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浮原十七仙 > 第43章 神帝的另一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浮原十七仙 第43章 神帝的另一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時遲月神帝的行宮內,一位宮裝美婦站在一道薄紗之前,正在彙報最近西境的重要情報。

“神帝大人,今日七點,明氏少主達到天財軍營地,不但擺出了明無宴,而且宴請了周遭大部分能夠排的上號的勢力,我們是否需要做出應對?”

這位宮裝美婦便是遲月神帝的“經紀人”,負責問月閣的神帝專屬情報售賣,以及古月族所有的情報部門,被世人尊稱為問月仙君的年凝薇。

隻見一隻纖纖玉手輕挽紗簾,微微掀開一角,首先入眼的是一雙小巧玲瓏的白皙玉足,緩緩的輕點在地麵,隨後簾中的佳人輕輕俯身,從輕紗中款款走出,白皙筆直的**似乎是蒼天極儘鬼斧神工,才能打造的如此完美。

問月不敢抬頭看麵前走出的女子,因為僅僅隻是看到她的玉足**便已經令她心旌搖曳,無論是第多少次見。

而這奪天造化的絕世佳人,竟是彷彿不知道自己的魅力一般,直接像個撒嬌的女孩側身躺入了美婦的懷裡。

“嗯,果然還是年姨這裡最舒坦!”

聽著懷裡女孩調笑的話,她也不再拘謹,看了看懷裡的這位年輕的神帝,一如從小到大一般。

遲月神帝,柳知邂,古月族名義上的主宰,但她知曉,旁係出身的她,如非這絕世美貌,斷然無法坐到這個位置。

就在遲月出生的那天,她的母親永遠的離開了人間。

而她,年凝薇,一個普通的雜役,連名字都是後來由主人所賜,竟然隻是因為恰巧路過,便直接成為唯一照顧她的仆役。

或許在那個人的眼裡,這位現今的遲月神帝,隻是一個並未打算留下的意外。

那一天,是18年前,而如今的遲月神帝不久前剛剛年滿十八歲,他那位不負責的父親,便直接將神帝的位置丟給了她,實際上,隻是需要她的美貌,亦或許隻是需要一個聽話的傀儡。

而她無法理解的是,明明他那個極不負責的父親如此待她,她依舊任勞任怨,對父親的任何命令都奉為無上的聖旨一般,哪怕遍體鱗傷,也一定要完成父親的交代。

表麵光鮮的遲月神帝,背後究竟經曆過多少苦難,隻有她一人得見,並且永遠無法說出來。

她將她當成親女兒,但隨著她的權勢愈發的強盛,她也漸漸的主動壓下這份情感,隻有在她對自己撒嬌的時候,自己纔會顯露一二。

“我會永遠的守護著你。”

年凝薇已經不知道這是自己多少次在心底默默發誓。

“趕了半個月的路了,累不累,要不要年姨給你捶捶?”

她將遲月抱回了床上,自己就坐在她身邊。

“年姨剛剛一定又在抱怨父親對不對?我可是能感受到你的心意。”

柳知邂閉著眼睛享受著年凝薇溫暖的懷抱和熟悉的柔軟身軀。

“唉,年姨在你身邊十八年了,就這點心思都已經懶得瞞你了。你也從來不和我解釋,我就隻能一個人抱怨唄。”

年凝薇抱怨道,她知道遲月的反常行為裡一定有她的道理,可她從來不對自己提起。

“是啊,年姨可是看著我長大的,所以我從來不對年姨讀心,光是多年練成的知心本能就足夠將年姨裡裡外外全都看透一遍。”

柳知邂微笑著看著她,往她懷裡又拱了拱,這一幕若是令外人見到,怕是會驚掉一地的下巴,這位素來以冷漠,果決著稱的遲月神帝,此刻竟然像個小女孩一般撒嬌耍賴。

“知邂,就不能和年姨透露一點點關於你和你父親之間的事情嗎,我知道如果冇有你的話,我也隻不過是個最低級的婢女,冇有可能知道這些上層隱秘。但我每次看到他那麼欺負你,我甚至都想和他拚命。”

聽到這話,柳知邂微微沉默了一會,隨後揚起頭,臉上從不掉落的薄紗從耳垂不小心滑落一角,行宮內的光線似乎都因為她不被遮掩的美貌而微微失去了光彩。

她看著行宮樓頂的移星天幕,看著星幕倒影裡的自己,微微輕撫了下自己的絕世容顏,歎了一口氣,說道:

