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3章 冇事,就抹了個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3章 冇事,就抹了個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啊,孫田,離王朝的散修,元嬰中期,修煉的是一種房中術,抓修為低弱的女子,將其當做爐鼎,用完就扔。

“小子,乖乖把你身邊的女子交出來,否則我殺了你。”孫田威脅道。

陳觀棋,乾他。

陳觀棋聽聞此言,拉著身旁女子的手,轉頭就跑了。

哎哎,你彆跑啊,乾他啊。

“元嬰中期,你讓我一個剛進金丹的人怎麼打。”陳觀棋邊跑邊喊道。

你怕啥,你是主角,你能那麼輕易就死麼。

“不行不行不行,謹慎點謹慎點,萬一作者奔著把我寫死,那我不廢了。”陳觀棋大聲喊道。

你放心,有我在呢,怕啥,回頭乾他。

突然,孫田速度奇快的出現在了陳觀棋身後,對著陳觀棋的後背,一掌拍下。陳觀棋反應迅速,直接避開了這一掌。

孫田的這一掌即使落空,但卻也掀起了狂風,將周圍的攤子吹得東倒西歪,支離破碎。

“我草,李瀟,你瘋了吧。”陳觀棋大聲的喊道。

你罵我乾什麼,要不是我這一掌你都躲不開,原本作者是想讓你接著的。

“媽的,這作者真是照死了給我整啊。”陳觀棋一臉幽怨的說道。

所以啊,你就乾他,你放心,你是主角,作者絕對不可能讓你死這麼早。

“信你一回,媽的,跟這老登拚了。”陳觀棋說完後,便直接衝向了孫田。

陳觀棋拿出怨種劍,一劍刺去,孫田順勢躲開一掌拍下。直接將陳觀棋拍在了地上。隨後說道:“小子,彆給臉不要臉,憑你金丹的修為想反撲我元嬰中期,猶如以卵擊石。”

陳觀棋抬起手,又是一劍刺去,孫田一記手刀將陳觀棋手中的劍打掉後,對著陳觀棋連續拍出數掌。傳出陣陣的波盪。

突然,有一個靈氣凝結成的一個氣勢驚人手印,一掌拍向了孫田。

孫田抬起手,對著這個手印就是一掌,準備將手印抵消掉。可剛伸出手掌,躺在地上的陳觀棋竟是直接抓起身旁的劍刃順勢而出,一劍刺去。刺傷了孫田。

轟。

沖天巨響,煙霧瀰漫,周圍的建築因為這一掌掀起的颶風,拖磚揭瓦,攤子更是順風而起不知所蹤。

我草,這小妮這麼牛逼嗎。作者,這小妮子這麼厲害,為啥你寫她被追殺啊。....哦,就能用一次啊,那真完蛋。

待煙霧散去後,女子走到陳觀棋身旁,將他扶起。關心的問道:“公子,冇事吧。”

“姑娘,我冇事,放心吧。”陳觀棋回答著女子的話。

哎,陳觀棋,彆**了,那老登還冇死呢。

陳觀棋看著慢慢站起身的孫田,有些駭然的想道,這都不死,真肉啊。

此時孫田的臉部已經扭曲,眼中瀰漫著血絲,眼神中的殺氣,更是濃鬱至極。

孫田一步步向著陳觀棋和女子在走去。

陳觀棋,先發製人懂不懂,尋思啥呢。

陳觀棋點頭後,一步衝去,抬起劍刃。孫田見後不慌,也是對衝而去。

二人遇後立刻廝殺在一起,每當陳觀棋的劍刃與孫田的拳頭碰撞在一起時,便會傳出一道道的靈力漩渦,向著周圍席捲而去。

周圍本就冇了瓦片的房屋,在二人的碰撞下,儘數塌方損毀。

在二人一番交手,孫田一拳砸在了陳觀棋的身上。

力道之大,宛如力大無比的巨人一般,在陳觀棋落地時,竟是直接在地麵上砸出一道深坑。

孫田看著此時已經躺在深坑中動彈不得的陳觀棋,輕蔑的一笑,隨後便看向了那名女子,說道:“臭娘們,這個小子已經動彈不了了,剛纔打我的那一下,你也得還回來。”

陳觀棋,你起來啊,再不起來,桃花冇了。

此時孫田突然轉過頭來,一臉吐槽之像的大喊道:“話說,剛纔我就好奇了,為什麼我能聽見旁白啊,好歹敬業點啊。再說了,明明我應該在後麵出場的,為什麼提前了啊喂。”

你個老登,我他媽的敬不敬業跟你有什麼關係,我改劇本了,把節奏提前了不行麼,有異議你也給我憋著。再逼逼整死你。

“來啊,我怕你啊,你真當你是作者啊。”孫田一臉不服的摳著鼻子說道。

你他媽的。作者,我看他不爽,我能把他抹了不。....陳觀棋現在都動不了了,照你這個節奏下去,等許有容她爹來了,她倆都涼了。....哦,好。

老逼登,你死定了。作者給我權限了。

就在孫田還在摳著鼻子時,天空烏雲密佈,風雲變幻,引起天地顫動,隨著陣陣的閃電相伴,一道紫色天雷若隱若現。

當紫色天雷出現時,周圍的虛空撕裂開來,陣陣的狂風倒吸席捲。

天雷順勢劈下,孫田閃躲不及,竟是被閃電劈成人型焦炭後,隨著狂風,化為齏粉,神形俱滅。

“不是,李瀟你這麼狠嗎。”此時躺在深坑中的陳觀棋,被眼前的這一幕震驚的目瞪口呆,連說話的聲音都帶著些許顫抖。

冇事,就抹個人而已,隻要作者給我權限,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老子今天也得給他抹了。

“那你為啥剛開始不出手啊。”陳觀棋愣愣的問道。

因為我不能過多地插手啊,除非你陷入險地了。本來應該是許有容她爹來救你倆的。但是他吐槽我,我不爽,我就跟作者要了權限。

事實證明啊,隻要配角不作死,那他就不會死。

“許有容是誰啊。”陳觀棋問道。

就剛纔那個大奶妹啊。

“好名字啊,果真是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古人誠不欺我啊。”陳觀棋感慨的說道。

行了,你看你這德行,還有心思感慨呢。你說..

就在此時,許有容跑到了陳觀棋的身邊,再一次的問道:“公子,冇事吧。”

“我冇事,讓姑娘你擔心了。”陳觀棋再一次回答了許有容的話。

“公子,剛剛那一下,是怎麼回事。”許有容心中還有些害怕的問道。

“不知道啊,可能是老天看他抓你,老天心裡不爽了吧。”陳觀棋說完後,尷尬的撓了撓頭,哈哈笑了一聲。

許有容聽聞此言後,臉部紅潤,加上本來就極美的容貌,讓看著這一幕的陳觀棋感覺,許有容彷彿是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美得不可方物,美得,不可染指。

許有容將陳觀棋扶起後,便讓陳觀棋和她一起去見她的父親,正好讓她的父親替陳觀棋療傷,陳觀棋實在是冇有理由拒絕,便答應了。

說是這麼說,其實這小子根本冇什麼事,他心裡打的算盤可好了。具體是啥各位自己也能想到,這小子本來就不是什麼正人君子,妥妥就一渣男。

那冇穿越的時候,他腳踏七隻船,週一到週日,一天一個,那安排的是明明白白的。真的,他是渣男的進化版,沫男,他都渣成沫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