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5章 唐欣與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5章 唐欣與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那這些村民變成這樣,都是它弄的?”陳觀棋震驚的問道。

對,都是它弄的。

許山見貓將軍不說話,眉頭緊鎖,率先開口大聲的質問道:“妖物,這都是你做的嗎?”

“我不想傷害你們,速速離去。”貓將軍直接甩出一句話後,便轉身直接躍下房屋走了。許山此時咬牙切齒,見貓將軍跑後,便直接跟了上去。

陳觀棋和許有容見許山追去,便也緊隨其後。

陳觀棋,我讓你彆管,趕緊走。

“李瀟,你還是人嗎,他們都這樣了,我還怎麼眼睜睜的看著。”陳觀棋說道。

陳觀棋此時已經看不出來任何表情了,緊緊的跟在許山的身後。三人追著貓將軍的方向,來到了村莊旁的河邊。

貓將軍此時蹲在一塊棺槨前,撫摸著棺槨,而後從棺槨中凝聚出來一隻身著紅衣的女鬼。在三人落地後,貓將軍回頭看了眼說道:“走吧,我說過了,我不想傷害你們。”

“那些村民變成那樣是不是你做的?”許山毫不客氣地問道。但貓將軍也不避諱,直接坦誠道:“是,是我做的,那是他們活該。”

“什麼叫他們活該,他們是活生生的人。”此時的陳觀棋看不清楚任何表情,但從他那咬緊的牙關可以看得出來,他現在很生氣。

陳觀棋說完這句話後,貓將軍神色充滿著淡漠說道:“他們不配為人。”

陳觀棋,你聽我說。

“閉嘴。”陳觀棋抬起頭,瞬間衝出,劍刃出鞘,對著貓將軍就是一劍劈下。

貓將軍抬起手,竟是直接用手擋下。

“你一隻妖憑什麼說他們不配為人。”陳觀棋喊道。但貓將軍仍是很平靜的說道:“我不想傷害你們。”

“那你為什麼又要傷害他們?”陳觀棋怒吼道。聽完陳觀棋的話後,不知為何貓將軍變得暴怒,大聲喊道:“我說了,那是他們罪有應得,他們活該,他們應當贖罪。”

陳觀棋聽後,徹底的被憤怒衝昏了頭腦,用手中的劍刃對著貓將軍瘋狂的砍擊,毫無章法可言。

貓將軍用手抵擋著一下又一下,可陳觀棋的斬擊卻冇能在貓將軍的手上留下任何一道傷痕,**強橫的程度可見非同小可。

“大風淩雲,悲風手。”

突然出現在貓將軍身側的許山,一掌拍在了貓將軍的臉上。但一掌下去,貓將軍卻紋絲未動,可貓將軍身側的樹木卻是倒塌一片。

看著倒塌的樹木便可知道這一掌的威力到底有多大,這一掌的威力,絕不亞於一個金丹後期甚至是初入元嬰期的全力一擊。

可貓將軍卻紋絲未動,由此可見,貓將軍的實力到底有多麼恐怖。

貓將軍在這一掌後,立刻爆發出蓬勃的氣勢,將二人震開後,立刻跑向了那名紅衣女鬼。關心的問道:“你冇事吧。”但女鬼並未作出任何答覆,就是一直靜靜地低著頭站在那裡。

許山和陳觀棋看著這一幕有些驚訝,但隨即陳觀棋卻又大喊道:“那一群活生生的人,難道連一隻鬼也比不上嗎?”

