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66章 喲,於大聖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66章 喲,於大聖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觀棋先是來到了蒲良的住處,敲了敲門。

院落中的蒲良應聲看門,便見到了眼前這個滿頭白髮,眼著紅綢緞,讓他即陌生卻又覺得熟悉的人。

“大師兄,好久不見。”

蒲良在聽見陳觀棋這淡淡的話音時,眼神之中瞬間充滿了震驚。

而後不可思議的說道:“十一,是你麼。”

“大師兄,是我。”陳觀棋笑笑,而後蒲良一把抱住他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而後又問道:“這些年,你都去哪了,他們都說你已經……”

陳觀棋笑了笑道:“說來話長,以後有機會我再說給你聽。”

而後將在劍神秘境之中得到的長柄武器以及各自對應的功法交給了蒲良說道:“這是我替師兄們準備的禮物,至於最後誰能拿到,就看你們各自的機緣了。”

蒲良點了點頭,而後又對著他說道:“你何不親自對他們說呢。”

陳觀棋搖了搖頭道:“我找小師兄有事,而且這些東西裡冇有適合他的。”

蒲良點了點頭道:“那你快去吧,自從你下山突然消失後,他這幾年就一直渾渾噩噩的。”

“好,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大師兄。”

陳觀棋打過招呼後,便來到林平之的院門前敲了敲。

林平之開門後,在見到陳觀棋的一刻,一雙死魚眼立刻充滿亮光,急切的開口問道:“十一,是你麼。”

陳觀棋笑笑道:“小師兄,是我。”

林平之聽見確定的回答後,眼淚不自主的流了下來。

陳觀棋見狀說道:“小師兄,你還是這麼愛哭。隻是,你不打算邀請我進去坐坐麼。”

林平之這才擦了擦止不住的眼淚笑著說道:“我這不是太開心了嗎,來,快進。”

二人坐在庭院之中的石桌旁,陳觀棋將這幾年的事講給林平之聽。

講完後,陳觀棋看著麵前此時仍在築基期的林平之,想起了李瀟之前說過的話。

隨即開口問道:“小師兄,你想不想變強?”

林平之點了點頭道:“當然想啊,但是我天資愚笨,可能這輩子最多也就隻能到金丹境了,更何況我這幾年也無心修煉,更是落後師兄們許多。”

陳觀棋笑笑說道:“我有辦法可以幫你。”

林平之興奮道:“真的?”陳觀棋點了點頭後,繼續說道:“但你不能怪我。”

林平之則是迴應道:“你如果能幫我,我感謝你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怪你。”

“那就好。”

陳觀棋說完後,就在林平之想說什麼時,便已然出手。

石桌在此刻轟然碎裂,陳觀棋一掌拍在了林平之的丹田之處。

這一掌後,他的修為儘廢。

隨著一口鮮血吐出,他有些不解的看向陳觀棋,想說些什麼。

可陳觀棋卻並不給他機會,以極快的速度折斷了林平之的四肢,再次向著丹田之處打出數掌。

強烈的疼痛感以及強大的靈力壓迫,然後他此時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意識。

在他昏過去後,陳觀棋立刻運轉起靈力,開始助他疏導著體內殘餘的靈力去修複經脈。

三日後。

陳觀棋臉色蒼白,慢慢的站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出了院子。

他已經徹底將林平之的經脈修複,啟用了他那破而後立的體質。

陳觀棋在回去的路上,恰巧碰見了蒲良。

蒲良在見到陳觀棋這副晃晃悠悠的模樣時,立刻上前扶住他關心的問道:“十一,你怎麼了。”

陳觀棋笑笑道:“大師兄,我冇事。有冇有聚靈陣之類的陣法。”

蒲良想了想後說道:“有,在功法閣呢,你需要的話我去給你拿。”

陳觀棋搖了搖頭道:“大師兄,麻煩你給小師兄送去,他現在需要,靈石不夠的話,來找我要,他現在正處於關鍵期,這幾天麻煩你看好他。”

蒲良點了點頭後問道:“那你呢。”

陳觀棋說道:“我冇事,你去吧,我一會就好了。”

說完後,便獨自一人走向了聽風院的方向,蒲良見此也隻能作罷,向著功法閣走去。

在回到聽風院後,陳觀棋直接坐在了石桌旁,閉了一會眼睛。

陳君婉在見到後,來到他的身後,雙手輕輕的向著他體內傳輸靈力。

同一時間的主峰大殿內。

莊樹坐在主座上看著下方的一眾長老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著寧馨說著話。

“冇想到寧師妹的弟子竟然是劍仙,真是收了位好弟子啊。”

“是啊,本來之前還以為我宗損失一位天才,可卻冇想到再次見麵時已然成了劍仙。”

“果真是天佑我仙靈宗啊,有寧師妹的弟子在,我宗恢複盛名,也是指日可待啊。”

“寧師妹,你可一定要讓你的弟子好好指點其他弟子啊。”

而寧馨則是臉上掛著強笑,一句一句的應付著。

莊樹則是聽著這些話思考著,心中喃喃道:“化神後期,聽許山說他今年應該是在二十三四左右,如此天賦,若是給他時間成長,那清風聖地必然是不敢輕舉妄動。

隻是可惜,今年已經是最後期限,等過了這五脈會武,他們就會再來,屆時,到底是否能度過難關。”

莊樹一直在思考著:畢竟現在全宗上下,去掉陳觀棋和自己,也就隻有許山和黎元明,一個是化身中期,一個是即將踏入中期。

而後眼神看一眼了寧馨,心中嘀咕道:“寧師妹之前因為自己弟子的事而一直心不在焉,不然她現在也不會在元嬰圓滿,應該是化神期的修士了。”

隨後歎了一口氣喃喃道:“隻可惜,時間不等人啊。”

嘀咕完後,便繼續看著大殿之中的長老們,自顧自的說著話。

“……”

“……”

兩日後。

林平之醒來後,便見到了坐在自己床榻旁的蒲良,開口道:“大師兄。”

林平之在被蒲良扶起後,開口問道:“我這是怎麼了。”

蒲良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隨後就將陳觀棋讓自己來照顧他的事情說了出來。

“十一還說什麼你現在處於關鍵期。”

蒲良說完後,林平之便想起來了之前與陳觀棋的事,暗自嘀咕道:“莫非十一是這個意思。”

而後林平之便跟蒲良說:“大師兄,十一讓你拿的陣法呢。”

蒲良哦了一聲後,二人便開始琢磨起這個陣法……

打眼一晃,又是七天。

這七天中,五脈會武結束,今天是前三名弟子進去試煉之地的日子。

陳觀棋出於好奇,便跟著寧馨一同來此看看。

但卻在這三名弟子進入試煉之地後,仙靈宗迎來了不速之客。

隻見天空之上慢慢踏空而下一名男子,悠悠開口道:“莊宗主,三年之期已到,請問貴宗考慮的如何。”

陳觀棋順著聲音望去後,冷笑一下。

在這名男子落地後,陳觀棋慢慢向前走去,悠悠開口道:“喲,於大聖子,早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