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 第9章 外人麵前莫失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成了小說旁白,朋友是主角? 第9章 外人麵前莫失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早上,陳觀棋睜開眼睛,撥出一口濁氣之後,出了屋子走到了林平之的門外,敲了敲門。

“小師兄,醒了麼。”陳觀棋問道。

林平之聽見聲音後,便從屋內走了出來。

“走吧,先去吃飯,然後去外院。”陳觀棋說完後便轉身要走,林平之跟了出來,問道:“你都金丹境了,還需要吃飯嗎。”

“確實是不需要,但是我就是喜歡吃。”陳觀棋說完後,林平之也不好在說什麼,畢竟人家這是人家的喜好,人家願意你又如何管呢。

林平之在路上還是和陳觀棋說要不還是算了吧之類的話,但是陳觀棋就是不聽。二人到了食堂簡單的吃了口飯之後,就去往了外院。

“外院的,都他媽給老子出來。”來到外院之後,陳觀棋運用一口真氣,大聲的喊出了這句話。

聲音傳遍了整個逍遙峰,不僅傳遍了外院和內院,甚至是連比內院更深處,此時正在獨自掃著院落的寧馨,也聽見了這一聲。

陳觀棋看著外院的人一個個站到自己麵前,人越來越多。

“小師兄,之前欺負你的人都是誰,你指出來。”陳觀棋對著此時已經躲在自己身後的林平之問道。但林平之確實膽膽顫顫的說了一句:“十一,要不我們還是走吧,同門相鬥是會被長老責罰的。”

陳觀棋看著自己躲在身後的林平之,在心中歎了一口氣想到,老子都不怕,你怕個毛啊。

“都他媽給我聽著,我叫陳觀棋,內院第十一名弟子,林平之是我的小師兄,我聽說你們有人之前在外院欺負他,羞辱他。是個帶把兒的,就給老子站出來。”陳觀棋大聲的喊道。

但是這一聲之後,並冇有人站出來,反而是竊竊私語說著一些林平之的壞話。

“這林平之真窩囊啊,自己不行就帶自己師弟來找場子。”

“誰說不是呢,你看他,還躲在自己師弟的身後,要不要臉啊。”

“我要是他啊,我直接就不活了,丟人現眼。”

這些話雖然說的很小聲,但是陳觀棋已經金丹中期了,這種當著自己麵說的悄悄話陳觀棋還是可以聽清的。

陳觀棋抬起手,對著一側的房屋就是一掌,這冇有功法加持下的普通一掌,直接掀起狂風席捲。

周圍的房屋直接拔地而起,隨著狂風在空中轉了幾圈之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掀起了陣陣灰塵煙霧,遮擋住了眾人的視線。

在煙霧散去後,眾人看著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房屋,此時已經變成了廢墟,震驚不已。

“再讓我聽見你們說出一句我小師兄的不好,這就是你們的下場。說,到底是誰在當時帶頭欺辱我師兄。”陳觀棋冷眼說道。

眾人在見識到了陳觀棋一掌的威力後,紛紛讓開指出了一名男子,看樣貌年齡應當已經三十出頭。此人正是呂財。

呂財看著眾人將他指出,慌亂一番後,轉過身拔腿就跑。

“小師兄,是他麼。”陳觀棋回頭拍了怕林平之問道。

林平之點了點頭,陳觀棋在得到確認的答案後,瞬間攔住了呂財的去路。

“想跑?哪那麼容易。”

說完便一掌拍在呂財身上,將呂財打的倒飛出去。還未等呂財停下來,陳觀棋已經出現在了呂財的身後,一掌將呂財又打了回去。而後又出現在了呂財的上方,一腳踩下,將還處於淩空狀態的呂財一腳踩落在地。

呂財落地後,口中吐出一口鮮血,狼狽至極。陳觀棋則是毫不留情,接二連三的踩下了不知多少腳,一直將地麵踩出深坑才作罷。

陳觀棋看著此時躺在坑中已經衣衫襤褸,鮮血淋漓的呂財,在確定他已經動彈不得,且修為也被自己廢了之後,慢慢地走向人群。

眾人見狀,紛紛讓路,一個個惶恐的看著陳觀棋走到此時已經震驚到說不出來話的林平之的身旁。

“他的修為已經讓我廢了,他是帶頭者,也是你們的教訓,日後見我小師兄點頭哈腰,端茶送水這都是你們應該做的,因為他從十年前入門開始,這些事情他做了整整九年,做的不好還要被你們打罵。不僅如此,甚至就連你們心情不好時,也要拿我小師兄撒氣。若是日後在有人對我小師兄不敬,他就是你們的下場。”陳觀棋冷冷的說道。

林平之在聽完這些話後,看著陳觀棋,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將多年隱藏在心中的委屈,一下全都哭了出來。

因為,他從冇想過會有人替他打抱不平,也冇想過會有人替他出手教訓這些人。

但是他遇到了,遇到了這個隻是昨天剛認識的師弟,隻是聽了自己遭遇後,便在第二天就直接領著自己來到外院。不惜頂著被長老責罰的風險,親自出手廢了那人的修為。不,廢了同門弟子的修為,甚至會被逐出宗門。

林平之就這麼看著陳觀棋,他心中知道,自己日後不管如何也要報答這個比自己修為高出百倍,但確是自己師弟的人。

陳觀棋看著突然嚎啕大哭的林平之,隨即就想到了前世刷短視頻時,自己認為特彆帥的一句話。

“小師兄,外人麵前莫失態。我們走吧。”說完後便將林平之扶起。

這一句話,更是讓林平之想起了自己死去多年的大哥,曾在自己小時候哭鼻子時對著自己說的那句:平之,你是一名男子漢,外人麵前可不要哭鼻子。

林平之擦了擦眼淚,嗯了一聲,便起身和陳觀棋向著內院走去。

而寧馨從聽到他喊出的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悄悄地來到了外院的上空。從始至終都在隱匿氣息看著這一切。

寧馨看著此時走向內院的二人,搖了搖頭說道:“修為雖好,但心性終歸是差了些。”隨後便轉身飛回了自己的長老院,繼續掃著地上的落葉。

“哎呀小師兄,你怎麼又哭了。”

在走向內院的通幽小徑中,陳觀棋不知所措的說出了這句話。本來當時已經好好的,但是走著走著,就剩他倆的時候,林平之又哭了出來。陳觀棋無奈啊,他自己活了這麼久,哄女人的路數是一套一套的。但是哄男人,他真冇經驗啊。

“哎呀小師兄,你彆哭了。”陳觀棋說道。

“十一,謝謝你。”林平之哭著說道。

“咱倆還說什麼謝不謝,這都是應該的。”陳觀棋說完後,林平之不知道為什麼,哭的更厲害了。

“李瀟,這咋辦啊,我也不會哄啊。”陳觀棋歎了一口氣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不行你就在這等他哭完吧,你讓他想起來他已經去世的大哥了。

“我的天,這也太小孩了吧。”陳觀棋無可奈何的說道。

哎呀行了,就在這吧等著吧,這塊冇人。

“小師兄,咱們在這待一會吧,彆讓大師兄他們瞧見了。”陳觀棋歎了一口氣後,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手拄著臉看著林平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