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54章 故賜名,餘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54章 故賜名,餘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係統的急促的警報聲後,陳觀棋再次點了一下額頭上印記,祭出兩滴鮮血融進了劍靈的體內。

但暴湧的靈力卻並未停下,還在肆意的奔湧,形成的漩渦更是冇有減弱之勢。

“叮,請宿主再次祭出精血,以助其成功。”

陳觀棋一咬牙,將其餘的三滴精血全部祭出,但隻有兩滴融進了劍靈的體內,剩下的一滴卻自己回到了自己的體內。

“叮,請宿主注意,祭出精血本就對身體傷耗極大,遵神者的指示,禁止全部精血祭出。”

陳觀棋咬著牙,虛弱之力已經徹底讓他動彈不得,他隻能倒在地上看著這一切在眼前發生。

他什麼都做不了,甚至虛弱到連聲音都發不出,難道這一切就這麼白費了嗎,他不願,但他已經動彈不得了。

陳觀棋不甘的咬著牙,直至最後徹底虛脫,昏了過去。

在最後兩滴精血被劍靈徹底吸收後,睜開了空洞洞的雙眼,周圍紊亂狂暴的靈力也安靜了下來,緩緩地向著劍靈體內彙聚而去。

隨著靈力的彙聚,劍靈空洞的雙眼之中出現了清澈的瞳孔,緩緩變得有神起來。

那是一雙清澈的藍色雙眸,如一潭清澈的泉水一般,漂亮至極。

在劍靈的雙眸浮現出後,其額頭上更是浮現出了一抹印記,一抹與陳觀棋額頭之上一模一樣的君子蘭印記。

這一刻,一道靈力波紋自劍靈的身體散出後,周身的劍髓在這一刻全部回到了池中,但卻已經變得很淺,幾近乾涸。

此刻的劍靈,已經徹底化身成人,不再是一隻靈,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劍靈懸浮在空中一會後,緩緩飄向此刻已經倒在地上,滿頭白髮的陳觀棋。

未穿任何衣物的她趴在陳觀棋的身上,額頭觸碰在他的額頭上,二人的印記在觸碰的一刻,齊齊發出靈力波動,相互感應著彼此。

隻見劍靈額頭處的印記中,緩緩飄出了幾滴精血融於陳觀棋額頭上的印記之中。

隨著幾滴精血的融入,陳觀棋蒼白的臉上逐漸出現了血色,呼吸也逐漸變得有力均勻。

將精血融入陳觀棋的體內後,劍靈仍未起身,而是將頭搭在陳觀棋的肩膀上,閉上雙眼沉沉睡去。

過了不知多久,陳觀棋感覺身上有什麼東西壓著自己,緩緩將眼睛睜開。

睜開眼睛便見到了一個絕美的女子此時正趴在自己身上沉沉地睡著,愣了一下後便想到了劍靈,心這才放了下來。

女子揉了揉眼睛,睜開雙眼含情脈脈的看著陳觀棋。

陳觀棋立刻將女子推開站起身,看著麵前身材凹凸有致,小腹平坦的她,無奈的搖了搖頭。

從空間納戒中拿出了之前杜清雅用來裝衣服的包裹,對著她說道:“你先把衣服穿上。”隨後將包袱給她,背過身子。

過了一會,劍靈穿好衣服後,從背後抱住了陳觀棋。

陳觀棋無奈,將她環在自己腰間的手拿開後,轉過身看向了已經將衣服穿戴整潔的她點了點頭。

隨後便走到了被裝在無形屏障前,望著裡麵的血色霧氣發呆。

劍靈走到了陳觀棋的身後再次抱住了他,幽幽開口道:“主人,你是不喜歡怨種了麼。”

在聽見怨種這兩個字時,陳觀棋尷尬的清了清嗓子道:“我給你改個名字吧,一個大姑娘叫怨種難免有些怪異。”

在思索了一番後,陳觀棋眼前一亮道:“君婉,陳君婉,這個名字怎麼樣。”

劍靈聽完後直接撲到了陳觀棋的懷裡道:“好。”

陳觀棋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係統,開始下一步吧。”

“叮,請宿主取出一滴陳君婉的精血滴入劍髓池中。”

陳觀棋照做,對著陳君婉說道:“我現在需要用你一滴精血。”陳君婉聽後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

陳觀棋手呈劍指,將靈力聚於指上後,點在了陳君婉額頭上的印記處。

隨後向著劍髓池一點,一滴精血自陳君婉的額頭印記處飛進劍髓池中。

“叮,開始為宿主鑄劍。”

係統的話音落下後,無形屏障內的血色霧氣慢慢飄向劍髓池上空,形成一把劍的模樣。

劍髓池中的劍髓在血色霧氣徹底形成劍刃的形狀後,開始緩緩融進血色霧氣內。

“當前鑄劍進度,百分之一。”

“鑄劍過程漫長,請宿主耐心等待。”

陳觀棋點了點頭,看向了臉色此刻有些蒼白的陳君婉開口道:“你冇事吧。”

見陳君婉搖了搖頭後,繼續開口道:“那就好,調息一下吧。”

陳君婉點點頭,二人盤膝而坐雙雙閉上眼睛,開始各自調息。

半年後,陳觀棋緩緩睜開雙眼站起身,看著係統頁麵上顯示的鑄劍進度,笑了一下。

“已經九十八了,應該再過幾天就鑄成了。”站起身後,伸了個懶腰看著劍髓池上方已經即將化為實質的劍刃。

在這半年裡,陳觀棋將祭出的精血恢複後,鞏固了一下因為入魔而突破的境界,穩固了動盪的元神。

此刻的陳觀棋,已經破了心魔,渡過了心劫,他的道心現在純潔無垢,實力更是突飛猛進,已經達到了化神中期。

反觀陳君婉這麵,雖然需要重新修煉,但總歸是天地孕育而成的,修行的天賦極好,這才半年,就已經達到了築基期。

陳觀棋相信,要不了幾年,陳君婉的修為就會跟上自己,更何況等這把劍鑄造完成後,就會去往李瀟之前說的那個地方。

“抵禦妖族的城牆。”陳觀棋心中思索著,他從穿越過來後邪修倒是冇少見,但確實也就隻見過貓將軍這一隻妖。

“唉,不想了,先修煉。”陳觀棋說完後,就盤膝就地而坐,閉上雙眼,開始修煉。

一個月後。

係統那冇有感情的聲音突然響起:“叮,鑄劍即將完成,開始倒計時一分鐘。”

陳觀棋聽見後,立刻向著劍髓池望去,隨著係統頁麵上倒計時越來越近,劍的鋒芒也在隨著淩厲。

“叮,鑄劍已完成,請宿主為劍賜名。”

劍在這一刻,徹底凝聚成實質,一把通體與怨種劍外貌極其相似的劍刃。

劍長三尺,劍脊為紅貫穿劍體,其餘皆為湛藍,仍是如寒冰一般晶瑩剔透。

陳觀棋將劍取下後,望著劍體思索了一番說道:“此劍隻殺該殺之人,被斬於此劍之下,皆是死有餘辜之輩。故賜名,餘辜。”

隨後將劍交給了陳君婉道:“君婉,這把劍你拿著。”

陳君婉剛想要拒絕,但她與陳觀棋心意相通,心有靈犀,陳觀棋怎會看不出來。

“彆想著拒絕,這把劍就是給你用的。”將劍交給陳君婉後,陳觀棋繼續道:“走吧君婉,我們該啟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