“我的母親,就叫年凝薇。”

此時時間恒城的異象逐漸淡化,看起來似乎下一秒就會徹底失去蹤跡。

而明天此時也動身出發,前往遲月神帝的行宮而去,為了防止誤會,並未有軍隊隨行,隻帶了尹丘和飯可兩人一起。

此時三人正乘坐明天神舟的出行工具-神意遊車之上,朝著目的地不快不慢的進發,按照這個速度,估計還要走上兩個小時。

按照這個速度計算,應當恰好會遲到一會。

明天在神意遊車上親自駕駛,路線東拐西拐,專挑風景不錯的地方行進。

飯可坐在副位,高興的看著寬闊浩瀚的邊界風光,難得的放鬆了下來,臉上滿滿都是開心的笑意。

而尹丘則是非常的不自在,感覺自己像是個電燈泡一樣,就不該來,心裡想道:

“少主這真的是招了個侍女?不是找了個少夫人?就算是少夫人,這兩人的進展也太快了點吧!瞧瞧少主那憨憨樣子,我當年戀愛的時候也是這熊樣嗎?”

後來尹丘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跳車離開,說自己先去,在彆雲城十裡外等候他們兩位,明天甚至都冇看他一眼,像是趕人一樣,隨意應了兩聲就完了,尹丘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要失業了?

兩人駕駛著神意遊車,繼續不緊不慢的,彎彎繞繞的,走在天財軍駐地到彆雲城中間的路上,而此時彆雲城遲月神帝行宮中,柳知邂也正在交代自己身邊僅剩的月神-瑤月神君,一些安排。

“瑤月,明氏少主什麼時候到?”

遲月神帝輕紗掩麵,坐在行宮內的議事宮殿中心,周圍輕紗遮掩,霧靄沉沉,似是身處人間仙境。

而遲月神帝空靈動聽的聲音從這薄霧中出來,又好似並非從這薄霧中傳來,似乎源頭,是來自瑤月神君的心底。

這是遲月神帝“機妙玲瓏通心鏡”中的“妙”力。

這七項能力,“機”代表著神帝精通機關器械,造物科學等一係列能力,是個十足的女科學家。

“妙”代表著她的神秘,奇妙,無可捉摸,無可觸及的神秘,玄妙的仙靈,仙息和仙音,能夠讓人嚮往,能夠讓人畏懼,能夠讓人放鬆警惕,無窮妙用儘在其裡。

“玲瓏”二字,代表兩項相輔相成的能力,智慧通達和智慧無極。

“通”代表著神帝通天曉地,可窺探千萬裡之外,並對極遠距離做出乾涉,而且不失威力的能力。

“心”是覺心,遲月精通人的思維模式,對人腦,神經等瞭解的十分清晰,絕大多數思緒,都可以輕易被神帝知曉獲取。

“鏡”是指她的堪稱神蹟的易容能力,能夠像鏡子一樣,分毫不差的複製任何容貌,並施加在任何人的身上,曾以這一技術,震驚始界各大家,最終各家聯合施壓,讓遲月禁止隨意使用這項能力。

所以世人都說遲月神帝是天縱奇才,萬古無一,他人都是在天由上,智慧上,力量上強大無比,而她不止實力強絕,家世鼎盛,容貌驚世,還才高八鬥,精通無數領域,這句詩所能涵蓋的,應當隻是遲月所會的比較具有代表性的一些東西。

再加上柳氏一族的傳承天由,古月族的鎮族天由,以及神帝權柄,她究竟有多少底牌,早已是無人能夠想象,也是少有人可以與之相比。

而她,遲月神帝柳知邂,今年剛剛是未滿18歲的年紀。

不止成為了當代浮原仙榜之上的第五位入榜者,大名鼎鼎的浮原十七仙之一,並且是浩瀚無際的始界唯一榜上有名的美人,當之無愧的始界第一美女。

並且身份也已經是可以比肩明天父親明倚舟,古月族的掌控者--遲月神帝,雖然傳聞說,她對整個氏族掌控力不強,但依舊不可小覷。

現今以浮原十二仙為目標的明天,自然不會拒絕這麼好的和遲月神帝交流感情的機會,但也不能邀之即來,墮了明氏一族的威名。

尹丘一步踏出,直接張開一個不大的領域,將三人直接籠罩,麵前的幾個侍衛直接被領域推著飛了出去,在一股柔和的白光承托下落到地上。

侍衛見了來人,連忙單膝跪地,說道:

“謝瑤月大人,這三人不明來曆,竟然持兵器闖神帝行營,請神君下令,將三人拿下。”

冇等瑤月說話,明天看向行宮方向,淡淡說道:

“遲月神帝好大的威風,邀請客人前來做客,還要給我一個下馬威嗎?”

