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42章 戰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42章 戰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時陳觀棋的速度,單寬已經隱隱有些跟不上了,但單寬根本就不虛,既然速度不行,那便在實力上碾壓你。

在陳觀棋劍斬臨近的一刻,單寬的周身瞬間張開一道堅硬無比的屏障。一聲抨擊之音後,陳觀棋斬下的劍刃應聲彈回。

單寬見此立刻邪笑,一刀劈在陳觀棋的胸口處。

下麵的眾人隻見兩道流光在停下的一瞬,便有血液飛出,便有陳觀棋的慘叫傳出。

單寬不僅如此,在陳觀棋還未有任何動作之前,展開了狂風般的攻勢,速度極快的在陳觀棋的身上留下道道傷痕,最後一腳將陳觀棋踢落在地。

轟。

陳觀棋落地後,一聲轟然巨響傳出,眾人在此刻再一次的屏住了呼吸。

霍俊豪和賈彤都搖了搖頭感到惋惜,一代天驕,可能要就此隕落了。

煙霧散去後,陳觀棋躺在深坑中吐出一口鮮血,想要用劍支撐自己站起身來,可最後卻是無力,單膝跪在地上再次吐出一口鮮血。

單寬落地後,提著刀走向陳觀棋,開口道:“小子,能與我化神境戰到現在,已經很可以了。”

“殺了他,殺了他。”這時方至已經醒來,從人群中走了出來,一臉怨恨的看向陳觀棋:“單長老,殺了他。”

陳觀棋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並未理會,就這麼看著單寬走到自己麵前後,抬起大刀。

“李瀟。”

就在單寬抬起大刀的一瞬間,陳觀棋的氣勢在這一刻徒然而起,沖天的氣勢將抬著大刀的單寬震退幾步後,驚訝的望著陳觀棋。

眾人隻見蒙著雙眼的陳觀棋慢慢站起身,其額頭之上的印記在此刻若隱若現的發出陣陣靈力波動。

隨著陳觀棋氣勢的增長,其身後出現一朵君子蘭,綻放而開。

眾人從未見過這種奇異景象,霍俊豪和賈彤在這一刻,也是直直望著陳觀棋身後的君子蘭綻放。

單寬驚訝的程度也絕對不亞於其他人,他能明顯的感覺到,隨著花朵的綻放,周圍的靈力也在這一刻開始向著陳觀棋的體內彙聚而去,莫非是臨陣恢複傷勢的功法。

殺心一動,提著長刀瞬間殺向陳觀棋。此功法我必須得到。

單寬抬起長刀,靈力聚於刀刃之上,對著陳觀棋一刀劈下。就在大刀臨近陳觀棋頭顱的一刻,他的身影瞬間消失,隻留下了單寬和眾人驚訝的眼神。

客棧內,陳觀棋憑空出現在屋內,跪在地上,一口鮮血吐出。

剛從外麵回來的杜清雅剛走到房門前,聽見屋內的響聲後,推門而入,看到了躺在地上身受重傷的陳觀棋。

杜清雅一臉擔憂立刻走到他的身邊,將他扶至床上。

此時的陳觀棋狼狽至極,衣衫襤褸,血液順著身上的傷口流淌。

“陳觀棋你冇事吧。”杜清雅看著陳觀棋的這副模樣,很是擔憂。

“冇事,過幾天就好了。”陳觀棋笑了笑,並未多說什麼。杜清雅擔憂的問道:“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冇事,就是跟人打架,冇打過。”陳觀棋簡單敘述了一句後,杜清雅道:“好端端的冇事找人打什麼架。”

陳觀棋並未說話,這其中的原因杜清雅不懂,他也並不想解釋。

過了一會,杜清雅突然開口說道:“對了,我剛纔出去給你買了幾條綢緞。”

從袖口中拿出一條紅色綢緞道:“這個比你現在的這塊破布好看多了,我感覺你戴紅色一定會很好看,所以我就給你買了紅色的,你換上吧。”

隨後又小聲的說道:“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看看你的眼睛。”

陳觀棋笑笑,接過了綢緞後,將蒙在眼上的這塊白布拿了下來。

這一刻,杜清雅徹底看清了陳觀棋的全貌,看著眼前俊美至極的陳觀棋,杜清雅的心砰砰直跳,臉上不由得泛起了紅暈。

陳觀棋抬起頭,杜清雅在見到他的眼睛時,被深深地吸住,睫毛很長,一雙清澈的眸子彷彿蘊含星空一般,煞是好看。

看著陳觀棋這清澈的雙眸,杜清雅不禁開口道:“真好看。”

“看夠了麼。”陳觀棋的話音傳出後,杜清雅立刻害羞的點了點頭,陳觀棋笑了笑,將紅色綢緞蒙在眼上,在腦後繫了個結。

杜清雅看著陳觀棋換完後,一臉開心的說道:“陳觀棋你最好看了。”陳觀棋也是無奈,這小傢夥怎麼跟個小迷妹一樣,我乾啥都好,不過有個小迷妹在身邊也挺有意思。

“好了,你回去吧,我要調息一下。”在陳觀棋說完後,杜清雅堅決的搖了搖頭道:“我不要。”

“那你要乾什麼?”

“我想在這看著你。”

陳觀棋無奈,點了點頭後,便盤膝而坐開始調息。

杜清雅就坐在凳子上,趴在桌子上靜靜地看著陳觀棋。

調息了將近一炷香後,陳觀棋從空間納戒中拿出一朵花,杜清雅瞬間站起身,兩個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陳觀棋。

陳觀棋無奈,隻得將花給了她之後,再次拿出一朵一模一樣的塞進了嘴裡,開始恢複傷勢。

清晨,萬籟俱寂,隨著晨曦將帷幕緩緩拉開後,溫暖的晨光降臨人間。

距離陳觀棋受傷已經過去了一個月,在這一個月內,陳觀棋藉助著草藥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

當然,看著這些草藥的藥效日漸不佳,陳觀棋也很無奈,冇有辦法可以存儲草藥。

陳觀棋在第一抹陽光照進屋內時睜開了眼,吐出一口濁氣後下了床,來到杜清雅的屋前敲了敲門。

“妮子,該走了。”陳觀棋說完後,屋內的杜清雅應了一聲道:“好,等我一下。”

過了一會後,杜清雅揹著一個小包袱從屋內走出,看的陳觀棋微微皺眉。

“你哪來的包袱。”陳觀棋說完後,杜清雅笑嘻嘻說道:“這裡麵是給我倆買的衣裳。”隨後一臉羞紅小聲嘀咕了一句:“還有我的貼身衣物。”

陳觀棋搖了搖頭後,接過了杜清雅的包袱,放進了空間納戒內。

“走吧。”陳觀棋說完後,杜清雅點了點頭,二人結了賬後,走出客棧,向著城外走去。

走出了城外後,先是帶著杜清雅去往劍神秘境瞧了一眼。

來到廢墟,陳觀棋拱手作揖後,便和杜清雅繼續向前方行走,直至消失在遠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