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現言 > 狐王妻 > 第249章 你會選擇忘記她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狐王妻 第249章 你會選擇忘記她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熊熊的狐火,在我和玥邪越走越遠的身後,開始慢慢地熄滅。徒剩老白留在自己院子裡,為燃燒殆儘的蠟像感到可惜,而傳出來的陣陣哭聲。“圈套?”我被玥邪牽著手,原路返回到村口,“你怎麼知道是圈套?”玥邪舔舔唇角,輕蔑地瞥了我一眼,笑道:“石衛東的表現,還不夠明顯麼?”“是你故意要石衛東摔倒的?”我驚呼道。要不然當時的石衛東,怎麼就那麼巧合地在玥邪讓他看好腳下的路以後,就栽倒了呢?!“恩,”果然,玥邪用鼻音回答了我,繼而,又耐心地補充道,“石衛東的血被花蠟吸收,事後石衛東就主動辭去了自己付出一生的工作。還不明白麼,陸清鴦?雖然我也從來冇有見過這種花,但很明顯,它是可以使人放棄心中所唸的一種妖花。”村子的道路兩邊,總三三兩兩地聚集著一些村民,在熱烈地討論著為什麼石衛東這麼唐突地提前退了休。而玥邪的解釋,似乎讓我明白了些什麼。我正要開口說話,玥邪搶先啟了唇:“我若是冇猜錯,是有人處心積慮地要我放下心中所念。”玥邪說到這裡,欲言又止。但我隱隱約約猜到了他後麵冇說出的話,或許,是他懷疑到了妄堯。畢竟,妄堯的屍體在這個時候消失,一切都太過於巧合了。坐上了玥邪的車子,我們離開了象石村,朝著相隔了一座大山的望月山駛去。我坐在玥邪身旁副駕駛的位置,吸嗅著車內流淌著的淡淡茶香,偏眸凝望著玥邪如曠世傑作一般精美絕倫的側顏。忍不住問他道:“你心中的執念,就是她吧?”玥邪凝視著前方的道路。在聽到我這個唐突的問題後,根根分明的濃睫,不易察覺地一顫。“陸清鴦,”他伸手,向著我放在大腿上的手,握了過來,“人不一定要活得很明白,迷迷糊糊地過,挺好。”我覺得玥邪在pua我。我故意冇搭理他這句話,追問他道:“如果你將來還是要把我和那隻幼狽合二為一,或者剔掉我的骨頭,那又為什麼在知道我懷孕後,對我這樣?你那麼愛她,不該讓我生下你的孩子,不然會是一種對她的背叛。”坦白而言,我確實冇有做好生孩子的準備。我才十八歲,書都還冇有唸完,活在這個世界上,彆說連個家都冇有了,似乎天生就是一個工具人,註定被人所利用。我又怎麼能給一個根本不愛我,對我僅僅是利用的男人,誕下一個孩子呢?玥邪的指腹,輕柔地撚著我的手背。他沉默了許久,久到我以為他根本不會再回我的時候,他終於開了口。“如果我說,我願意為你和我們的寶寶放棄上千年的執念,陸清鴦,你會相信麼?”時間好像在這一刻,都不會流逝了。我甚至以為我聽錯了。“什麼?”我先是一愣。後而,才覺得自己不能再愚蠢地相信玥邪的鬼話了。“不要問我相不相信,我相不相信,對你而言,又能改變什麼?”怔愣過後,我趕緊笑了幾聲,將腦袋轉向車窗,心亂如麻地看山景劃過眸底,“玥邪,你要問你自己,你自己會相信你要放棄她嗎?”“陸清鴦,你或許不會懂,你肚子裡有了一個屬於我的小生命,那種對我而言的微妙感覺。”“微妙?”我偷偷地看著玻璃窗上,倒映的玥邪的臉龐,“不要把‘新鮮感’和‘愛情’混淆。”果然。玥邪冇有再接話了。我根本不會知道,望月山上到底有什麼在等待著玥邪?而玥邪剛剛說的話,又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玥邪的車,在開到臨山半山腰的位置時,已經過了正午了。山間的路,十分幽僻寂靜,冇有過往的車輛,也冇有行走在山路上的人。玥邪卻突然把車,停靠在了路邊的樹蔭之下。他冇有將發動機熄火,車內播放著淡淡憂傷的鋼琴曲,玥邪將手腕,搭在方向盤上,一雙風起雲湧的黑眸在細碎的銀髮後,淡淡閃爍著悲惻的光。“陸清鴦,”沉默了許久,玥邪才沉著聲波開口,“我們來這裡,明明可以不用開車,我帶你化作狐影飛過來,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所以呢?”“所以?所以你不懂麼?”玥邪揚眉,唇邊小巧的梨渦若隱若現,“我開了三天纔開過來,隻想感受一下,和你像正常的夫妻一樣一起生活,會是什麼感覺?”細細地回想一番。在我們去象石村的路上,三天時間,我和玥邪確實和正常的凡人夫妻,冇什麼兩樣。我們白天開車趕路,路上,玥邪會停車在每個高速休息站,給我買來各種各樣的餅乾和糖果,用於解饞。晚上,我們一起入住酒店,他會把我塞進懷裡,在一張雙人床上擁我入眠。玥邪的轉變,我儘收眼底。甚至連他小心翼翼、生怕會讓我動了胎氣的一些小動作,我都一覽無餘。但我將玥邪所付出的這一切,都歸功於我身上塗姬的骨頭。即便我從來冇有問過玥邪知道不知道這一切,但我也時刻保持著清醒,不會再一次掉入玥邪刀刃裹蜜的陷阱。“嗯?”我回過神來,順著玥邪的話,問他道,“是什麼感覺?是愛嗎?”在聽到“愛”這個字,玥邪明顯地眸色一暗。“陸清鴦,如果你參與過我的過去,你一定不會責怪我對她的執念有多深。”玥邪冇有正麵回答我的問題。他話音落下,就解開了身上的安全帶,側身向著我的腹部環抱了過來。我好笑地咳了咳嗓子,看著他將耳朵貼在我的腹部,閉上細長的雙眸,靜靜聆聽著我肚子裡的小生命。“也不知道,小傢夥要是知道我之前對你很壞,他(她)會不會討厭我這個爹?”細碎的陽光,透過枝丫與車窗,傾瀉在玥邪柔軟蓬鬆的一根根銀色的髮絲間,變得斑駁碎裂。我輕輕地吸了一口氣,垂眸問玥邪,道:“那如果呢?如果那些白色的花和你猜測得一樣,真能讓你徹底放下她、忘記她,那你……會選擇留在我的身邊,守護著我們的孩子,一生一世直至死亡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