後個個將手指點向擂台,在擂台周圍凝結出一道巨大的結界,將陳觀棋和向子義籠罩其中。不僅如此,還有寂滅指,與神龍。

轟。

在結界完成的一刹那,結界內部爆炸。餘威更是直接將幾位長老凝成的結界炸出了裂痕。一眾長老震驚,寧馨此時也再也坐不住了,站起來看著擂台中央。

餘威更是震得猝不及防的陳觀棋失去了意識。

“咳咳,媽的,這怎麼這麼猛。”

過了一會,耳朵翁明的陳觀棋扇了扇周圍的濃煙,隨後向著向子義的位置走去,看見了此時已經趴在地上的向子義,好在並未昏迷。陳觀棋跑到了向子義身旁,將他扶了起來。

“向師兄,你冇事吧。”陳觀棋關心的問道。向子義有氣無力的說道:“冇事,陳師弟當真是厲害。”陳觀棋嘿嘿笑了一下。

“向師兄,我們還是先出去吧。”陳觀棋說完後,便背起了向子義想要飛出擂台。可結果隻聽咚的一聲,陳觀棋撞在了結界上。

“媽的,哪個老王八犢子這麼賤,還給小爺我在這立道牆。”陳觀棋揉了揉腦袋,大聲的罵道。寧馨本來有些擔心的心情,在聽見陳觀棋的聲音後嘴角笑了一下。可其他長老卻是在聽見罵聲後,滿臉嚴肅,有些不高興的看向濃煙中。

周圍的眾多弟子也是哈哈大笑。

“他媽的,呂飛是你這個老王八犢子不,趕緊給小爺解開,要不等小爺破開了,出去就打你屁股。”陳觀棋喊完後,一眾長老將結界解除。

陳觀棋揹著向子義一步跳出濃煙,氣勢洶洶的來到了呂飛麵前,對著呂飛就是一腳。

“媽的,你解開了我就不踢你了麼。讓你賤。”陳觀棋喊道,呂飛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陳觀棋踢了一腳,直接起身就是一拳,陳觀棋直接躲開。

“喲嗬,還敢還手。”陳觀棋對著呂飛又是一腳。呂飛被氣得咬牙切齒,直接喊道:“尊佛拜。”還未等喊完,錢存言長老開口道:“夠了,是我弄的。”

“你他媽又是哪個老王八犢子。”陳觀棋直接回頭懟了這一嘴。直接怒視著此時已經臉色鐵青的錢存言。寧馨更是直接笑了出來。寧馨這一笑,讓陳觀棋注意到了她。

陳觀棋向著寧馨擺了擺手打招呼,寧馨心情好,笑著對陳觀棋擺了擺手。陳觀棋第一次看見寧馨笑,有些愣神了。原來她也會笑啊,她好美啊,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女孩。

就在陳觀棋愣神之際,陳觀棋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了什麼一般,震驚的看向了錢存言。

“我草,你是長老?”陳觀棋驚訝問道。錢存言咬牙切齒,恨不得直接將陳觀棋抓過來打一頓,但還是說道:“你說呢?”

陳觀棋這一幕,更是逗得寧馨哈哈大笑。而陳觀棋則是在寧馨的笑聲中尷尬的撓了撓頭。

“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你是長老。”陳觀棋說道。寧馨笑聲更甚。

錢存言瞪了一眼此時笑著的寧馨,寧馨剛想回嘴說什麼,但後來想到了眾多弟子在這看著,就算了。清了清嗓子,一臉嚴肅。可最後還是忍不住憋笑。

錢存言冷哼一聲道:“繼續。”隨後便大袖一甩,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獨自生著悶氣。陳觀棋看著憋笑的寧馨,心中想到,如果這事可以讓她開心,那也不是不可以。

“好,就這麼定了,以後冇事多罵罵長老。”點了點頭後,大大咧咧的對著寧馨笑了一下。

執法堂弟子上台後喊道:“第二場,陳觀棋勝。第三場,常勝峰羅登對戰柳龍。”剛準備下台,就聽見一名男子的聲音道:“常勝峰柳龍,認輸。”

說話的人,正是常勝峰的柳龍。

常勝峰關益,看著這兩個陌生麵孔,心想應當是外院的,隨即站起身說道:“柳龍,你當真要認輸?可想好了。”柳龍聽後,扔道:“我認輸,我是打不過羅師兄的。”

關益聽後也隻好作罷。錢存言站起身道:“好,既如此,那明日開始下一輪。常勝峰黃誌勇、羅登,千刃峰肖媛,逍遙峰陳觀棋,與明日舉行總決賽。”

說罷,轉身飛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