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 > 瘋了吧!你管這叫F級禦獸 > 第27章 得罪保潔的後果(中秋加更( ̄▽ ̄)~*)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瘋了吧!你管這叫F級禦獸 第27章 得罪保潔的後果(中秋加更( ̄▽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二十七章得罪保潔的後果

“黃大爺,人生無常,大腸包小腸,你節哀啊!”範統也是怕,眼看著黃天手已經摸向馬桶搋子,他悲慼道:“兄弟,我讓人黑吃黑了,十六萬打水漂了。”

“你擱我這兒逗呢,十幾萬的東西,說冇就冇了?我就算扔到馬桶裡,還能蹦出來二兩屎那。說,是不是你小子給我私吞了。黑吃黑,說的不會就是你自己吧。”

黃天此刻已經有拔刀殺人的衝動,顯然是打火機給煤氣罐子拜年,氣炸了啊。

範統也知道錯在自己,上嘴皮一碰下嘴皮,一五一十將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闡述清楚。

想他範統,那可是勵誌成為操縱一方的金融大鱷,如今卻被一個賣假藥的給忽悠地五迷三道,說出去都丟人啊。

“也就是說,你本來是準備把我的禦獸丸賣給黑市商人,卻不知道什麼原因讓你鬼迷心竅找了個第一次見麵的禦獸丹丸師交易。”

“最重要的是,他還黑了我的貨,跑路了。”

男廁所內,黃天一手拿著馬桶搋子,一手拍打著範統的肩膀,一副社會大哥教訓小弟的架勢。

“大哥,黃大爺,我錯了,我不該貪小便宜多賺那一百塊的。”

範統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他是真冇想到,終年打雀卻被雀啄了眼睛。

更麻煩的是,尼瑪那可是十六萬,現在就算賣了他都換不出那麼多錢。

“有冇有那孫賊的基本資訊?”

總不能真打死範統吧,犯法不說錢也回不來。隻能看看,有冇有機會逮住對方,彌補對自己的損失。

“孫思邈,他說他叫孫思邈,我有拍照,容貌絕對跑不了。”

知道自己暫時得救,範統那叫一個配合,連忙將自己的所知道的一切都講了出來。

聽著範統的闡述,黃天的眉頭越發凝重。

顯然名字、身份、學籍都是假的。這種人,他們有一千種辦法讓自己瞬間變成另一個人,或許唯一有用的就是範統無意間拍下的對方麵容。

陰溝鼻子蛤蟆嘴,老鼠眼睛豬耳朵,這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啊。

這種人說話,範統怕不是眼睛長屁股上,居然也能信?

按照黃天對範統的瞭解,這裡麵絕對有什麼他們不知道的隱情,不然一向謹慎小心的商人怎麼可能麵對這樣的人,冇有一絲絲防備。

可現在掌握的資訊實在太少,找到對方的概率猶如大海撈針,太渺茫了。

就在黃天陷入迷茫無助之時,天籟之音在耳邊響起。

【任務:從來隻有我騙人,何時敢有人騙我!請宿主抓住騙子王晨陽,並讓他知道宿主不爽的後果。係統根據宿主完成度發放獎勵,當前完成度:0%】

【完成度獎勵:0%,縮頭烏龜殼一副;10%,下品禦獸丸(耐力) 1;50%,大量精神力;70%,超惡臭熟練度提升至熟練;90%,解鎖下品禦獸丸(耐力)煉製方法;100%,隨機杯境異獸妖丹一顆。】

【叮!是否定位王晨陽。】

黃天陰鬱的神色為之一緩,甚至發出咯咯的怪笑聲。

範統和潘家園都是本能後退一步,你這變態的樣子,怕不是犯了個大病吧。

精神病殺人好像不犯法!

麻麻,救命啊。

現在對於黃天來說,係統獎勵的寶貝並不是最重要的,揪出那個敢黑自己禦獸丸的王晨陽纔是當務之急。

吃了我的給我吐出來,拿了我的給我還回來。

我會讓你知道,得罪一名職業保潔的後果,你清洗乾淨了嘛?!

o(▼皿▼メ;)o

“係統給我鎖定王晨陽!”

眼前突然出現一張三維立體模型,跑過福市無數大街小巷的黃天一眼就認出,這竟然是福市的地形圖!

好傢夥,黃天直呼好傢夥。

我不過是抓個騙子,係統你直接給我衛星掃描全市。

不說不吹,在維護尊嚴這方麵,係統還是很給力的。

無數白色線條勾勒出整個福市地形圖,而在數不清的白線中,一抹殷紅圓點格外引人矚目。

這紅點應該代錶王晨陽。

而他的位置......福市垃圾集散中心。

這尼瑪什麼怪癖?

都說人在遇到重大事件後,會本能停留在讓自己最安心的地方。

王晨陽你這是停在死衚衕了知道嘛?

躲在福市垃圾集散中心,難道你就冇聽那裡麵的兄die說過我黃某人的傳說......

щ(`ω´щ)

得到王晨陽的確切定位後,黃天猛然起身,不管不顧就往教室外麵跑。

“黃天,你抽什麼風,不知道現在上課哪!”

嚴銅健壯的身軀直接攔在他身前,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平常在下麵竊竊私語就算了,現在都不掩飾了,當著我的麵兒就準備溜跑翹課?!

反了天了。

老虎不發威,你真當我是HelloKitty。

黃天神色一怔,猛然抬頭,眼中淚水滿盈:“老師,範統今天頭七,我要去祭拜一下他,順便吃個席。”

範統:“......”

嚴銅都尼瑪愣住了,你這說謊話現在都不帶打草稿是吧?

人家範統還在這兒上學呐,你要是換個人我就算了,真當我老年癡呆啊。

嚴銅眉頭都皺得能夾死蒼蠅,怒不可遏的咆哮:“範統,告訴黃同學,你今天有冇有辦席!”

範統偷眼瞧了瞧眼神足以殺人的黃天,又看了看拚命給自己使眼色的班主任嚴銅。

此刻範統的內心是崩潰的(●°u°●)。

然後,他下定了決心,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那我肯定選擇......出賣班主任啊。

冇辦法,嚴銅最多拿玩具刀嚇唬小孩兒,黃天四十米大砍刀那可是真傢夥啊。

“老師,記得來吃席,我給你預留了位置。”

班級內一片落針可聞,是我們跟不上新時代的步伐了嘛?

現在辦喪事兒都不需要豬腳躺在棺材裡了?

還尼瑪親自邀請!

你是生怕自己趕不上吃自己的席怎麼著。

|•ˇ₃ˇ•。) 城市套路深,我想回農村!

而黃天趁著大家愣神的功夫一個箭步躍過嚴銅,順便回頭給範統一個算你識相的表情,然後朝著校外狂奔。

嚴銅作為井境禦獸師,本來可以直接出手攔下對方,但他放棄了。

雙目無神的緩緩掏出手機,眼含熱淚:“表哥,咱們工地還需要搬磚的嗎?我不想當老師了,我還年輕,不想這麼早猝死......”

同學們:老師,我們也不想讀書了,搬磚可以多預留幾個人嘛?我們也怕猝死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