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38章 劍神薑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38章 劍神薑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進入岩漿之後,陳觀棋來到一處與外界截然不同的空間當中。

這片空間四周幽藍宛如星空,其下的地麵上有一朵孤零零的寒冰花朵,其上有一片雪花模樣的冰晶飄動著。

此物正是冰魂雪魄,花朵包括根莖為冰魂,冰晶雪花為雪魄。

陳觀棋落地後二話不說,連帶著整朵花都摘下放進空間納戒中,隨後一躍而起。

跳上岸後,陳觀棋走到大門前將門推開。映入眼簾的是井然有序的書架,其上擺放整齊的各類功法,讓人目不暇接。

“李瀟,這裡麵什麼功法最好。”

明尊刀訣,洪荒伏龍槍譜,天誅錘法,枯榮斧抄。這四本跟你剛纔拿的那四把兵器是配套的,你去找吧。

陳觀棋嗯了一聲後,就在這些書架上開始一排排的找。

半晌之後,陳觀棋終於在這個偌大的石府內將四本功法全部找出。將最後一本功法放進了空間納戒後,繼續向著石府內部走去。

直至再次見到一扇門後,將門打開,進入了一處更大的空間。兩旁擺滿了手拿武器的石像,氣勢雄偉。

前方的台階旁,也屹立著一尊石像,氣勢比起其他石像更是雄偉,猶如號令一方的梟雄般,威風凜凜。

陳觀棋就這麼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台階旁的那尊石像上生出陣陣黑煙,圍繞在其周身,直至吞冇。

還未等煙霧消散,從煙霧中瞬間衝出一個身著盔甲的骷髏,眼冒紅光,抬起長槍就向著陳觀棋刺去。

陳觀棋見狀,一股危機感由心頭升起,從空間納戒中拿出怨種劍,橫檔在身前。

在槍尖與劍體觸碰的一刻,一道強烈的火花乍現。陳觀棋被這一槍的威力直接衝擊倒退數米。

“搖竹聽風,霜至寒竹。”

心中的強烈危機感讓陳觀棋不敢不認真,還未等停下身形就在周身凝聚出了寒冰鎧甲。

但盔甲骷髏卻並不打算給陳觀棋機會,在陳觀棋站穩身形的一刻就已經來到陳觀棋的身前,一槍刺出。

好在陳觀棋反應迅速向後一躍,盔甲骷髏的刺擊直接刺在地麵上。

“踏天。”

陳觀棋在穩住身形後,直接用出踏天步,一瞬間威壓便在這片偌大的石府空間中鋪展開來。

但威壓卻並未給盔甲骷髏造成任何負擔,將長槍從地麵中拔出後,再次拔地而起衝向陳觀棋。

陳觀棋一咬牙,便也一步踏在地上瞬間衝向盔甲骷髏。地麵在陳觀棋離地的一刻,散出道道裂痕,可見陳觀棋踏地的力道之大,衝出的速度之快。

二人冇有多餘動作,在相互臨近的一刻,瞬間展開凶猛的攻勢。

道道由鋼鐵撞擊和靈力碰撞的兩色火花在此刻強烈的炸現,淩厲的劍罡和槍罡更是在此刻凶猛的炸裂開來。

炸裂出來的劍罡以及槍罡有時會刮破陳觀棋的衣物,有時會刮出一道淺淡的傷口,周圍的石像更是在接觸到劍罡以及槍罡的一刻轟然碎裂。

陳觀棋與盔甲骷髏從地麵打至淩空,在這凶猛的攻勢下打得難分勝負,陳觀棋傷不到它,它也傷不到陳觀棋。

隨著周圍的石像轟塌,周圍的牆壁再也冇有了遮擋之物,炸裂的槍罡和劍罡肆意的撞擊在其上,引得此刻的劍神秘境內,再次顫動起來。

陳觀棋與盔甲骷髏在兵器相接觸的一刻,二者轟然向後退去。

“搖竹聽風,刃竹葉雨。”

陳觀棋不敢大意,在倒退時使出刃竹葉雨,隨後向著同樣倒退的盔甲骷髏指去,萬道淩厲劍氣便齊齊衝出,陣陣的破風之音炸響在這片石府之中。

盔甲骷髏剛穩住身形,這萬道淩厲劍氣便已經臨近,齊齊刺在盔甲骷髏的身上。

反觀陳觀棋,在穩住身形後,立刻抬劍指天,將萬道淩厲劍氣歸於一點,凝成一把巨大的碧綠色劍罡。

“搖竹聽風,穿雲肅殺。”

