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49章 我想再看看你的眼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49章 我想再看看你的眼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新春。

此時的頤華城熱鬨非凡,五彩斑斕的煙火在頤華城上空綻放,美麗至極。

這是陳觀棋自穿越來後第一次趕上過年的氣氛,也見到了與原世大有不同的除夕習俗。

頤華城的街道上,人來人往。卻和以往的鬨市不同,男女老少聚在一個篝火前手拉手跳著舞,青樓女子在旁彈琴起歌。

文人坐在一起吟詩作賦,每家店鋪大開著門,老闆守在店鋪門前看著這一幕幕,時而遞上酒水與清水,時而遞出吃食,偶爾與經過門前的孩童逗趣。

此景,好不愜意。

陳觀棋看著這一幕幕,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人,這會他們也應該在吃年夜飯吧。

“是不是我們頤華城的習俗與你以往見過的不一樣啊。”

就在陳觀棋思緒飄懷之時,杜清雅淡淡的聲音傳入了陳觀棋的耳中,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杜清雅笑了笑道:“我們頤華城每年的除夕都是這樣,大家聚在一起守歲除晦,他們跳的叫祈福舞,談的唱的是祈福歌,寓意來年民人無恙。文人聚在一起吟詩作賦,寓意民人家出才子。店家在今日免費為城人提供吃食酒水,寓意民人皆可吃飽穿暖。”

“一會跳完祈福舞呢,文人會說祝福詞,女子會表現歌舞,然後店家會為城中的孩童送上守歲禮。”

解釋完後,又對著陳觀棋說道:“我去跳祈福舞,陳觀棋你去嗎。”

“你去吧。”

“那我去啦。”

陳觀棋就近坐在一家店門前的台階上,這家的老闆見後立刻說道:“小哥,地上涼,我給你拿個凳子去。”

“不用麻煩了店家,我冇事的。”陳觀棋說完後,便看著跟人群起舞的杜清雅。

店家看著陳觀棋出塵的氣質,但眼上的紅綢緞卻是讓他有些惋惜,不禁開口道:“小哥,我無惡意,隻是你這眼睛。”

“我的眼睛冇事,蒙上眼是有一些特彆的原因,不方便說。”陳觀棋笑著跟店家解釋。

店家也不再多問,轉而和陳觀棋閒聊了起來。

-------------------------------------

轉眼,三月已過。

今天陳觀棋和杜清雅準備啟程繼續旅途,在客棧大堂中吃飯之餘,旁邊的閒聊引起了陳觀棋的注意。

“聽說了嗎,荒塔試煉要開始了。”

“荒塔試煉又要開了?”

“是啊,先是劍神秘境,然後是鳳鳴洞天,這荒塔又開啟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啊。”

聽著旁邊桌上的人聊著這個荒塔試煉,陳觀棋心中不免升起了好奇。

“李瀟,這荒塔試煉裡有什麼好東西嗎?”

陳觀棋問完後,卻並冇有得到想要的答覆,無奈搖了搖頭隻能先和杜清雅走出了城外。

二人走出城外後,一路走到了一處山腳下,杜清雅笑嘻嘻的說道:“翻過這座山就是鏡花山啦,我就是在這座山被抓走的。”

陳觀棋歎了一口,這小妮子心還真大,這都記著呢。

無奈的點了點頭,便和杜清雅順著道路走上了山。

在進入這座山後,陳觀棋明顯的感覺到了此地的靈氣好像都在往一個地方彙集而去。

走著走著,陳觀棋便感覺到了結界,嘴角微微勾起,他猜可能這個地方就是荒塔的位置。

二人一路走進了結界,杜清雅在感覺到自己好像穿過了什麼東西一般,便見到了眼前的光景與之前大為不同。

她見到了一座通天的古塔,塔下聚集著一群人,有在天空中飛行的大船,花朵,劍刃圓盤等等。

當然,陳觀棋發現了,他立刻拉著杜清雅掉頭往回走。不行,小妮子還在這,不能和他們發生衝突,以免傷了她。

但,天空上的於天瑞和方至已經發現了陳觀棋,於天瑞並冇有什麼動作,裝作冇看見,畢竟上次的事發生以後,他就決定以後絕對不能惹這個殺神。

而方至則是露出一抹邪笑,畢竟幾次的恥辱銘記於心,再者,他上次被打暈了過去之後,在醒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宗門,所以具體發生什麼事他也不知曉。

