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28章 生死激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28章 生死激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老登,彆想跑。”

聶三應聲回頭望見了此時緊隨其後的陳觀棋,轉過身大喝一聲:“血魔手。”一道巨大血色人影浮現在其身後,隨即血色人影一掌拍向陳觀棋。

陳觀棋見狀立刻從納戒中拿出怨種劍。

“搖竹聽風,穿雲肅殺。”拿出怨種劍後,陳觀棋毫不猶豫地一劍斬出,一道龍捲瞬間從劍刃上發出,向著血手席捲而去。

二者相撞,從接觸點向外湧出陣陣狂風,天地稍有顫動。陳觀棋大喝一聲加重力道,龍捲威力應聲增加。隻聽轟的一聲,便直接破掉了血色人影的巨手。

聶三見後大驚,再次轉頭繼續逃遁。陳觀棋懸空猛踏暴射而出,緊隨其後。一追一逃,二人最終落在一處深山的懸崖之上,兩兩對視。

聶三一抹邪笑開口道:“小姑娘,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不過既然來了就把命留下吧。”隨後大聲喊道:“還不動手。”無數人影瞬間從周圍的樹林中跳出,殺向陳觀棋。

陳觀棋快跑,這裡麵有很多金丹,跑。全力跑。

陳觀棋隨即反應過來瞬間爆退,而後便轉身化作流光向後逃遁而去。聶三見後大聲喊道:“追,必須殺了他。”隻見一眾人中有幾人速度極快,緊跟陳觀棋的身後。

此刻飛奔中的陳觀棋麵色慘白,心靈顫動,一股從未出現過的危機感瑩然心頭。陳觀棋此刻心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儘全力跑,能跑多遠跑多遠。

他知道,以自己的速度,絕對可以逃出生天。他知道,就算臨陣脫逃宗門也不會責罰他。他知道,逃出之後,從此便可以安心修煉,等到小說完結了就可以回到原世,就可以繼續追尋自己的夢想。

在想到這時,陳觀棋突然身體一頓,停下了腳步,愣在了原地。

陳觀棋,跑啊,你怎麼不跑了。

“不,李瀟,我不能就這麼走了。”

為什麼。

“我逃走了他們怎麼辦,向子義,黃誌勇,朱婷,呂飛。可能都會因為我逃走而喪命。這次逃走了,再想找到他們就難了,他們又會禍害多少人。”

這不是你應該想的,快跑。

“不,我不能就這麼走了。”陳觀棋的身體止不住的顫抖,仰天怒吼一聲後轉身向著身後追來的人群暴射而出。

“魔教,小爺我在這。”陳觀棋的速度極快,身體化作流光,所過之處帶有陣陣的破風之音,竟是突破了之前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知多少倍。

“來,與我戰。”陳觀棋嘴中發出猶如野獸般的怒吼,速度再次增快。

眾人見到此時猶如發狂般的陳觀棋去而複返,出現一絲錯愕,隨即目光凶狠的衝向陳觀棋。

奔跑中的陳觀棋身體一躍而出,用一股巨大的衝擊帶動身體劃破長空。瞬間臨近一人後,左手一把將其喉嚨掐碎後,隨即將此人扔向了迎麵而來的眾人。

“搖竹聽風,鷹擊長空。”

陳觀棋並未停止身形,將劍刃一把拋出,在插進地麵的一刹那,數不儘的淩厲劍氣從地麵中沖天而起,處於劍刃周圍十裡之內的魔教眾徒反應不及,直接被劍氣貫穿身體。

陳觀棋此刻雙手呈拳,每臨近一人便一拳貫徹其身體,此刻的他猶如殺神一般穿梭於人群之間,此刻的他,舉世無雙。此刻的他,更是無可匹敵。

就在陳觀棋殺的眾人慘叫連連之時,七位金丹修士竟是突然出現在陳觀棋的身邊,齊齊打出一拳。

“禮佛式,佛像護體。”

陳觀棋反應極其迅速,立刻喚出佛像護體,隻聽一聲悠揚的鐘聲響起,七位金丹修士竟是被齊齊震開。陳觀棋隨後目光一狠,眼中發出陣陣紅光,瞬間衝向一名金丹修士。

“鼎練萬物,溶焠納火。”

