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65章 是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65章 是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黎元明看著場中的二人,立刻對著莊樹說道:“宗主師兄,這就是那位劍仙。”

莊樹點了點頭,立刻起身說道:“仙靈宗宗主莊樹及眾長老拜見劍仙。”

說完後,一眾人立刻行禮,但是許山和寧馨二人卻是遲遲未動。

看著場中被稱為劍仙的男子,其身上傳來的那種熟悉之感,讓二人有些猶豫。

而場中的弟子在宗主以及其餘長老拱手作揖之時,各個交頭接耳,議論著。

“那個就是劍仙啊。”

“是啊,旁邊的女子真是漂亮啊。”

“想什麼呢,被劍仙抱在懷裡,絕對是劍仙的道侶啊……”

待眾位長老起身後,陳觀棋拱手作揖道:“逍遙峰寧馨親傳弟子陳觀棋,拜見宗主及各位長老。”

此話一出,所有人在這一刻被震驚住,而寧馨和許山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寧馨眼神之中的震驚讓她聲音顫抖的開口道:“許師兄,是我聽錯了嗎。”

許山也是充滿震驚的回道:“我也聽到了。”

場下的一眾弟子,更是震驚的相互之間傳遞著悄悄話。

“他說他是寧馨長老的親傳弟子,真的假的。”

“我也聽見了。”

“我聽說他不是在繁城被化神老怪殺了嗎……”

陳觀棋看著這一幕,嘴角勾起一個好看的弧度開口說道:“師尊,許叔,好久不見。”

許山在聽見這句話後,眼神之中露出欣慰之色,看向了寧馨後,點了點頭。

寧馨立刻飛身來到比武場中,一步一步走到陳觀棋的麵前,不可思議的說道:“真的是你麼。”

陳觀棋嘴角帶笑點了點頭道:“師尊,是我。”

雖然紅綢緞遮著眼睛,但仍能感覺出來,此刻麵對寧馨的他,很溫柔。

看著麵前滿頭白髮,眼睛上蒙著紅綢緞的陳觀棋,不禁伸手摸了摸他的臉,他的白髮,眼神之中充滿了心疼之色。

“這些年,你都去哪了。”寧馨悠悠開口問道,陳觀棋笑了笑道:“師尊,等回去我再和你細說。”

見寧馨點了點頭後,從納戒中拿出了裝著俞婁骨灰的盒子,而後對著觀戰台道:“請問你們哪位是葛逢長老。”

觀戰台上的莊樹及一眾長老紛紛望向了一名臉上帶著瘮人傷疤的中年男子。

葛逢有些不解的開口道:“我是。”

陳觀棋在知道是誰後,便來到了葛逢麵前,將盒子遞到他的麵前道:“葛長老,這是愈婁師兄的骨灰。”

葛逢在聽見愈婁的名字時,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陳觀棋說道:“你說這是誰?”

“這是愈婁師兄的骨灰,他……”

葛逢在聽完陳觀棋講完愈婁的事情後,悲痛欲絕。

“愈婁師兄臨死前讓我給你帶句話,他說弟子不孝,在外殺孽太多,無顏麵對您老人家。”

葛逢聽完愈婁的遭遇後,心裡悲痛萬分,開口道:“我就說他怎麼還冇回來,這個傻孩子,師傅隻要你平安就好啊。”

陳觀棋看著自說自話的葛逢開口道:“葛長老,請節哀。”

葛逢擦了擦眼睛後,對著陳觀棋說道:“謝謝你。”而後又轉過身對著莊樹說道:“宗主師兄,師弟先去安葬弟子了。”

見莊樹點了點頭後,葛逢鞠躬道謝,而後轉身飛走了。

葛逢走後,陳觀棋對著一眾長老拱手作揖道:“宗主,各位長老,弟子先和師尊走了。”

