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 > 瘋了吧!你管這叫F級禦獸 > 第26章 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瘋了吧!你管這叫F級禦獸 第26章 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十六章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

“小姐姐,我賣身不賣藝,你一定要憐惜我啊。”

黃天一副貞潔烈女般的神情,好像自己吃了多大虧一般。

方靈:“???”

賣身不賣藝?

啊呸。

我一個黃花大閨女,你想賣我還不想買那。

“黃天,你是不是皮癢了!”方靈柳眉一挑,神色怒然。

同時身後緩緩浮現出一道禦獸空間隧道,一隻神駿青白大鳥發出嘹亮鳴叫,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憤怒,鳥瞳中閃爍著戾氣。

“那賣藝不賣身?額,不然當我冇說,老師,您繼續,繼續。”

黃天看著那隻大鳥渾身遍體生寒,乖乖,自己這是昏了頭。居然敢得罪女人,還是一個井境禦獸師身份的女人。

方靈波巒起伏的36D深深挺起數次,歎了口氣,才覺得自己心中暴虐的氣息平複下來,接著說道。

“你的實力我在禦獸鬥場已經見識過,很那想象你竟然用一隻F級資質的寵獸,1VS7贏了一隻B級,三隻C級,四隻E級陣容的寵獸群。”

“我個人不相信偶然,我隻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所以,隻要你能在接下來一個月將綜合成績維持在前20名內,我會破例將你招收入禦獸天才班,如何?”

按照老爹給方靈設置的禦獸天才班錄取標準,除了文化課成績達標之外,寵獸等級也是有明確下限的。

最差不能低於D級,倒不是方誌山不想將下限再提高一些。

奈何三中今年滿打滿算也才招收了17名C級資質以上的優秀學員,不找一下D級做替補,連最基本的20個天才班名額都湊不齊。

這是方誌山的意思,但在重點大學就讀的方靈並不這麼想。

人永遠比寵獸資質更為重要,起碼杯境中B級資質以下是這樣。

B級資質以下的寵獸擁有明顯的短板,或許在某一方麵甚至超越B級、A級寵獸。但足以致命的短板,讓它們發展前途受到很大程度的限製。

這就像一個偏科學生和真正學霸之間的距離,或許你有一科能與他相提並論,但總分一算下來,你可能相差的就是專科和重點大學的距離。

所以,C級、D級、E級、F級在方靈看來,杯境之間的差距並冇有拉開太多。

甚至有時以弱勝強,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的。

當然,這個言論隻針對杯境層次的寵獸。

等寵獸突破至井境,那將是徹底拉開分水嶺的等級,寵獸資質所帶來的增幅會以肉眼可見的階梯,出現斷層。

方靈這邊給足了黃天麵子,但黃天此刻根本冇時間理會對方,因為新的係統提示音出現。

【任務:被人慧眼識珠?不不不,你要揮動小手掌狠狠啪啪打臉,才能讓不知輕重的凡人,看清楚他們與掛逼的差距。在一個月的禦獸天才班考覈中大放異彩,係統根據宿主完成度發放獎勵,當前完成度:0%】

【完成度獎勵:0%,恭喜你重歸普通班;10%,火種少量熟練度;50%,鼻涕獸力量 3%;70%,鼻涕獸排泄速度 10%;90%,大量精神力;100%,爆種丸 1。】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係統獎勵太優越,這次任務明明時間跨度和任務難度都很苛刻,獎勵卻是一般般。

除了什麼都不做以外,完成度越高的獎勵似乎並冇有那麼讓人心動。

不過,白給的係統獎勵,不要白不要。

蚊子腿也是肉啊。

至於眾多完成度獎勵中,黃天毅然決然的選擇了爆種丸,雖然這東西很厲害但真不是他有多需要,單純是強迫症犯了,喜歡滿格完成度而已。

既然決定認真參加考覈,那該有的獎勵和意外之財,可不能少。

“方老師,你說有冇有這麼一種可能,我的綜合成績,直接拿個第一?”

方靈細細打量了一眼黃天,認真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幽默,拿第一?倒數第一嗎?”

黃天牛脾氣也上來了,不忿道。

“你就說我要是拿了第一咋辦?”

方靈搖了搖頭,但學生有積極性是好事兒,雖然在她看來黃天獲得第一和世界和平是一個層次的難度。

“這是一枚毒箭蛙的異獸妖丹,如果你能獲得綜合成績第一,它就是你的。”

黃天在看到異獸妖丹的瞬間,眼睛都冒了綠光。

毒箭蛙可是屬於杯境中極難對付的一種異獸,而它的妖丹自然也水漲船高,價值足足15萬。

坑人拐賣金腰帶,古人誠不欺我。

這都比他辛辛苦苦煉製禦獸丸來得賺錢。

分分鐘十幾萬收入。

“感謝老鐵的打賞!”

說著,黃天居然不要臉直接想將異獸妖丹收入囊中。

但井境的方靈身體早就經過精神力的滋潤,雖然趕不上異獸但比之普通人卻要強上不少。

一個扭身,輕鬆收回異獸妖丹。

“等你真的拿到第一再來找我吧,綜合成績可是包括文化課考試的,現在,你還是乖乖回去上課吧。”

“遲早都是我的。”黃天握了握拳頭,轉身準備回教室。

文化課考試?

不是我針對同學,我的意思是全國範圍的高三,都特麼是垃圾!

係統在手,就是這麼自信。

此時,方靈突然轉身,似乎想起了什麼眼中滿是狡黠的光芒。

“啊,有個事兒忘記通知你了。你現在出名了,被禦獸鬥場列為黑名單人物,想參加實戰或許要交很多保證金吧。”

黃天聽聞如遭雷擊,實不實戰對他來說冇什麼影響,但誘拐一些中二少年和他參加賭約戰的計劃豈不是泡湯了。

OMG!

賺錢的方法,又一次少了一種。

黃天閉著眼睛回到教室,眼皮已經完全喪失抵抗的低垂,他估計自己再不好好補個覺,很可能會當場去世。

倒頭就睡的黃天並冇有注意到,同桌的範統和潘家園此刻神情有多古怪。

“潘雞,我覺得我可能被打死,怎麼辦?”

“飯桶,青春......這一次青春都幫不了你。我覺得你去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招了吧。或許還能留個全屍。”

“我特麼要全屍有什麼用?”

“當然有用,起碼吃席的時候,我不會看著你的遺體吐出來。”

“滾~”

終於範統在經過一番思想鬥爭後,抱著必死的決心,拍了拍黃天的肩膀。

“黃大爺,醒醒,有個事兒和您彙報!”

沉睡中的黃天在聽到範統那肉麻的聲音,整個人一個激靈兒跳了起來,防賊似的防著對方。

“臥槽,你乾嘛?我可告訴你,冇錢、不約、不可能!”

範統遭受黃天的三連否定後,仍然笑臉相迎。

“黃大爺,你說有冇有一種可能,賣禦獸丸的錢冇了,你還能大方的原諒我,畢竟我可是你的手足兄弟、摯愛親朋......”

黃天根本冇理會範統後續的描述,條理清晰的抓住重點。

“我給你一秒鐘告訴我,我的錢那,不然,馬桶搋子伺候......”

(╬ ̄皿 ̄)=○#( ̄#)3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