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25章 怪了,真是怪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25章 怪了,真是怪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時光匆匆,轉眼已是一年之多。

陳觀棋在這一年中,日夜刻苦修行。閒暇之餘會做點吃的和寧馨一起吃,也陪著寧馨掃過庭院中的落葉,積雪。看過花開,花落。二人的關係也隨著這些在增進。

這一年中,陳觀棋雖然將寧馨的搖竹劍法學會,凝結出了十尊武神像,但卻始終未突破進元嬰。

“李瀟,為什麼就突破不了啊。”陳觀棋此時坐在床榻上一臉鬱悶。

你和寧馨對打的時候,你感受到過危機感麼。

“冇有啊。”陳觀棋道。

那不就得了,你明知道寧馨無論如何都不會下死手,你還鬱悶啥。

就在陳觀棋還想要說什麼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寧馨的聲音:“觀棋,出來下。”陳觀棋哦了一聲,便出了門。

“師尊,怎麼了。”陳觀棋問道。寧馨一臉凝重的說道:“宗門管轄之地的繁城,最近頻頻有女子失蹤,駐守繁城弟子前去調查後,全部杳無音訊。所以宗門就想著讓五座山峰出幾個傑出弟子同時前往調查。”

“我去我去。”陳觀棋激動的說道。寧馨看著陳觀棋這一副激動的模樣有些不明所以,說道:“我冇打算讓你去。”

“讓我去吧,讓我去吧。”陳觀棋說道,寧馨問道:“你為什麼這麼想去?”

“因為我去了就能突破了。”陳觀棋說道,寧馨還是有些不明所以,不明白為什麼去了就能突破了。陳觀棋看著寧馨的模樣看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師尊,我發現我為什麼這一年始終都冇突破了,因為我知道你不會傷我,所以我冇有危機感。我後來仔細想了下,每次突破之前都必定會需要一次危機感讓我一直保持著靈力的巔峰。”陳觀棋並未掩飾,直接將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

“所以,就讓我去吧。”陳觀棋說完後,寧馨思索了一番,點了點頭道:“那好吧。去可以,一定要小心,能讓一眾駐守弟子杳無音訊,此事必定非同小可,所以千萬要小心,一定要安全歸來。知道了麼。”

“知道啦,師尊。”陳觀棋乖巧的點了點頭。寧馨回道:“好,明日出發。你好好準備下。”陳觀棋點了點頭,寧馨交代完後轉身走向了自己的屋子。

陳觀棋目送著寧馨進到屋內後,陳觀棋便也將門關上,坐回了床榻上準備修煉。

陳觀棋,把貓將軍叫上。繁城的事是那個虛合老道弄出來的。

“虛合老道?”陳觀棋問道。

貓將軍找的那個老道,就是虛合。

陳觀棋點了點頭,隨後出門飛向主峰。一路來到了執法堂後,發現大門未關就徑直走了進去。

“許叔,許叔。”陳觀棋邊走邊喊道。這時突然幾位執法堂弟子走了出來,攔下了陳觀棋道:“來者何人,所為何事?”

“哦,我找我許叔。”陳觀棋說了一嘴後,便掠過了執法堂的弟子繼續喊著許山。執法堂弟子喝道:“站住,執法堂豈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來人,拿下他。”

話音落下,一眾執法堂弟子便跑了出來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全部指向陳觀棋。陳觀棋無奈的歎了口氣。剛要準備解釋,就聽見了一個富有磁性男性的聲音道:“何事如此喧嘩。”

那名喊著要拿下陳觀棋的弟子,走到男人的麵前恭敬的說道:“大師兄,此人擅闖執法堂,我等準備將他拿下。”男人看向陳觀棋,一眼就認出了陳觀棋。

“喲,小友許久未見,近來可好?”男人對著陳觀棋說道,陳觀棋抬頭望去,認出了此人正是之前要對自己實施鞭罰的弟子,雖然最後是許山親自動的手,但對他印象還是深刻的。

“挺好的,許叔呢?”陳觀棋迴應道,男子聽了迴應後,看著自己的一眾師弟,感覺有些不妥,便說道:“都把兵器放下吧,一場誤會。”一眾弟子這才放下兵器。隨後男子繼續說道:“我叫曹陽,許長老在內堂,請隨我來。”

陳觀棋點了點頭後,便跟著曹陽來到了執法堂的內堂。許山此時正背對著自己,看著練功的許有容。許有容看見陳觀棋後襬了擺手開口道:“陳公子。”陳觀棋也同樣的擺了擺手,打了聲招呼。

許山回頭望去,曹陽恭敬地說道:“許長老。”許山點了點頭後道:“去忙你的吧。”曹陽應了一聲後便向外堂走去。

“許叔。”陳觀棋禮貌的開口道。許山看著自己的女兒許有容一臉開心的走向陳觀棋,心中有些不悅,這個死小子,不會衝我家有容來的吧。隨即開口道:“你來乾什麼?”

“我來找貓將軍,繁城的事你也應當知道,而且和貓將軍約定的兩年之期也已經到了,正好藉此機會下山尋找那個老道。”陳觀棋開口道,並未說出此事與那名老道有關。

許山聽後點了點頭說道:“它現在應該是在哪個屋頂趴著吧,你去找找吧。”陳觀棋點了點頭後。

一旁的許有容見二人商議完成對著陳觀棋說道:“陳公子,都一年多了你也不來找我玩。”

許山聽後不悅道:“一天就知道玩,這個死小子跟你一邊大,現在都已經金丹圓滿了,你呢,還在築基後期徘徊。”許有容聽後大聲喊道:“我能和陳公子比嗎,陳公子天賦卓絕,我又比不上。你就知道凶我,不理你了。”隨後哼了一聲便生氣的跑開了。

許山無奈的搖了搖頭,對著陳觀棋道:“小子,我和你說啊,這次繁城的事可不簡單,你一定要小心。”

“放心吧許叔,我心裡有數。”陳觀棋說道。許山又叮囑道:“如果時機不對,立刻跑回宗門稟報,宗門會派人去解決,知道麼。”

“好,知道了。”陳觀棋說道,他知道許山這是在關心他。可許山卻突然用異樣的眼光上下打量起他。陳觀棋見後有些不自在的問道:“許叔,怎麼了?”許山又打量了幾眼問道:“你小子又突破了?”

“是啊,大圓滿了已經。”陳觀棋笑嘻嘻的說道。許山眉頭緊鎖仔細的打量了一番後,轉身歪了下腦袋,陰陽怪氣的邊走邊說道:“嘶,怪了,真是怪了。”

陳觀棋看著此時神神叨叨的許山一臉懵,隨後搖了搖頭便跳上了屋頂,開始在屋頂上找尋著貓將軍。找了一會,便看見了一隻黑貓趴在屋頂上曬太陽。陳觀棋便落在貓將軍的身旁。貓將軍看到陳觀棋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道:“怎麼了小子。”

“我們明天該走了。”陳觀棋說道。貓將軍回了一聲好後便跳到了陳觀棋的肩膀上趴著道:“走吧。”陳觀棋點了點頭,便一躍而起飛回了逍遙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