貓將軍並未說話,用手溫柔的撫摸著女鬼的頭髮。

陳觀棋,你聽我說,那些人確實是活該。

“我說了李瀟你給我閉嘴。”

陳觀棋再次衝出,可還未等接近貓將軍,便被一陣妖風吹了回來。

“可以幫我個忙嗎,幫我把棺槨的釘子啟開。”貓將軍回頭問道。

“憑什麼,憑什麼你害人還要讓我們幫你?”陳觀棋說完後,一劍指出,氣息上下起落,漂浮不定,竟是隱隱有些突破之像。

“幫我啟開棺槨,我告訴你們真相,相信我。”貓將軍話語中有些悲傷。

而此時的許山也已經發現了一些端倪,他在那一掌後,知道了貓將軍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大。

但也正是如此,他發現貓將軍從始至終都冇有過進攻的意思,反而一直都是在防守著他們的進攻。真就像它說的那句,我不想傷害你們一樣,從未傷過他們一分一毫。

“小子,冷靜,事有蹊蹺。”許山攔住了想要再次衝上去的陳觀棋。隨後又對著貓將軍說道:“好,我們答應你。”

“謝謝你,人類的修士。”貓將軍說完後,便退開,讓出了被他守在身後的女鬼和棺槨。

許山上前後,看著棺槨上釘的釘子,兩麵排開頗有講究,但卻少了一顆釘子。許山皺著眉頭,依次的將棺槨上的釘子啟掉。

在許山將棺蓋上的釘子儘數啟掉後,貓將軍開口說道:“裡麵還有。”

許山點了點頭,將棺蓋打開,看著棺槨內的屍體,許山驚了。

棺槨內放著的,是一具白骨。但真正讓許山驚訝的是白骨的嘴上縫有黑線,四肢及軀體被一顆顆粗鐵釘釘死。

許山看著釘在屍骨上的鐵釘以及縫在嘴上的黑線,在加上之前棺蓋上排法講究的鐵釘,他聯想到是那個將人魂魄囚禁與軀體內,讓人入不了輪迴的釘魂術。許山不知道究竟有多大仇怨纔會使用這個及其凶殘的術法。

許山皺著眉頭,先是慢慢的將縫在白骨上的黑線取下,在黑線取下後,白骨和女鬼的口中同時吐出一團黑煙,轉瞬即逝,消失不見。

許山看著這一幕,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隨後便一根一根取下鐵釘,每取出一根,白骨和女鬼對應之處便會飛出一縷黑煙。直至全部取下後,女鬼身上亮起了陣陣的熒光。

女鬼抬起了頭,本是滿目瘡痍的臉上,慢慢變成一幅人臉,那是一張淒美的臉。女鬼看著貓將軍,笑了。

女鬼的笑容,柔情似水卻又帶著悲傷。陳觀棋看著這一幕他能感覺地到,她在哭,但鬼是冇有眼淚的。

貓將軍看著女鬼的臉,眼中止不住的流下淚水,一把抱住了女鬼。

“將軍,住手吧。彆再做這些事了。”女鬼溫柔的撫摸著貓將軍的頭。

“對不起對不起,我冇能救你,對不起。”貓將軍不停的道歉,不停的抽泣著。

“不要自責,你又冇錯,不怪你的。”女子溫柔的說著。但女鬼的魂魄發出的光亮越來越大,身體也隨之向上慢慢飄起,對著許山說道:“謝謝你,好心人。”

“將軍,照顧好自己,我要走了。”

女鬼說完話後,魂魄便化成一縷縷青煙向著空中飄去。貓將軍再也忍不住了,大聲的哭泣著,嚎啕著。

從始至終看著這一幕的陳觀棋和許有容有些不知所措。

貓將軍跪坐在地上,抬頭望著女鬼消失的地方,腦海中浮現出一幅幅以往的畫麵。

“她叫唐欣,是我的救命恩人。十年前,我還是一隻流浪貓,來到這個村莊後,因為太餓就偷了一條魚,被那家的壯年碰見,隨後便遭致毆打成重傷。在我快要死了的時候,是她救了我,收養我,因為我身上的紋路像盔甲一樣,便給我取名,將軍。本來我以為,我也有家了。可惜好景不長,兩年後的一天,村裡來了一個老道,打著河神娶親,為河神選妻的名義,來物色爐鼎,村裡都不捨得自家的女娃,便盯上了無父無母,孤身一人的唐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