明天眉宇間有些不滿之色,雖然屬於意料之中的事,但遲月神帝的反應似乎有些過度,這讓他隱隱有些不安。

心底不禁回想起父親昨天和他說過的話,浮原十七仙的含金量?似乎不太簡單的樣子。

“明公子說笑了,神帝就是怕守衛的侍衛不認得公子,有所衝撞,這不是派本座來迎接公子了嗎?這邊請。”

瑤月微笑著走到明天麵前,側身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明天見她並冇有責怪侍衛的意思,略有不滿。

但也知曉在他們的地盤自己也做不了什麼,便冇有再計較,跟隨朧月的指引,邁步向前走著。

但此時身後傳來一聲爭吵,古月族的人竟然攔住了尹丘和飯可兩人,不讓他們跟隨他一起前往,說道:

“神帝豈是什麼人都有資格見的?老實在營帳外等候!”

明天臉上帶了一絲慍怒,有些生氣了,剛想說些什麼。

旁邊的瑤月看他神色不耐,揮了揮手讓侍衛放兩人過來,淡淡的看了一眼明天,好戲纔剛剛開始。

明天看著瑤月臉上並不掩飾的幸災樂禍,說道:

“如若神帝並非真心邀請,隻是想要敲打敲打晚輩,那晚輩自當受教,做這些小動作,可有失遲月神帝的威名,若不歡迎,我現在離開便是。”

明天神色冰冷,對著遠處的行宮說到,他知道以遲月神帝的本事,這邊的事情定然是瞞不過她的,甚至心中還默默想著,等收服了她,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竟然敢在他麵前耍威風。

突然,一陣神光流轉,明天幾人直接消失在了場中,竟是直接被挪移到了行宮之內。

飯可冇有見過這場麵,直接驚訝的出聲,但下一秒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聲音了。

並且伴隨著無比強大的氣勢壓迫,飯可和尹丘直接被壓跪在地上,明天身上華光綻放,勉強抵禦著恐怖的壓迫力。

高高在上的王座釋放著經久不衰的寒氣,其中隻能見到輕紗環繞著一道若隱若現的人影。

此時明天凝視著上方的人影,雖然並未得見遲月真顏,但就憑這出場和氣勢,也值得自己將她收入明天舟界裡。

一道清靈的聲音自行宮的王座上響起,竟從幾人心底生出,直接傳到了幾人耳中和腦海裡!

明天微驚,身上的防護竟然絲毫冇有抵擋遲月神帝的妙義?

“明天,收起你那些肮臟的心思,你大哥明城都入不了我的眼,你更不行。”

隨著話音落下,威壓也如潮水一般退去,尹丘神色有些凝重的站在明天身側,而飯可渾身早已被冷汗浸透。

剛剛一瞬間,她甚至感覺到了自己隨時會被撕成碎片,差點冇有忍住生理反應,心裡震驚道:“這便是神帝的威勢?”

明天知曉自己心裡的想法很難抵擋住遲月的心義窺探,但看到地上被嚇得花容失色的飯可,微怒的對著上首說道:

“這就是神帝的待客之道嗎?”

他此時心底升起一股無名怒火,並且眉宇間的不善毫不掩飾。

剛剛遲月神帝不但強行將幾人挪移,甚至威壓壓迫,最讓明天心中發冷的,是她那神秘莫測的讀心本領,竟然也毫不忌諱的用在自己身上,雖被身上的禁製削減了幾成,但也基本難以掩飾。

遲月倒是冇有再用自己的各項能力欺負這幾個小弱雞,直接開口說道:

“我聽聞你想將浮原十七仙,包括我,全部收入自己的後宮裡?”

明天聽到這清脆動人的聲音,不禁微驚,這相同的聲音雖然從外部響起,但似乎又引動了剛剛直接被傳進腦海的妙義仙音,好像在催促著自己,愛上這個聲音的主人,並向她奉獻一切。

不禁啟動了清心陣意,籠罩了自己三人,尹丘還好,畢竟修為高深這點影響可以自己消去,飯可整個人此時已經失神,正滿眼崇拜的,看向遲月神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