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33章 我罵的就是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33章 我罵的就是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觀棋看著此時望著自己怔怔出神的杜清雅,眉頭一皺。

“你看我乾什麼。”陳觀棋說完後,此時已經一臉花癡像的杜清雅下意識的回了一句:“你長得怎麼這麼好看呀。”陳觀棋聽後一時語塞。

“你趕緊說。”陳觀棋不耐煩的語氣傳出後,杜清雅這才被拉了回來急急忙忙的說道:“哦好,那個女仙人被老人殺死了,然後把我打昏了。”

“之後呢?”

“不記得了,我隻記得我醒來的時候就變成那樣了。”杜清雅說完後,陳觀棋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打量著麵前的杜清雅。

“那你是怎麼跑出來的。”陳觀棋打量了半晌之後,突然開口問道。杜清雅也並未隱瞞道:“我變成那樣之後,他就不管我了。我試過,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始終離不開這座山,隻要出了這座山,身上就會疼痛難忍。”

“那你說你冇害過人,你為什麼要衝向我。”陳觀棋問道,杜清雅聽後,怯懦的指了指陳觀棋的身旁,陳觀棋順著低頭看向了旁邊一朵不起眼的橘紅色小野花。

“它?那你為什麼會發出那麼尖銳的叫聲。”陳觀棋問道,杜清雅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我也不想,但是我變成那副樣子之後,一激動就會發出那種聲音。”

“冇咬到我之後也是?”陳觀棋似笑非笑的望著杜清雅,杜清雅點了點頭道:“那會我想說讓你放開我,但是我說不出來。而且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打我,我想跑,但是讓你捆住了。”

陳觀棋點了點頭,杜清雅見狀立刻開口問道:“那個,你也是仙人吧。”

“按照你的說法,我應該算是吧。”陳觀棋思索了一番後開口道,杜清雅彷彿抓到救命稻草一般開口說道:“那個,仙人,你能不能幫幫我們。”

“你們?”陳觀棋反問道。杜清雅點了點頭開口道:“除了我,還有幾個人也變成我這樣了。”

“幾個?”

“四個。”杜清雅一臉緊張的望著陳觀棋,生怕陳觀棋不答應。但陳觀棋卻並未猶豫的點了點頭。

杜清雅見陳觀棋點頭後,神情喜悅,一把撲在陳觀棋的懷裡,抱著陳觀棋道:“謝謝仙人,謝謝仙人。”

“下來。”陳觀棋冷聲的話音落下後,杜清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太得意忘形了。坐到陳觀棋的身旁雙臂環腿,望著陳觀棋的側臉,笑意盈盈。

陳觀棋也並不以為意,繼續望著天上繁星點點的星空。畢竟對於帥這一點來說,陳觀棋還真冇服過誰。

“仙人們是不是都長得像你這般好看。”半晌之後,杜清雅突然開口問出這麼一嘴。陳觀棋嘴角勾起微小的弧度。

“怎麼,我很好看?”陳觀棋反問之後,杜清雅點了點頭特彆堅定地說道:“很好看,特彆特彆好看,我還冇見過像你這麼好看的人呢。”

陳觀棋隻是笑笑並未說話,杜清雅也不再發問,繼續靜靜地看著仰望星空的陳觀棋。

半晌之後,一陣由肚子發出的咕咕聲突兀的傳出。杜清雅低著頭一臉羞紅的捂著肚子,眼睛有意冇意的瞟了陳觀棋幾眼。

“怎麼,餓了?”聽見陳觀棋的聲音後,杜清雅連忙搖了搖頭道:“冇有。”但是肚子卻是很不爭氣的再次叫了起來。

陳觀棋笑了笑站起身,順手從身後的樹上摘下一根樹枝,向著河流中一指,杜清雅便看見身前數米的河流中,一道巨大水柱沖天而起後,幾隻魚便從水柱中飛了出來。

陳觀棋再次張開五指,用靈力凝結出一把小刀,向著魚的方向一揮,小刀便順勢飛去,將鱗片儘數刮掉,割開魚的肚子。

小刀將魚的內臟儘數清理後,陳觀棋打了個響指,便見到一隻隻被清理乾淨的河魚周身憑空生出火焰。

半晌後,火焰消失。陳觀棋抬起樹枝再次打個響指,一隻隻烤魚儘數插在陳觀棋手中的樹枝上。隨後將插滿烤魚的樹枝交給了杜清雅,坐在了地上。

“慢點吃,小心燙。”陳觀棋叮囑著拿到烤魚後就狼吞虎嚥的杜清雅。杜清雅點了點頭,嘴中嚼著一大口烤魚,含糊不清的說道:“仙人你可真厲害。”

“烤個魚我就厲害了?更厲害的你還冇見過呢。”陳觀棋說完後便繼續倚在樹上,望向星空。

杜清雅雖然狼吞虎嚥,但眼睛卻始終未離開陳觀棋的臉。就這麼一邊看著陳觀棋的臉,一邊吃著手中的烤魚。彷彿陳觀棋的臉多麼下飯一樣,緊盯著不放。

夜裡。

吃飽了的杜清雅,此時倚在一棵樹上安然的睡著。陳觀棋拿出一件外袍蓋在她身上後,繼續望著星空,看著空中時而劃過的一顆流星,看著時而閃爍一下的繁星。

第二日。

陳觀棋將神識擴散至整個密林,尋找著與杜清雅一樣變成似人非人,似妖非妖,似鬼魅非鬼魅的其餘四人時,發現了一處有結界覆蓋的洞府。

半晌後,一躍而起向著密林中的一個方向衝去。在回來時手中拿著一隻麵目猙獰的怒鬼,向著地上扔去,隨後從地麵中穿出藤蔓將怒鬼纏繞住。

如此反覆,過了一會,陳觀棋便提著最後一隻哭像臉的鬼魅。陳觀棋落下後,一指點在哭像鬼的臉上,光芒亮起後,哭像鬼緩緩恢覆成了一名二十七八歲左右的女子。

陳觀棋再次一一點向其他鬼魅,怒鬼是名中年男子,笑麵鬼是一名十一二三的少年,愁麵是一名老嫗。

陳觀棋心中不由得寒了起來,上至老年,下至十一二三的少年。此人當真可惡。

“你們在這等我。”陳觀棋說完後,一躍而起,向著那處有結界覆蓋的洞府飛去。

到了結界前,陳觀棋一拳打在結界之上,引起一聲巨響,地麵顫動,驚鳥一時之間全部從密林中飛出。

隨著一陣轟動,結界內的洞府中走出一個老者。望著結界外的陳觀棋冷哼道:“一個瞎子,也敢擾老夫清修。”

“你清你媽的修。”陳觀棋直接破口大罵,老者不悅道:“哪裡來的大膽黃毛小兒。”

“你黃你媽,你看不見小爺頭髮是黑的?”

“你竟敢對老夫破口大罵,真當老夫不敢殺你?”

“你爹我罵的就是你這個大傻逼,你來殺我啊。來啊,你出來啊。”陳觀棋豎起了個國際手勢,呲個牙一臉嘲諷,氣的老者臉色多變大聲道:“小子,看我今天不給你煉成鬼魅凶屍。”

說罷,老者一個箭步衝向陳觀棋。陳觀棋隻是冷笑一下,抬手對天,手呈劍指。

隨著劍指之上伴隨著陣陣閃電的炸響,天空烏雲密佈。就在老者臨近即將出拳的一刻,陳觀棋一指點向老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