莊樹問道:“你不參加?”陳觀棋搖了搖頭道:“弟子已經是化神後期的修為了,就不和各位師兄們搶試煉之地的名額了。”

而後便回到了寧馨的身邊,寧馨對著宗主拱手作揖道:“師妹先行告退。”

莊樹點了點頭後,陳觀棋抱起了陳君婉,和寧馨飛回了逍遙峰的聽風院。

落地後,陳觀棋將陳君婉放下,三人圍坐在石桌旁。

寧馨看著陳觀棋悠悠開口道:“你這些年都去哪兒了,你的眼睛又是怎麼回事。”

陳觀棋笑了笑說道:“繁城那天……”

“……”

“……”

“之後我算時間差不多到了,我就帶著她回來了。”

寧馨聽完陳觀棋這麼多年的經曆,以及遭遇後,臉上不由得出現心疼之色。

隨後看向了陳君婉說道:“那她,就是你那把劍。”

陳觀棋點了點頭道:“對。”寧馨則是打趣道:“剛開始還以為她是你的道侶呢。”

陳觀棋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說過,我隻喜歡師尊你。”

寧馨剛要說話,陳觀棋卻繼續道:“師尊,喜歡你是我的事,你再怎麼說也是一樣的。”

“我知道我們之間冇有結果,你也無需有什麼心理負擔。我隻是想向你傳達我的心意,僅此而已。”

寧馨聽後點了點頭道:“那就好。”

陳觀棋笑了笑,拿起腰間的養劍葫蘆,猛喝一大口酒後,抬頭望向天空,思緒飄離。

自李瀟消失後,他便明白,他與這個世界上的東西註定無緣。

他知道,即使他短暫的擁有,最後也會離他而去。

他明白,最後自己會回到原世,所以這個世界的東西他不會強求。

他喜歡的,會表明心意,但絕不會去爭取。

他明白,他絕對不能在這其中迷失,他必須回到原世,他的家人還在等他。

自李瀟消失的那天起,他的心便已經成長,不再是以前那個任性,喜歡耍無賴的少年。

陳觀棋的眼神之中帶有一抹悵然,而後想起了什麼,再次猛喝一口酒,嘴角含笑的望著天空,溫柔至極。

夜裡。

陳觀棋睜開眼看著眼前的靈寵蛋,眼神之中出現不解之色。

這兩年中,他一直都在催化,可卻一直都冇有什麼進展。

“難道是我的方法錯了?”

百思不得其解,就在想要放棄時,突然蛋上開始出現一道道裂痕。

陳觀棋眼中一亮,目不轉睛的盯著它的裂痕越來越多。

過了十幾個呼吸後,突然一隻小狐狸,頂著蛋殼探出腦袋看向陳觀棋。

在見到他的一刻,小狐狸狂喜,連忙將頭上的蛋殼甩落後,躍進陳觀棋的懷裡,親昵著。

第二日。

陳觀棋抱著小狐狸與陳君婉走到了寧馨的麵前。

將小狐狸放在桌子上後,陳觀棋開口道:“師尊,這個小狐狸就送給你吧。”

寧馨看著麵前的小狐狸額頭上的那抹紅色九尾印記開口道:“這是九尾天狐,是神獸,你從哪弄的。”

陳觀棋笑了笑而後又拿出了碧綠色的養劍葫蘆和那顆丹藥開口道:“這是我為你尋的養劍葫蘆,這顆丹藥我不知道有什麼作用,一併都送於你。”

寧馨眉頭微微一皺道:“那你呢?”陳觀棋仍是笑笑道:“它們於我無用,而且師尊你常年孤身一人,有這個小狐狸與你陪你作伴,總歸不會太冷清。”

寧馨心中欣慰道:“謝謝你,觀棋,有心了。”

陳觀棋搖了搖頭道:“我早就說過,你我之間,無需謝字。”

而後繼續說道:“我去找師兄他們。”

寧馨點了點頭後,陳觀棋便起身去往了林平之的住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