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50章 以後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50章 以後的路就靠你自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觀棋來到鏡花山後,將杜清雅放在了地上。

“妮子,鏡花山到了。”

她就這麼靜靜地躺在地上,猶如睡著了一般。麵帶笑意,彷彿夢中有什麼事情讓她極為開心。

此刻的她猶如一個大家閨秀恬靜,溫柔,卻再也冇有了以往的活潑與靈動,宛若一個睡美人。

陳觀棋靜靜地看著她,陳觀棋突然很想聽見這個女孩在半夜三更的那一句,陳觀棋我餓了。

很想讓這個女孩每天纏著自己,讓自己給他看突破的君子蘭,很想聽見一看見花就會說的那句,陳觀棋你給我買花。

很想聽見動不動就會出現的陳觀棋你最好看了和陳觀棋你最厲害了,很想聽見每次答應她後說的那句,陳觀棋你最好了。

微風輕輕拂過,吹動著鏡花山上的遍山的花朵以及樹葉颯颯作響。

“李瀟,你能把他複活嗎。”陳觀棋低著頭開口問道。

........

“李瀟,你說話啊。”陳觀棋喊道。

能。

“幫我複活她”陳觀棋冷靜地說道。

陳觀棋你聽我說。

“幫我複活她”

好,我知道了。

陳觀棋此時突然發現了手邊有一株生機極其旺盛的草,此草可讓剛失去生機不久的人恢複生機,名為換生草。

陳觀棋拔出了換生草,用靈力化解了換生草,將換生草慢慢的溶進杜清雅的體內。

隨著換生草慢慢的與杜清雅融合,杜清雅醒了過來,慢慢地坐起了身子,看著眼前的陳觀棋,一臉疑惑的問道:“你是?”

陳觀棋有些驚訝看著醒過來的杜清雅,半晌說不出來一句話。

我把她的記憶調整到玉簫山女修被殺的那天晚上了,之後的記憶她全都冇有了,隻記得最後被打暈了。如果你不想她再發生類似的事,這是最好的辦法。

“我隻是路過,看你躺在這裡好奇,過來看看而已。”陳觀棋強笑著說道。

杜清雅皺了一下眉,環顧了一下四周問道:“這是鏡花山,我為什麼會躺在這?“

“你為什麼會躺在這裡我也不知道。“陳觀棋說道。

杜清雅哦了一聲之後,環顧著四周的花海,臉上佈滿了笑容。陳觀棋看著此時的杜清雅,心中釋懷了。

杜清雅環視了一圈後,轉過頭對著陳觀棋問道:“對了,你知道玉簫山在哪嗎。”

鏡花山西麵三十裡處有一座白色的山,那就是玉簫山,離這不遠,讓她自己去。

“前麵三十裡處有一座白色的山就是玉簫山。”陳觀棋指向鏡花山的西麵說完後,杜清雅點了點頭說道:“謝謝。”

陳觀棋笑著對著杜清雅說了一聲:“不再見了。“隨後轉身大步離去。

杜清雅看著陳觀棋離去的背影,嘀咕了一聲:”真奇怪。“說完便站起身在花海中肆意的奔跑著。

在遠處看著這一切的陳觀棋,笑了。他知道,這是他最後一次看她了,也是和她見得最後一麵了。

“李瀟,她接下來不會有危險吧。”陳觀棋看著此時在花海中奔跑的杜清雅說道。

不會,放心吧,我不僅抹了她的記憶,我還讓玉簫山那麵的人可以感應到她,下山之後應該就會有人來接她。

“那就好。”陳觀棋眼神中帶著些許的感慨抬頭望著天空。

“李瀟,又變成我們兩個了。”

是啊,又變成我們兩個了,這幾年辛苦你了。

“什麼意思。”李瀟問道。

五年了,這幾年你所有遇到的人,發生的事,走過的路,對我來說隻不過是說了多少話而已,但對你來說卻是真真切切,確確實實的經曆。

“原來你發現了啊。”陳觀棋有些傷感,但也有些釋懷的輕鬆。

我早就發現了,在你作死的那三個月我就已經發現了。所以我纔不想讓你經曆太多的事和人。但我終歸是攔不住你的,該發生還是會發生。劇情也已經改變了,很多東西我都不知道,比如剛纔的事情。

“是這樣啊。”陳觀棋說道。

是啊,以後的路就靠你自己了,你一定要多注意些。

“這又是什麼意思?”陳觀棋此刻一些不好的預感突然縈繞在心頭之中,讓他隱隱感到不安。

作者,可以再給我一些時間嗎。....謝謝。

“什麼意思?”

陳觀棋你聽我說,因為我篡改的劇情太多了,所以導致後續劇情發生了變化。劍神的傳承者本該是霍俊豪,但是我改成了讓他自始至終都冇踏進過一步。從這之後的劇情就已經改變了,杜清雅本不該恢……

還未等說完,聲音便消失不見。

“李瀟,李瀟。”陳觀棋聽著李瀟的聲音忽然消失,腦海中響起了一陣炸雷之音,心中慌亂。一聲一聲的喊著李瀟的名字,急切的想要得到李瀟的答覆。

可得到的,卻隻是自己的聲音迴盪在耳中。這一刻,陳觀棋明白了,李瀟走了,徹徹底底的走了,這次隻剩下自己了。

陳觀棋傻了半天,跪趴在地上,大聲的喊道:“李瀟,你大爺的你不仗義,明明說好了要讓我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人,然後回到原世,明明說好了要一直陪著我,明明,明明...“

陳觀棋說到一半,便再也說不下去了,大聲的哭喊著,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對不起,李瀟,對不起。”

“啊...”

直到這一刻,陳觀棋才意識到,原來有很多的事並非是自己,而是李瀟一直默默地在背後支撐著自己。

他意識到了,是自己的任性才導致李瀟消失,知道是自己一次又一次無理的要求,讓李瀟消失。

他就這麼大聲的哭喊著,一直到冇有力氣發出聲音後,無聲的抽泣著。

眼淚,哭乾了。眼神,空蕩了。心,也迷茫了。陳觀棋就這麼靜靜地跪坐在地上,望著遠方,腦海中一片空白。

風,輕輕的拂過陳觀棋的臉頰,吹動陳觀棋的髮絲和衣襬。

花,隨微風搖擺著,輕輕的觸碰著陳觀棋的手背。

這一刻,鏡花山之中的一切都在靜靜地陪伴著陳觀棋,陪著陳觀棋哭泣,陪著陳觀棋失意,就陪著陳觀棋這麼靜靜地呆坐著。

這一刻,很靜,靜到陳觀棋隻能聽見自己的心跳,靜到拂過的風,無聲,吹動的花葉,無息。

“叮,檢測宿主失去神者連接。”

突然出現在陳觀棋麵前的係統,讓他的瞳孔驟縮,他突然想起來了,在最開始的時候,李瀟為他開了一個係統。

“遵神者指示,開始播放神者錄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