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29章 丹化繁花,金丹極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29章 丹化繁花,金丹極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觀棋吐出一口鮮血,回頭望去一臉驚愕。他冇想到,貫穿自己身體的劍刃來源竟是將采合門徒殺儘後歸來的呂飛。

“你要殺我。”陳觀棋大聲喊道,隨即抬起手準備反擊,卻被聶三一掌拍在胸口之上。

勁氣迸發,陳觀棋如一隻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瞬間被打的倒飛出去,而後重重的摔在地上滾了幾圈後。吐出一大口鮮血,單膝跪地,用劍強支撐著身體。

聶三冷笑道:“小子,你還是挺識相。”呂飛冷眼道:“彆誤會,我隻是想殺了他。等殺了他,便是你。”聶三聞言哈哈大笑後,一臉玩味的說道:“同門相殘,這戲碼,我很喜歡。”

此時的陳觀棋靈力已經幾近乾涸,身上的骨頭傳來的痛楚更是讓陳觀棋疼的冷汗直流。心中強烈的念頭支撐著他咬牙忍痛站起身,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回到原世,我要回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此時劍刃上散發出陣陣寒氣,彷彿在迴應陳觀棋的心一樣,在地麵上凝結成霜。陳觀棋站起身仰天怒吼。

“搖竹聽風,霜至寒竹。”

話音落下,劍刃上的寒氣更甚。隻在一瞬間寒氣便佈滿全身,化為實質凝結出寒冰一般的鎧甲。

陳觀棋再次怒吼一聲,隨後便向著二人暴射而出。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必須要活下去。

呂飛冷哼一聲,在陳觀棋臨近時一劍斬出。劍刃劃在陳觀棋胸前的寒冰鎧甲上發出刺耳的聲音,呂飛大喊一聲:“佛爆。”

隻聽一聲轟然巨響,陳觀棋便再次被炸出數十米開外,重重的地上滾落之後,胸前的寒冰鎧甲炸裂。

陳觀棋再次咬著牙緩緩站起身,怒吼一聲後再次衝出。臨近呂飛麵前一劍斬出,呂飛橫劍格擋後,手臂向上一使勁,化解陳觀棋的劍斬後,再次出手,在陳觀棋的胸前連斬數下,隨後將陳觀棋一腳踹飛出去。

陳觀棋滾落後,再次衝出。呂飛冷哼一聲,一腳踹出。陳觀棋再次倒飛出去。

如此反覆,陳觀棋每當落地便會再次衝出,呂飛每次都會將陳觀棋打的倒飛出去。生機也隨著這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中緩緩流失。

陳觀棋咬牙,向著呂飛發起了最後一次衝擊,卻被呂飛劍氣打了回來,寒冰鎧甲也儘數潰敗。

此時,仙靈宗,逍遙峰,聽風院,靈竹,斷裂。

陳觀棋體內的靈力已經徹底乾涸,動盪了本源無力再戰,幾近油儘燈枯的他,生機仍在緩緩的流失。

但,目光中的恨意仍是未退散半分,看著二人大口的喘著粗氣。

“好,太好了。”

聶三看著這一幕拍手叫好,隨後道:“這個戲碼果真是百看不厭啊。”呂飛並未理會,而是慢慢走向陳觀棋開口道:“陳師弟,我這就送你上路。彆怪我,是你先廢了我哥哥的修為,你應當為此贖罪。”

陳觀棋目露瘋狂,就這麼看著呂飛一步一步走來,強烈的求生欲瑩然心頭,讓他發出一聲聲無力的沙啞嘶吼。我要活下去,我必須要活下去。

隨著呂飛越來越近的身影,陳觀棋體內的金丹像是對陳觀棋的求生欲以及嘶吼發出迴應一般,突然顫抖起來,隨後速度越來越快,竟是在這一刻運轉了起來。

隨著金丹的運轉速度,體內那些被陳觀棋忽視的弱微靈力開始迴應起金丹的運轉,猶如河流歸海一般向著金丹流去,速度極快。

就在全部弱微靈力儘數被金丹吸收後,金丹猶如花蕊般綻放開來。花朵向上形似火焰,葉片筆直似劍,赫然是一朵君子蘭。

突然,花朵上燃燒起了一團火焰,隨後發出一聲悶響,花朵中湧出磅礴的靈力向著陳觀棋的四肢百骸湧去。隻在一瞬之間,靈力便已經將陳觀棋的全身充斥。

此刻,丹化繁花,金丹極境。

呂飛停下了腳步,驚愕道:“突破了。不,不對,不是突破。”聶三這此刻也是一臉震驚,從感知上看,他依舊是金丹大圓滿,但是已經靈力乾涸的他為什麼會再次爆發出靈力。而且這靈力竟讓自己感覺到了心悸。

“一起殺了他。”聶三大聲喊道,率先衝出。呂飛本距離陳觀棋不遠,立刻踏步而起,一劍橫斬向陳觀棋。

陳觀棋看著橫斬而來的劍刃,直接抬劍橫檔。在雙劍接觸的一刻,本因流失生機近似油儘燈枯的陳觀棋,再次煥發出蓬勃的生機。隨著蓬勃的生機爆發而出,氣勢也是在這一刻攀升到頂點沖天而起,引起一陣狂風。

雖然生機蓬勃,但陳觀棋的傷勢卻並冇有好轉,全憑著意誌力在強忍著劇痛。陳觀棋大喊一聲,抬腳將呂飛踹出數米,隨後抬起手掌迎向了此時已經一掌拍來的聶三。

“破妖佛掌。”

陳觀棋大喊一聲,隻聽一聲鐘聲悠揚,在二人兩掌之間迸發出金色光芒,二人各自向後退出數米。

陳觀棋站穩身形後,捂著胸口吐出一口鮮血,隨即抬起劍刃,周圍的靈力在此刻齊齊向著陳觀棋身後彙聚而去,形成一道巨大的白色圓輪。

陳觀棋猶如一輪圓月般緩緩升起,遮住了掛空的月亮。背光的人影,冷冽的眼神,周身飄舞的樹葉再配上極其俊美的臉龐,此刻的他猶如冷酷的神明一般,傲視眾生。

皎潔的月光儘數被劍刃吸收,原本皎潔的圓月更是在此刻已經徹底黯淡無光。空中的光亮之處隻剩下陳觀棋手中吸收了月光的劍刃以及身後的白色圓輪。

“搖竹遮月擊。”

一劍指下,一道皎潔如月,純白無瑕的淩厲劍氣,猶如浩蕩的天怒一般,暴射而出。

二人見此大驚,一種強烈的危機感讓二人不得不合力抵擋。二人各自掐訣張開雙手,同時將靈力彙於一處,凝結出一道強力的防護屏障。

陳觀棋發出的淩厲劍氣速度極快,幾乎就是在二人剛凝結出的一瞬間便撞擊在屏障上。引得狂風呼嘯,天地顫動,以此為中心,周圍的十裡之內的氣流皆是紊亂對衝,形成的氣壓將樹木繃斷,將大地撕裂。

陳觀棋爆喝一聲,本就劍氣變得更加淩厲至極。屏障在這淩厲至極的劍氣持續的衝擊下,終於撐不住,出現裂痕。

就在屏障即將崩塌的那一刻,聶三突然收回支撐屏障的雙手道:“小子,對不起了。”隨後瞬間到了呂飛身後,一腳將呂飛踹向了劍氣內。

呂飛大驚失色,但為時已晚。淩厲無比的劍氣已經徹底將他覆蓋在內,隨著光芒越來越亮,呂飛的身影也消散在其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