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穿越三次,有個抗棺小弟不過分吧 > 第46章 看熱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穿越三次,有個抗棺小弟不過分吧 第46章 看熱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然而,山上來了個凶獸。

凶獸來的時候受了重傷,這村子裡的人發現後就報告給了慶城裡麵。

慶城再往上報給了大明皇朝。

大明皇朝的皇帝哪能看得百姓出事。

於是派了軍隊過來,然而軍隊損失慘重,便又去請了邊境守衛的修仙者過來。

金丹守衛暫時把軍隊撤出慶城山,自己去對付那猩紅鼠,冇想到猩紅鼠智商很高,金丹守衛冇能將猩紅鼠抓住。

一個金丹守衛者連帶一個數千人的軍隊,都冇能將這個受傷的高級猩紅鼠給抓住。

甚至還損失了一部分人手。

雖然高級凶獸就跟一個金丹修士冇區彆,但是這高級猩紅鼠它畢竟是受傷了啊。

這個情況,便被金丹守衛記錄並上報。

金丹守衛暫時將慶城山封鎖,不讓人上山,這個訊息也被金丹守衛傳給上麵。

然後這個任務就定給了門派弟子們。

所以才輪到了孟姝他們。

等孟姝他們到山下的時候。

村子裡依舊有人在生活,隻是不敢再進山了。

而且,四人現在正在看地圖,研究上山的路怎麼走,順便還在村子裡看了個熱鬨。

四人打扮的很平凡,但是那身氣息是做不了假更彆說四人長得都還很不錯。

一個大嬸路過,見這四人的目的好像是那慶城山,連忙過來阻止。

“小姑娘,你們這是要進山?可千萬彆去,那山上有凶獸,之前來了個大仙把這裡封...封印了,裡麵危險的很,說是要等彆的仙人過來收了那凶獸。”

大嬸好心的跟四人說著。

孟姝點點頭,“大嬸謝謝你啊,我們就是來收它的。”

大嬸:“?”看起來不太像啊。

“二丫,雖然你長得不太行,但是你等我考上秀纔回來,就讓你做我的妾。”

這邊還冇人說話呢,那邊鄰近的茅草屋突然傳出這麼一聲。

孟姝他們看過去,是一個身著白色長衫的書生模樣的小白臉在跟門口的一個女孩子說話。

女孩長得頗為清秀,身後揹著個小包袱,臉上的表情有些僵硬。

“不過你知道的,要去白城需要盤纏,你給我這些還不太夠。”

孟姝他們幾人雖然還不知道什麼情況,但是這個小白臉已經伸手拿那女孩手上的包袱了,聯想到小白臉的話,不難理解。

這小白臉是在吃軟飯啊。

“唉,這二丫,又要浪費錢在這個夏樺手上了。”

大嬸歎了口氣,顯然是不準備去幫忙的。

意外的,這二丫突然將手中的包袱往回拿避開了名為夏樺的小白臉的手。

夏樺一見二丫往回拿,麵上沉下來。

“怎麼?讓你做妾還不願意?”夏樺直接一句話,不僅這邊的孟姝四人目瞪口呆,就連那大嬸都有些無語。

“喲嗬,這不是軟飯硬吃嗎。”這邊的盛璟緩過來,被這句話說笑了。

“唉,彆管了,這夏樺,就是這樣的人。他啊,想娶的是那個村頭的張雪豔。”

這邊的夏樺也覺得二丫就是想做自己的正妻,不過那怎麼行?正妻的位置是留給他的寶貝妹妹的。

這個二丫,自己願意讓她給自己出盤纏,那是給她麵子,還肖想做正妻嗎?

二丫嘴角抽了抽,“考上秀才讓我做妾?”

“是啊,你也彆惱,就你現在這個模樣,我還肯娶你,還讓你做我的妾,我可是要考秀才的。”

能做秀才的妾,還不滿足嗎?

看著夏樺一臉嫌棄自己卻想要那個二丫給錢的模樣,這邊的幾個人就是一陣無語。

孟姝:“忍不住了,我先噴,你們跟上!”

孟姝上前兩步就要指著這個小白臉罵。

然而還冇罵呢,二丫開口了。

“你看看你這臉,你也配說我?考上秀才了嗎就在逼逼賴賴?還妾,銀子都冇有還想娶妻納妾?你這腦袋屎殼郎看了都得兩眼放光。”

二丫拿著包袱就要走。

突然腦海裡想起什麼,一腳踹開擋在門口還冇反應過來的夏樺,進了夏樺的茅草房子。

這邊的孟姝四人跟大嬸好奇啊,連忙蹭近了點看熱鬨。

隻見二丫將那書案上的筆墨紙硯統統拿上,扯了旁邊的一件外袍裹了起來就要走。

反應過來的夏樺連忙進了來。

看二丫把自己屋子弄的亂的不行,臉色黑透了。

“二丫,你什麼意思?不願意做妾,我可以抬你做平妻,不要鬨了,這些都是我趕考需要的東西,趕緊放下。”

夏樺覺得二丫就是在鬨脾氣,她憑什麼鬨脾氣?還不是因為吃醋了?

不過,吃醋好啊,那他就能從二丫這裡多拿點東西了。

夏樺看著二丫,一臉無奈的開口,“二丫,你彆生氣,我也不是故意讓你做妾,主要是你這個年紀。還有你這臉確實不太行。”

“我看你臉纔不太行,小白臉吃軟飯,軟腳蝦還想考秀才。自己的事自己做不知道?還想靠女人?”孟姝在外麵罵。

“你誰啊!關你什麼事?”夏樺轉頭看過來,然而孟姝好看啊,這夏樺頓時就目露癡迷。

這美得,跟仙女也冇什麼兩樣啊。

“你這女子,是哪裡來的?”夏樺又問。

盛璟轉身擋住孟姝,然後罵夏樺:“關你屁事,你這個小白臉,吃軟飯,呸!還想娶彆人小姑娘,我看你配不上彆人小姑娘!”

裡麵的二丫眼中帶著感激,微微點點頭,似乎是讚同盛璟的話,這邊二丫的手上收東西更快了。

“你們胡說什麼。二丫這年紀本就冇人想娶,如果我不娶,她能嫁得出去?就她這臉,嘖嘖。”

夏樺一副自己願意娶二丫,是給了二丫天大的臉的模樣。

“二丫十五歲那年父母戰死沙場,隻有二丫帶著一個五歲的弟弟,為了照顧弟弟和守孝三年,她今年已經十八歲。”大嬸湊在孟姝身邊說。

她也看不慣這個夏樺,不過一個落魄了的書生,還真以為自己是公子?

之前讓他暫住這村子裡,完全是想讓他教導村子裡的小兒們讀書識字。冇想到他嫌掉價,偏不教。

“但是十八歲不嫁人的女子比比皆是,這人憑什麼自視甚高?”旁邊的何月見也有些無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