陳觀棋將兩招合二為一,其餘的淩厲劍氣,在巨大的劍罡之上旋轉,彙聚成一道劍氣旋渦。

隨後一劍斬下,劍罡瞬間向著盔甲骷髏斬去,附帶的劍氣颶風也是在這一瞬頃刻爆發而出,颶風先至,劍罡隨後。

“搖竹聽風,鷹擊長空。”

在二者與盔甲骷髏接觸的一刻,陳觀棋將劍刃拋出,插在盔甲骷髏的麵前後,從劍刃上出現的強烈劍氣向著周圍迸發而出,劍氣爆發出的強光隻在一瞬便將盔甲骷髏吞冇。

劍氣迸發的強光還未等消散,盔甲骷髏瞬間就從強光中殺出,陳觀棋瞳孔皺縮,這都殺不死。

在盔甲骷髏臨近陳觀棋的一刻,一槍刺出。陳觀棋一躍而起,直接越過盔甲骷髏的身體。

在空中翻越時,陳觀棋將手伸向還在迸發劍氣的怨種劍,強光消散,怨種劍在這一刻聽召而回,穩穩的被陳觀棋握在手中。

他拿著怨種劍在落地後,再次衝出,與盔甲骷髏再次展開了又一輪的凶猛攻勢。

隻是在這次兵刃的撞擊中,陳觀棋略顯下風,最後被盔甲骷髏直接打落在地,在地上砸出一道深坑後,盔甲骷髏瞬間衝出,一槍刺穿了陳觀棋的身體。

陳觀棋大吼一聲,握住盔甲骷髏的手臂,抬起劍刃,一劍將盔甲骷髏的頭顱削掉。

本以為會倒塌的盔甲骷髏卻並未倒下,再次加重的力道。隨著長槍的挪動,陳觀棋一口一口的吐著鮮血。

“夠了。”

一聲磁性的男性嗓音傳出後,空間納戒瞬間綻放出強烈的光芒,冰魂雪魄在這一刻從空間納戒中飛出。盔甲骷髏也在這一刻鬆開手中的長槍,呆立在原地。

陳觀棋將刺穿自己的長槍拔出後,吐出一口鮮血,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隨後從空間納戒中拿出了在道界之心山穀中的草藥,一口接一口的吃下。

男子來到冰魂雪魄前,看著往嘴裡猛塞草藥的陳觀棋,一把將他的手拉住,悠悠的開口道:“小子,吃兩口就行了,吃多了你不怕死麼。”

男子看著眼蒙白布,眉頭緊鎖的陳觀棋笑道:“你不用緊張,我是這秘境的主人。我叫薑佐,現在這隻是我留在下界的一道分身而已。”

說完後,陳觀棋稍稍鬆了口氣,將手抽出,繼續一口一口吃著草藥。

“嗯?你這額頭上的印記可真有趣,竟有些許的靈力波動。”隨後一指點在了陳觀棋額頭上的印記。

對於薑佐的這一係列動作,陳觀棋並冇有什麼反應。畢竟他是劍神,想殺他早就動手了。陳觀棋很明白這一點。

過一會後,薑佐將手收回開口道:“有趣,金丹竟然還有這種境界。”薑佐看著仍在一口一口吃著草藥的陳觀棋道:“你知不知道你達到了一個從未有人達到的境界?”

陳觀棋搖了搖頭,薑佐點了點頭,繼而指了指冰魂雪魄問道:“那你知道它是何物麼。”陳觀棋點了點頭,薑佐繼續問道:“那你為什麼不吃了它。”

“他不適合我,吃了對我冇用還不如給適合它的人。”陳觀棋說完後,薑佐大笑道:“見多識廣,沉著冷靜,我喜歡。”

陳觀棋並未回話,仍是一口一口吃著草藥,畢竟一個男人喜歡自己,想想還是挺可怕,還是彆回話了吧。

薑佐見後也並未生氣,隻是越來越覺得這個小傢夥很討喜,繼續開口道:“本來這傳承是要吃了這冰魂雪魄才能得到。但你都開創了一個先例,今日我便為你破例一次。這個傳承,我就送與你吧。”

隨後大手一揮,陳觀棋便感覺有一股強大的靈力將自己托起,向著石台上的棺槨飛去。

在來到棺槨上空時,從棺槨內傳出一縷縷金色的靈力將陳觀棋包裹起來後,一股股傳承之力湧現。

在他感受到傳承之力後,立刻在空中盤膝而坐,開始接受傳承。

隨著傳承的進行,陳觀棋也逐漸進入了忘我之境。

……

機會難得,無限係統,出來。

“叮,神者您好,請問您有什麼吩咐。”

我要給陳觀棋留一句話,開啟錄音功能。

“叮,錄音功能已開啟,請神者留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