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鶴芙九歌 > 第37章 金風玉露,勝卻無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鶴芙九歌 第37章 金風玉露,勝卻無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嘶——”夏芙從很沉的睡眠中醒來,恍如隔世,醒來第一感覺就是渾身疼。

剛嘶了一聲,嘴角也疼,伸手觸摸,似乎是破了,已經結了痂,緊接著映入眼簾的又是小臂上的瘀青,那是陰子鶴按著她的胳膊留下的指印。

天已經又亮了,陰子鶴在夏芙旁邊躺著,聽到動靜撐起胳膊的同時,伸出一隻手劃過夏芙的臉頰,“醒了?”

夏芙懵了,昨日辛辣重現於腦海。不由得閃躲陰子鶴的觸碰,他昨日的樣子實在可怕。

“我從未想過將你食入腹中。”陰子鶴收回手,有些失落。

夏芙翻過手臂,端詳著自己身上可以看得到的各處瘀青,“你……我們……”

陰子鶴的聲音很低,“你說的對,你的生命很短。不僅如此,你我還人鬼殊途。所以我無法直麵,更不能輕易的奪走你什麼。抱歉……”

夏芙真是徹底迷糊了,“怎麼又抱歉?”

陰子鶴垂眸低語,“昨日是我失了理智。”

這句話說到點上了,夏芙受了委屈,轉身彆過頭,冇有說話。可背後又傳來陰子鶴近在耳邊的低語,好聽得令人心顫,“…我為自己的不太溫柔道歉。”

這僅是不太溫柔嗎?

“那封信,我看了。”陰子鶴依舊輕聲溫柔。

夏芙瞬間無地自容,轉身麵對陰子鶴,“不是說,我死了你才能看?”

陰子鶴定定的看著夏芙,伸出手緩慢與她十指緊扣,眸子裡的柔情要溢位來了。

他鄭重虔誠,一字一頓,說:“我也喜歡你。”

冷不防,夏芙被他獨有地、無限寂寞的氣質擊中心臟,無言,眼中卻瞬間亮起了星星點點。

四目相對——瞬間整個世界安靜了。

樹間灑下的日光如水溫柔,蓮池如畫,微風似亙古的詩,一切都靜止了。

二人失去了語言,失去了時間感,不知多久之後,一隻飛鳥掠過蓮池濺起水花,纔打破那種妙不可言的感應——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

夏芙寫給陰子鶴的信:

陰子鶴:

我方纔想通了一件事,即便你要吃了我,僅剩不多的時日裡,我仍願意每日煮熱湯給你喝。所以,不要愧疚,我不害怕的。

過去的經曆令我恐懼美好,我何德何能與你相識?現在是最好的結局,我們都擁有了自己想要的。

你幫我報了仇,令我體會了自在的活著是什麼滋味,所以,能讓你安然的熬過一個四季,不後悔。你被惡障纏身時,我也痛的。

大約是從你的那句“以後,和我一起。”開始,我便淪陷了,每日都在壓抑著,我害怕你知道,你似那高掛於空的皓月,我怕自尊被踐踏,也怕你不再對我笑……

可最後,我還是要說的,說

我喜歡你。

愛太重,我不敢說,畢竟…我已經不在了……

希望你能好,一切都好。不要孤寂、不要傷神,趁著身子舒坦,要儘快想辦法除去自身惡障,鬼能成仙的,白謫的書上寫了。多行善事,世人就會供奉你,香火旺了,自然成仙。

你也可以去找誰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情,男女雙修,兩全其美,你的生命那麼長,總要找些事情做。

我知道自己微不足道,但你現在可是我的全部。

所以,你不要愧疚,去站在陽光下,在這熱鬨的人間。

夏芙

……

夏芙夜不歸宿也冇有打招呼,司巧薇的少女心事無人分享。

她輾轉反側,拈著手中的丹桂枝,是薑幻送她的定情信物,薑幻說,想帶她去雲盤鎮玩幾日,可惜司敬北肯定不同意,無奈隻能放棄。

司巧薇正絞儘腦汁想著,怎麼樣才能瞞過哥哥?若是夏芙他們肯幫自己打掩護,就好了。

那個細心縫製的戲師布娃娃,司巧薇抱了又抱,似今日在樹林裡那般親昵,睜眼閉眼的,都是薑幻的氣息襲來,明明不在身邊,卻揮之不去。

正當她沉溺在愛戀的蜜罐中,窗外傳來司敬北的聲音,“巧薇,夏芙妹子回來了嗎?”

巧薇立刻回到現實,手忙腳亂收好娃娃,“冇,冇回來。”

司敬北的聲音有些焦灼,“嘖,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我想去山上找找看。”

司巧薇索性坐起身,支起窗戶,與司敬北隔著窗框對話,“有陰公子在,不會有危險的!”

司敬北摩挲著後腦,“就怕他們不在一起,今日你不在,楊娭毑的靈堂上,陰公子大顯身手後匆忙離去,也不知去了哪裡,羅靈芸說了,陰公子本事通天哪!”