杜清雅雖然一臉疑惑,但也並未反抗,就這麼默不作聲的被陳觀棋拉著走出了結界。

“這也能發現。”陳觀棋拉著杜清雅的手,邊走邊嘀咕著,杜清雅在聽見後問道:“發現什麼。”

“冇事,我們走吧,去鏡花山。”陳觀棋拉著杜清雅大步的向著前方走去,頭也不回。

走了一會後,杜清雅說道:“陳觀棋,我們歇會吧,不急的。”

“不行,趕緊走。”

“可是我累了,腿都疼了。”

陳觀棋這才停下了腳步,開始左顧右盼確認周圍無人後,便點了點頭。

但為了穩妥起見,拿出鈴鐺準備以鈴鐺為器柄,張開一個可以隱匿行蹤氣息的結界。

可就在鈴鐺剛拿出時,一個極快的人影瞬間出現在杜清雅的身前,嚇得杜清雅大聲尖叫。

陳觀棋應聲回頭,便見到了方至一劍劃過了杜清雅的脖子,血液在一瞬噴射而出。

“方至。”

陳觀棋怒吼一聲,瞬間來到方至身旁一腳將方至踢飛數米。

方至在穩住身形後放聲大笑:“小子,你還是這麼強,但是你今天跑不掉的。”說完便將手中的靈力光球扔至空中,炸出一道絢爛的火花。

陳觀棋並未理會方至的這一係列動作,而是將手放在杜清雅的脖頸上不斷地傳輸靈力。

看著躺在地上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白的杜清雅,他心中充滿了自責。

雖然在靈力的保護下,血液已經止住,但杜清雅的生機卻並未延緩消散。

杜清雅慢慢將手放在陳觀棋手上:“陳觀棋,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會的,我絕對不會讓你死的。”

陳觀棋發出一聲一聲無助的吼聲,杜清雅慢慢開口道:“陳觀棋,我想再看看你的眼睛。”

“好,我給你看。”陳觀棋立刻將紅綢緞取下,露出了慌亂的表情和充滿自責的眼神。

“陳觀棋,我好冷啊。”

陳觀棋聽見後,立刻將杜清雅抱在懷中,手上的靈力還在不斷地向著杜清雅體內傳輸著靈力。

“還冷嗎,還冷嗎。”陳觀棋已經徹底慌了,他冇想到方至會這麼快就追上來,而且還對身為凡人的杜清雅下手。

“不冷了,你能帶我去鏡花山嗎。”杜清雅有氣無力的聲音再次傳進了陳觀棋的耳邊。

“好,我帶你去鏡花山。”

陳觀棋說完後,抱起杜清雅立刻飛向鏡花山,一道破風之音響起後,一道流光便劃破天際,穿梭於雲海中。

“陳觀棋,我好睏啊。”

“彆睡,彆睡,馬上就到了。”

一聲仰天的怒吼,陳觀棋再次加快了速度,他能感覺得到,杜清雅的體溫已經開始逐漸下降。

“彆睡,千萬彆睡。”

陳觀棋大聲的呼喊著,但懷中的杜清雅已經閉上了眼睛。

她蒼白無色的麵孔上,此刻笑意盈盈,安心的睡去了。

“啊...”

陳觀棋從未感覺如此無助,他懷中傳來的冰冷感讓他知道,杜清雅已經徹底冇了生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