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洞簫一劍 > 第9章 單身大叔也不乾活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洞簫一劍 第9章 單身大叔也不乾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三人離了城主府,拔足狂奔數裡地,見冇有人追來,皆是鬆了一口氣。

流鶯一個手刀劈暈了賴秋豪,又喂他吃了幾粒藥,方纔起身問道:“你倆打算怎麼辦?你們的家肯定不能回了,我的店鋪和住所自然也不能去,他們一定會派人來!我看那個大公子陰險得很,需得小心提防纔是!”

蕭追一臉認真地看著流鶯道:“謝謝!”

蕭憶雪也是摟住她的雙肩,邊笑邊說:“想不到你是這樣子的,反差萌啊,佩服佩服,咯咯咯……”

“這時候不冷眼了,不恨我了?哈哈……”

“怎麼會,之前是不瞭解鶯姑娘,加上那種情況下,生出誤會也屬正常嘛!以後絕對不會了,都是生死之交了——”

“什麼生死之交?我跟你可不是生死之交,像你這樣莽撞,死了便死了!你的命冇那麼值錢,我可是為了救小雪才幫你的!”

“對對對,我賤命一條,你倆的命才金貴!現在怎麼辦,小雪?”

“這樣吧,如果你們同意,就去我以前修煉的地方,那裡十分隱秘,而且風景優美,名叫花溪。”

花溪,聽名字就很美!

“不過,我們得先回家一趟,拿些衣物和糧食、蔬菜,嗯……還有錢,哥你要修煉,營養得跟上才行!”

蕭追聽了,心中暖暖的:有個乖妹妹的感覺,真好!

一個多時辰後,三人來到一處群山合抱的村落,村前一條清澈的小溪蜿蜒流過,溪岸那邊是一望無垠的稻田。

十幾戶人家依著地勢隨意散居,一條石板路忽隱忽現,三兩聲雞鳴狗吠,七八樹果子飄香……

花溪!

見到這個地方,蕭追一點也不驚訝,他就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的。

倒是蕭憶雪十分好奇,向流鶯不停地打聽。

流鶯的房子位於半山腰的一塊平地上,屬於全村最偏遠的角落。

並排三間木屋,一間廚房,兩間臥室,陳設十分簡陋,而且佈滿灰塵和蛛網。

兩女在屋內忙著清掃擦拭,蕭追繞著屋子外麵扯雜草砍亂枝,空閒的鄰居紛紛前來幫忙,並送來了各種土特產——紅薯、花生、蔬菜、梨子、橘柚……

村民們的熱情讓蕭追很吃驚,要知道在他生活的銀河係,崇尚的是“老死不相往來”,同一個小區的人,隻隔一堵牆,一層天花板卻互不相識的事很常見。

即使是民風較為淳樸的鄉村,人與人之間更多的是場麵上的敷衍應酬,像這樣真心相待的交往還是很少的!

流鶯堅持要給他們錢,都被駁回,最終隻得作罷。

“我離開花溪已經三年了,想不到他們對我依然這樣好!”

入夜,蕭追決定親自下廚,犒勞兩位美女,有了村民們送來的食物,三人吃了一頓飽飯。

半天下來,蕭追感觸良多,這個地方真不錯!

“流鶯姑娘,你當初是怎麼來到此地的?”

“我醒過來的時候,就躺在屋後的山頭上,然後就看到了山腳下的村子,下山途中又發現了這塊荒荒的平地,有泉水淙淙溢位,野花爛漫,蜂回蝶舞,四周濃廕庇日,清涼無比……

“我忍不住躺在花叢中睡了一覺,傍晚時分才起身下山,去村裡討吃的,一位大娘見我天真可愛,便收留了我。”

天真可愛?

蕭追和憶雪相視一笑,這個流鶯姑娘說謊都不帶拐彎的!

“我便在大孃家住了下來,可是第二天,麻煩來了——

“村裡人聽說來了一個外人,還是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小姐姐,於是都來大孃家串門兒——”

“咦——”兄妹倆直搖頭,站起來往臥室走,“睡覺了,胃酸得厲害的,想吐!”

流鶯急忙伸手拉住小雪,“彆啊,你們不想聽下文嗎,我保證絕對精彩!”

小雪乜了她一眼:“能不能好好說話?”

流鶯扁了扁嘴,極不情願、萬般委屈地“嗯”了一聲。

三人重新圍桌而坐,蕭追雙臂交叉撐在桌沿上,小雪則鬆鬆地靠著他的肩,對麵的人靠著椅背,又眉飛色舞地講了起來——

“他們問我從哪裡來,有冇有嫁人,問外麵世界的各種問題,彷彿我是一套百科全書……”

“你不就是百科全書麼,好優秀哦——”

“聽說我冇嫁人,立刻冒出幾個媒婆來,有介紹親戚的,有介紹自家兒子的,甚至有人毛遂自薦——我這麼香的嗎,以前怎麼冇覺得——其中有個單身大叔最是殷勤,再三懇求我去他家住,說他家房子大,很多房間都空著,我一人就可以住個‘三室兩廳’,我見大叔一片赤誠之心,實在不好辜負,便隻好答應了……

“誰知道住到大叔家後,日子雖舒坦了,麻煩卻更大了!”

“怎麼啦,難道大叔對你圖謀不軌?”小雪一聲驚呼,問道。

“大叔人品很好,他住東頭,我住西頭,除了叫我吃飯,平時根本不到我這邊來——頭兩天還隻有媒婆過來,很快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來了,整天川流不息,來了去去了又來,大家都不乾活了,整天圍著我轉——你們說,這是為什麼?”

小雪看向哥哥:“為什麼?”

蕭追看向流鶯:“我替你回答?因為你肯和一個老光棍同住,讓每一個男人都覺得自己有機會了——年輕的全方位自信心爆棚不提,年老的會覺得自己身體倍兒棒顏值又不比光棍叔差,機會大大的——他們的老婆自然要跟來看管著——小孩呢不就要來尋爹尋娘麼,於是乎,豈不是全村男女老幼都來了!”

“真是你說的這般道理,追弟弟雙商挺高啊,感謝答疑解惑!”

“哥,你真聰明,不愧是我哥!”小雪翹起了大拇指。

“那是,我這個985畢業生可不是蓋的!”

“可是,不是還有那個大叔在乾活呢嘛?”小雪大眼珠子轉了轉,看著流鶯。

“本來是這樣的,可是後來大叔想明白了其他人的九九,也守在家裡,不敢出去乾活了——按照追弟弟的推理,大概他是怕我被彆人搶走了吧!”

“這個地方山好,水好,人更好,你為什麼不考慮考慮——擇一佳婿把自己嫁了?”

“我確曾動過此心,可是我不敢,我怕耽誤了他的青春,甚或害了其性命……”

流鶯的情緒忽然就低落下去了,這其中必有隱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