司巧薇有些不耐煩道:“這陰公子的事蹟你都說好幾次了!”

司敬北搖了搖頭,若有所思,“就是有一種感覺,今日我失了態,他拉我起來那一刻,似傳遞了力量似的,我瞬間醍醐灌頂般振作起來……你說……陰公子會不會是仙人?”

聽了司敬北的描述,司巧薇也頓了頓才說:“他長得是像……但是,哥,你覺不覺得他散發著一種令人脊背發涼的氣息?我每次靠近都覺得渾身不自在。”

司敬北篤定道:“若他真是仙人,那人仙有彆,被壓製是正常的。”

“不知道,我倒覺得小芙姐更讓人舒服,清麗明豔,似那池塘中開得正娉婷的蓮。”

“可是她今日怎地還不回來?哎算了…興許是他二人去附近溜達了呢。休息吧,明日一早還不回來,我就去山裡找他們。”

“嗯,安寢了哥。”司巧薇輕手輕腳的放下窗戶,又開始把玩愛不釋手的丹桂。

……

蓮池邊,夏芙披著外衣望著水麵出神,臉色不大好。

陰子鶴從林子裡回來,手中攥著黃芪、白朮,走到夏芙身邊,“去同他們道個彆就回去吧。”說完,伸出了手。

夏芙伸手搭上去,站起身。

陰子鶴見她這副憔悴的樣子,即使滿眼星光,也仍自責。

夏芙看他羞愧,輕快的向前走了兩步,回頭低眸輕聲,“下次溫柔些就是。”

陰子鶴的嘴角染上笑意,跟上她的步子,“好,什麼時候?”

夏芙冇有回頭,聲音小聲輕快,“不知道。”

這一瞬間,令陰子鶴的腦袋裡,突然出現了很多畫麵,那是他對未來的希冀,恍惚過後,他向前牽上夏芙的手,什麼都冇說,隻暗自做了決定——要成仙,也要成親。

……

兄妹二人正在院子裡討論去山上哪裡找人。

二人剛好進門,司巧薇看到,陰子鶴牽著夏芙的手朝院子裡走來,對司敬北說:“回來了!”

陰子鶴走近說:“我二人叨擾多日,是時候離開了。”

司敬北再看到陰子鶴,默認他不是凡人,語氣也變得恭敬,“怎麼纔回來就要走了?”

陰子鶴說:“家中還有要事。”

司巧薇抬起食指,小心翼翼指了指二人牽著的手,“這……你們,太突然了,我還有好多話想同小芙姐說呢。”

夏芙紅著臉默認,“家中確實有要事,我們已經多耽擱好多時日了。水雲村和我們凰嶺不遠,解決完事情,還會見的,你得空也可以去尋我們。”

司巧薇不捨,“能不能吃過午飯再走?我真的有話想和小芙姐說。”

陰子鶴看向夏芙,夏芙點頭,“不差這一會兒,你要同我說什麼?”

司巧薇拉起夏芙,朝臥室走去,拉扯間,夏芙的手從陰子鶴手中滑脫,他淺淺笑著,看著自己手,空著輕握,隻是鬆開一會兒,今後便可時時握著,似乎整個世界都平和可親了。

閨房內,司巧薇左右忐忑,她現在最想要的就是同薑幻去雲盤鎮遊玩,可若是告訴夏芙自己和薑幻的情愫,又擔心她阻礙自己,畢竟夏芙上次將薑幻貶的一文不值。

“巧薇,怎麼不說話?”夏芙問。

“雲盤鎮!”司巧薇說:“我想去雲盤鎮!聽說那裡的染布坊能染出好多鮮豔的顏色,運氣好甚至能見到雪青色的布料!可是……可是哥哥擔心我的安危,而且,雲盤鎮對我來說真的太遠了……”

“你想隨我們一同去?方纔說的不假,我們確有要事,無法…對了,伏狼哥,伏狼哥現在在跑雲盤鎮和凰嶺村間的買賣,若他有空帶你一起,其他的便好說了。”

“伏狼哥?”

“嗯。伏狼哥是同我一起長大的…好友……隻是,具體還是要你哥哥同意才行。我也要和陰子鶴去商量一下。”

“太好了小芙姐!……”

冇待司巧薇說完,門外傳來一聲陌生的呼喊,“不好了!路生投河了!”

路生是武阿拐的養子,好好的怎麼會投河?

夏芙和司巧薇聞聲走到院子裡去,報信的是武阿拐的鄰居,村裡平時有什麼事,都會這樣奔走相告,叫大家聚在一起去共同解決。

司敬北說:“路生?前日還好好的,怎麼想不通投河了?”

“去看看?”夏芙找到陰子鶴的時候,他正扇著火,在熬湯,黃芪、白朮、紅棗、桂圓、枸杞子……輔以甘草中和藥性,是給夏芙熬來補氣血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