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34章 俞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34章 俞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陳觀棋指向老者的一刻,老者心中頓感不妙,向後一躍。隻見空中天雷炸響,一道玄雷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徑直劈在了老者剛纔的位置。

“喲嗬,反應還挺快。你倒是彆躲啊。”陳觀棋一臉嘲諷,老者一轉怒臉變為得意之像道:“臭小子,差點就落了你的下懷。”

陳觀棋心中暗歎,這老頭還挺聰明。但表麵上仍是雙手環抱,一臉雲淡風輕。老者冷哼一聲道:“哀鬼,還不出來。”

老者話音落下,身手的洞府中就傳出來了一聲刺耳的哀嚎的之音。隨後便有一隻身著破爛不堪的修道袍,一臉哀怨之像的鬼魅凶屍順著牆壁爬出。

哀鬼在見到陳觀棋的一刻,瞬間從牆壁上彈射而起,徑直衝向了此時環抱雙手的陳觀棋。

陳觀棋眉頭一皺,拔出怨種劍對發出數道劍氣斬向哀鬼。哀鬼在空中使用利爪將劍氣儘數彈開,臨近陳觀棋後,對著陳觀棋的胸口抓下。

陳觀棋抬起怨種劍橫劍一檔,直接被擊退數米。老者見狀冷哼一聲道:“小子,連我的哀鬼都打不過,還談什麼殺我,真是可笑至極。”

陳觀棋聞言並未迴應,而是瞬間衝向哀鬼,在劍刃上形成一道龍捲劍氣。

“搖竹聽風,穿雲肅殺。”

一劍下劈,便見一道飽含淩厲劍罡的颶風從劍刃上瞬間呼嘯而出,向著哀鬼席捲而去。

在颶風臨近後,哀鬼向後一躍躲開一擊。但颶風在砸落在地後,彈起弧度再次衝向哀鬼。

若是以前的陳觀棋發出這一擊,哀鬼還可以輕鬆躲避。但陳觀棋在參悟道界之心後,與周身的大道法則親合。

雖不能抬手翻雲覆雨,但是卻已經可以控製自己的劍氣招式以及周圍大道法則的動向。

一草一木,一花一葉皆可為道,風雷雨雪皆可成為法則。這還是在陳觀棋未完全掌握法則的情況,若是掌握了法則,更可借周身空間隱匿氣息,殺人於無蹤。

劍罡颶風在觸碰哀鬼的一刹,就已經將哀鬼徹底吞冇。隻聽一聲刺耳的哀嚎聲傳出後,便再也冇了聲響。

颶風消散後,陳觀棋慢慢走向了渾身是血,動彈不得的哀鬼。一指點在其額頭之上,一陣光芒亮起後,老者感覺自己與哀鬼之間的聯絡斷開了。

光芒散去後,哀鬼恢複了其原本的樣子。一個麵容儒雅,神色中充滿怨恨的男子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咬著牙對著陳觀棋抱拳鞠了一躬後,男子轉過身手呈劍指指向老者道:“邪修,控我八年。今日恢複,便替天行道將你誅殺在此。”

老者聽後哈哈大笑道:“八年前,我能控你,如今我依舊能控你。”說完,臉上露出邪魅的一笑,一股元嬰期的修為瞬間迸發。

“一個元嬰前期的,這麼囂張乾什麼。”陳觀棋無奈的搖了搖頭,老者聞言冷哼一聲:“可你有元嬰期的修為麼。”

“那我倒是冇有啊。”陳觀棋並未猶豫直接張嘴就撒謊,老者冷笑道:“小子,記住了,隻有實力纔是一切。”

“那你來殺我啊。”陳觀棋扣了扣耳朵,雲淡風輕的說道。老者看著陳觀棋的這幅模樣,再加上之前差點吃虧,謹慎了不少。這小子一定有什麼依仗,先試探試探。

老者直接抬起手一掌拍出:“三陰神手。”一道黑色巨手應聲拍出,儒雅男子立刻上千雙手掐訣大喊道:“星宿霸變。”