陳觀棋身後迸發出的火翼更是形成了一股推助力,讓陳觀棋速度極快。還未等這名金丹修士的身形停穩,陳觀棋就已經出現在其麵前。

金丹修士一劍刺出,陳觀棋不躲不閃,一掌按在其頭顱之上,一道沖天的火焰崩裂而出,此人竟是連慘叫聲都未來得及發出就已經身形俱滅。

以傷換殺。

陳觀棋將貫穿自己的劍刃拔出,吐出一口鮮血。隨後火翼再次噴發,陳觀棋手呈劍指,轉身衝向另一名金丹修士,一指點在其身上。

“雷來。”

話音落下,隨著指上帶有陣陣的紫色閃電傳出,天空中突然降下無數道天雷,齊齊轟在這名修士的身上。

一時之間,天雷炸響。

其餘四位金丹修士見狀相互點了點頭,齊齊衝向陳觀棋,陳觀棋轉過頭另一隻手掌豎立。

“禮佛式,破妖佛掌。”

一掌拍出,一尊佛像聚在陳觀棋的麵前,一掌拍向這四名修士。四名修士各自轉身躲開這一掌。

而此時被陳觀棋一直用手指點著的金丹修士,身形已被天雷轟擊成焦炭,隨著這一掌拍出後的餘風,化為齏粉。

陳觀棋收回手,在空中張開五指,將在數裡外插於地麵的怨種劍招了回來後,將靈力聚於左腳怒吼一聲,向著地麵猛地踏去。

“踏天。”

話音落下,隻聽一聲悶響過後,地麵齊齊碎裂,周圍的魔教眾徒在這一刻齊齊失去重心,威壓猛然降臨,陳觀棋眼神閃過一抹紅光。

“搖竹聽風,劍影風嘯。”

隨後陳觀棋便向著其餘幾名金丹修士猛然衝出,化作碧綠色且摻雜著火焰的流光。一名金丹修士反應極其迅速,一劍劃出。

陳觀棋被這猝不及防的一劍在胸口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但卻並未停下身影,仍是穿梭於幾人之間,速度再次增快。破風之音,風嘯之音在這一刻齊齊傳入眾人耳中。

陳觀棋每經過一人的身邊便會有一抹血液濺射而出,有彆人的,也有自己的。但身形卻從未停止過,速度也是愈來愈快。

在速度快到幾人眼神跟不上時,陳觀棋化作的流光向著幾名金丹修士交錯而去。

所過之處,隻能聽見破風之音,隻能見到一道道火焰留下的痕跡。所到之處,隻能聽到一聲聲的風嘯之響,及一道道寒光劍影,卻始終見不到陳觀棋的身影。

不僅如此,陳觀棋化作的流光在這一刻更是向著周圍散發出淩厲剛猛的劍罡劍氣,有些修為低弱的采合門弟子更是直接被這股劍罡劍氣抹殺。

陳觀棋的劍斬極其狠辣,專挑人體柔弱之處斬擊。手肘,膝蓋,眼睛,脖頸,腳腕手腕。五名金丹期修士最後在陳觀棋這越來越快的速度中敗下陣來,慘叫聲連天而起。

最終所有金丹修士,全被陳觀棋斬於劍下。

陳觀棋停了下來,單膝跪地將劍插於地上支撐著自己的身體,大口的喘著粗氣,但眼神中的狠辣卻是並未消散。

此時,呂飛終於趕到,大喊一聲:“陳師弟,我來助你。”隨後便衝出殺向此刻已經慌亂的一眾采合門弟子。

而聶三此時也是出現在陳觀棋的身後拍手道:“真冇想到啊,你竟然是男扮女裝。我真是越來越佩服你了,一人擊殺七名金丹,以傷換殺。你難道不怕死麼。”

“聶三。”

陳觀棋大喊一聲,轉身衝向聶三一劍斬下。聶三立刻喚出血色屏障擋下這一劍斬,癲狂的說道:“小子,我不管你是如何得知我的名字,但以你現在的狀態,你又能奈我何。”

“搖竹聽風,穿雲肅殺。”

話音落下,劍刃周圍便形成了帶有淩厲劍罡的龍捲風,在劍刃上旋轉。淩厲的劍罡配上龍捲旋轉的速度,擦出的火花猶如藍色的煙火一般,絢麗奪目。

血色屏障在這淩厲劍罡的龍捲下,出現道道裂痕,聶三麵色大驚,手中掐訣用靈力修複著血色屏障,但仍是不及裂痕裂開的速度,隨後臉色陰沉說道:“小子,你今天必須死。”

陳觀棋大喊一聲,龍捲更甚,劍罡更強,迸射出的劍氣更加淩厲。

可就在血色屏障即將碎裂的一刻,突然黑夜中出現一道冷冽的寒光,一劍刺穿了陳觀棋的身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