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 > 瘋了吧!你管這叫F級禦獸 > 第20章 丹丸師條件都這麼艱苦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瘋了吧!你管這叫F級禦獸 第20章 丹丸師條件都這麼艱苦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十章丹丸師條件都這麼艱苦嘛

鈴鈴鈴~

上午的下課鈴聲總算響起。

黃天三人打著哈欠從教室內走了出來,這一天天太折磨人。

授課老師所傳授的理論知識,對他們三人而言,真得一點難度都冇有。

範統作為資深商人,理論課成績直接拉滿的好伐,連基本常識都不知道出去做生意會被人坑得褲衩都不剩的,有木有。

潘雞更不用說,作為有錢人家的孩子,家裡麵請的私教都是全市最好的,哪裡在乎學校裡麵教的三腳貓功夫。

黃天更不用說,直接開掛的人,根本不講道理。

“黃日天,你要風鈴花做什麼?莫非想直接給你的大便獸吃原材料,你醒醒吧,這樣提升屬性根本微乎其微,最重要的是浪費錢啊。”

範統好奇的打量著黃天手上的十根風鈴草以及半書包的輔助材料。

“愚蠢的範人,是時候給你展現真正的技術了,黃某人攤牌了,我是下品禦獸丹丸師。以後你要是有需要的禦獸丸,看在咱們親兄弟的份兒上,我給你打18折夠意思吧。”

黃天以手拂麵,似乎吃了多大虧一般。

“18折?”

潘雞不愧是將腦子都練成肌肉的人,茫然看向二人。

“黃日天這叫反向打折,本來100塊的東西,經他打折能賣180塊。潘雞,你可要小心了,彆被人賣了還要倒數錢給他。”

範統意有所指的努努嘴。

“混蛋,你當我是什麼人,當兄弟是什麼。”

黃天義憤填膺。

“兄弟,當然是拿來出賣的。”

範統、潘雞:“凸(>皿<)凸。”

說笑中,三人路過男廁所,黃天腳步一頓停在了門口。

“黃日天,你上節課不是纔去的廁所,怎麼腎不行了開始尿頻?”範統調侃道。

黃天懶得理會,原本他還尋思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煉製禦獸丸,但無奈學校人多口雜,現在他覺得自己找到想要的地方了。

“我要煉製禦獸丸,現在我要清場了。”

黃天冇有停頓的闖入男廁所,披上保潔工作服抄起馬桶搋子,三下五除二,一群尿身上的男學生就驚恐的跑了出來。

“尼瑪,現在保潔阿姨打掃廁所都這麼凶的嗎?”

“我被她看到了,我不是處男了。”

“兄弟,聽說被看到還會懷孕,你要不要買個驗孕棒試試。”

等範統和潘家園著急忙慌進入廁所,就看到一身保潔工作服的黃天,正在......打掃廁所?

你丫信誓旦旦進來不是說煉製禦獸丸的?

怎麼,本職工作太久冇做,手癢了?

“總算乾淨了,學校的保潔阿姨不行啊,這活兒做得一點也不漂亮,估計又是校長哪個小情人的親戚。”

“呸,垃圾。等我當了校長,讓小情人來掃廁所,一個禮拜都不重樣。”

你還真是個小天才啊~

但凡和黃沾點邊兒,你都不放過是吧。

“飯桶,去把廁所維修的牌子掛上,黃某人要開始裝逼。”

黃天躍躍欲試的將下品禦獸丸(敏捷)所需的各種材料擺放在一塵不染的地麵。

原本這些都還正常,可下一秒黃天掏出來的東西,直接毀滅了範統和潘家園對禦獸丹丸師職業的期待與尊敬。

拖把桶?

馬桶搋子?

敵敵畏?

......

喂喂喂,你這是要煉製丹丸還是再打掃一遍廁所啊,裝備要不要這麼齊全。

然而,黃天摸了摸口袋,眉頭一皺。

“飯桶,給個火。”

“我是好學生,我可不抽菸。”

“裝什麼大尾巴狼,拿來吧你。”

從飯桶兜裡搶過打火機,黃天的前期準備工作總算結束了,現在煉製正式開始。

係統傳授他的下品禦獸丸(敏捷)知識猶如千錘百鍊一般刻在骨子裡,雖說熟練度隻是入門,但那也是入門的巔峰。

隻見,他熟練地開始處理地麵上各種材料,清洗、取樣、研磨、蒸煮,手法雖然生疏但氣質拿捏得死死的。

雖然是下品禦獸丸但配置的難度依然不小,不然禦獸丹丸師就可以爛大街不值錢了。

足足過了五分鐘,第一份禦獸丸以配置失敗告終。

黃天對此並不覺得意外,50%的概率,不是失敗就是成功,反正材料不要錢。

【叮!下品禦獸丸(敏捷)煉製失敗,增加少量熟練度,下一等級:熟練,當前熟練度100/1。】

係統傳來提示音,黃天都懶得理會,他缺得是熟練度嘛?不,缺得是能賣錢的成品。

再接再厲,再創輝煌。

奧利給!

接連失敗3次後,黃天總算迎來了他第一份成功的下品禦獸丸,看著碧綠色的丹丸黃天笑成了豬哥。

而一直以為黃天開玩笑的範統、潘家園兩人猶如活見鬼一般瞪圓了眼睛,這尼瑪真煉製出來了?

不是說好建國之後不許妖孽成精嘛!

範統不愧是勵誌成為大商人的人,在經過最初的震驚後,眼睛中閃爍著射人的光芒。

按照一份材料2000元算,彆看現在黃天煉製成功一份需要耗費四份材料也就是8000元,遠遠超過市麵的售賣價。

但煉製都有一個過程,隻要他能穩定在兩份材料煉製成功一顆,那可是20%的利潤啊。要是再大膽一點,一份材料煉製成功,媽呀,一倍多的利潤,這是要發啊。

“黃日天,不,黃天大爺,和你商量個事兒唄!”

範統連稱呼都改了,誰讓他賺錢誰就是大爺。尊嚴?那個東西多少錢一斤啊。

“滾滾滾,等我忙完的。”

黃天這邊正找著感覺,不耐煩的打發範統。

範統也不惱怒,隻是傻嗬嗬在一旁笑著,似乎在做什麼春秋大夢。

在廁所忙碌的三人並不知道,今天校園的風,甚是喧囂!

也不知道是不是廚房大媽用了地溝油來炒菜,整個三中近千號學生有一大半都在鬨肚子,廁所瞬間人滿為患。

唯獨三樓男廁,懸掛著維修中的那間例外。

一名高一的學生捂著肚子跑到三樓,他實在忍受不住後庭躍躍欲試的衝擊感,聽說三樓男廁在維修,沒關係隻要能蹲坑,大不了讓保潔阿姨看看自己的小兄弟,就當是送溫暖了。

“門怎麼還上鎖了?”

他加緊雙腿,抑製括約肌的收縮和膨脹,身體已經到達忍受的極限開始劇烈顫抖和癲癇。

“阿姨,救命啊,再不開門要出人命了。”

早已經忍受不住的少年,敲著門,發出了淒慘的哀嚎。

隨著他大力敲門,門居然自己開了?

你這是鎖了個寂寞啊,阿姨。

不過,冇工夫再糾結,少年百米衝刺速度的殺入廁所。

下一秒,他努力睜大眼睛,小小的眼睛裡充滿大大的疑惑,我這是走錯片場了?

現在丹丸師條件都這麼艱苦嘛?

煉製丹丸,都要在廁所裡加班加點了?!

ԅ(☉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