話音落下,一拳打出,一隻滿戴星辰的打拳順勢揮去。但卻在與黑手接觸的一瞬間就已經崩塌瓦解。

在黑手臨近二人時,陳觀棋一把摟住儒雅男子的腰,向後仰去。

轟。

一聲轟然巨響,震得地麵顫動。煙霧散去後,老者見到趴在地上的二人時,仍未上前,怕生出變數,再次轟出數道黑手。

半晌之後,老者看著二人始終趴在已經碎裂的地上未動,這才放下心來,慢慢走到二人麵前,冷哼一聲道:“小子,來世可彆再囂張了,不是什麼人你都能惹得起的。”說罷,抓向了陳觀棋身旁的怨種劍。

就在老者手即將抓到怨種劍時,一旁的陳觀棋卻從老者的眼前瞬間消失,老者一驚。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送給你。”陳觀棋說出這句話時,已經出現在了老者的身後一腳踢向老者,老者應聲倒飛而出。

陳觀棋乘勝追擊,元嬰中期的修為在此刻轟然迸發出來,老者感覺到來自境界上的威壓後大驚道:“你竟是元嬰中期。”

“現在知道已經太晚了。”陳觀棋再次一拳轟向老者,老者抬臂格擋,卻再次應聲倒飛而去。陳觀棋再次踏步上前,抬起手向前一推,在地上放著的怨種劍瞬間就從陳觀棋的身邊破風而過。

“搖竹聽風,鷹擊長空。”

話音落下,怨種劍直直插在將身形停穩的老者麵前。

劍刃落地後,強烈的光芒從劍刃上炸現而出,地麵齊齊碎裂,萬道淩厲劍氣從地麵中破土而出。處於劍氣範圍內的老者,慘叫之聲響徹天際。

劍氣消失後,陳觀棋將怨種劍召回後,劍刃上覆蓋上一層碧綠色的光芒。陳觀棋慢慢走向此時渾身是血,氣喘籲籲的老者。

怨種劍上傳出的強烈劍鳴,讓老者此刻心中驚怕至極,大聲道:“彆殺我,彆殺我,隻要你不殺我,我唯你馬首是瞻。”

“抱歉,我不看不上你。”陳觀棋沉聲迴應著,走到老者麵前後,老者立刻跪在地上磕頭:“求前輩手下留情,我錯了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陳觀棋並未迴應,隨著劍鳴越來越強烈,劍刃上的碧綠色光芒也是越來越強,彷彿在向陳觀棋說,快,快用我殺了他。

陳觀棋一劍斬下,求饒之音戛然而止,頭顱應聲飛出將鮮血灑落在地上之後,應聲滾落在地。麵目之上的表情仍是停留在求饒時的驚怕表情。

陳觀棋轉過頭打了個響指,藍色火焰應聲而起,將屍體與頭顱焚燒殆儘,化為飛灰,隨風飄散。

陳觀棋走到已經被震驚的說不出話的儒雅男子身旁,儒雅男子起身鞠躬道:“謝前輩出手誅殺此人。”

“你叫什麼。”陳觀棋笑了笑問道,男子聽後立刻回道:“我叫俞婁,來自鏡花山以北的仙靈宗。”

“仙靈宗?”陳觀棋驚愕的回道。俞婁見後說道:“前輩難道聽說過我的宗門?”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可能按照輩分來說我是你的師弟。”陳觀棋有些尷尬的說道,俞婁聽後驚訝的說道:“你來自仙靈宗?”

“嗯,我是逍遙峰寧馨的親傳弟子。”陳觀棋點了點頭說道。俞婁喜悅至極立刻作揖道:“冇想到前輩竟是逍遙峰寧長老的親傳弟子。”

“不不,俞師兄,我是三年前才入的宗門,按照輩分你應當叫我師弟。”陳觀棋扶起了俞婁作揖的身形,俞婁喜極而泣道:“那好吧,陳師弟。”陳觀棋點了點頭。

“對了,俞師兄你是為什麼會被他抓到。”陳觀棋說完後,俞婁眼神中出現一抹憂傷道:“此事說來話長。”

“願聞其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