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將門繼妻養包子 > 第1079章 晨光熹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將門繼妻養包子 第1079章 晨光熹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一次參與這樣混亂的比賽,還以為自己的規矩就是這樣的。”“要是說違反規定的人我也不是我第一個,你為什麼就抓住我不放,還是覺得我一個外人好欺負是不是?”“你們堂堂一個大門派的人,竟然欺負我一個,第一次來的孩子,你們還要臉嗎?再說他們為什麼會下去,那不還是自己技不如人。”“奧,我明白了。你們這不會是看我把人他們都踹下去,覺得我有可能會贏到最後,所以你們就故意讓我離開?”“這樣也太欺負人了吧?你們不能讓怎麼欺負我一個孩子。”說著說著寒亦然的眼睛都紅了,一副被欺負之後被傷心的樣子。“不會被這個小孩子說中了吧?”“我也覺得他們好像是有意讓這個孩子離開的,這樣也就太過分了吧?”“這也太欺負人家小孩子了?”“就是,太過分了吧。”……還不能竹葉先生他們那邊開口,水家很寒家這邊的人不願意了,一人一句就弄的場麵一發不可收拾了。這是他們自家的孩子,他們當然要護著了。如今他們開口了,在加上一個在一邊敲邊鼓的蒼穹派的人,讓禦音宗這邊的掌門不得不站出來平息眼前的局麵。“大家稍安勿躁,我們的比賽繼續,我們的比賽當然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剛纔隻是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彼此熟悉一下而已,不料倒是讓孩子認真。”勾單在安撫好其他人之後,就示意主持人繼續比賽。“比賽現在真是開始,請諸位參與著從新登台。”隻是這次上台的人比之前要少很多,因為那些人都被寒亦然打的無法登台了。寒亦然他下手又是有分寸的,也冇有傷了所有人。要不然這次可以上台的人就剩下他們兩人了,但是也因為他剛纔的舉動,得罪了這些從新上台的人。在主持人說比賽開始之後,從新上台的人,竟然全都亮出了自己的武器,還有自己的契約獸。看到此,一直都很安靜的竹葉先生坐直了身子,眼中也有著濃濃的擔憂。他為什麼忘記了這件事情了,大概是他離開的太久了。禦音宗的人是可以有契約獸的,而且契約獸也是可以和主人一起比賽的。“把你的契約獸也叫出來吧?”“這就是你們的契約獸?”寒亦然皺著眉頭看著他們的契約獸,那都是些什麼?患有身上皮膚斑駁的蛇,低頭薅自己尾巴的雜毛雞,還有上台就躺在地上打滾的豬,一直在追著自己尾巴的貓,這些都是些什麼?他是怎麼也冇想到他們的契約獸竟然都是這樣的,這確定是契約獸,而不是一家治療靈獸疾病的靈獸館?“你那是什麼眼神,看不起我們的靈獸是不是?既然這樣就讓你看看什麼纔是我們禦音宗的看家本領。”他們像是排練好的一樣,瞬間都拿出自己的樂器。“這是第二部分吧?”台下有人問了一句,但是他的這句話之後,台上已經響起了各種樂器的聲音。各種樂器混合在一起,再加上各種動物發出聲音,他們交織著在一起。不是動聽的音樂,而是讓人心煩的噪音。讓台下的人都在第一時間就遮蔽了這難聽的聲音。“這聲音怎麼這麼的難聽,寒兒他在台上豈不是更加的難受?”“這禦音宗我看是要完了,把比賽都當成了兒戲。”台上的寒亦然用手捂著自己的耳朵,他覺得對方這是有意故意製造噪音。他們不是在以音禦獸,而是在使用音攻,想殺他。想到此,他的身後突然間傳來了另外一段舒緩的音樂。他回頭就看到寒竹殊在吹笛子,隻是還不等他對竹殊豎大拇指的時候,竹殊突然間口吐鮮血往下倒去。“師兄,師兄?”寒亦然一邊喊,一邊把脈。發覺他體內的靈氣混亂,他猛然間回頭:“是你們。”是他們那些混合的聲音造成了一曲殺曲,寒亦然看看下麵的人,發現他們也都像是不太好的樣子。回答他的隻是對方挑釁的笑聲。此時寒亦然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對方就是故意的。寒亦然立刻給竹殊一顆丹藥,然後一掌把人給送下台。“我知道你們無恥,但是冇想到竟然無恥到這個地步,你們這用心是何其的惡毒。竟然是想殺了所有是不是?”“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客氣了。”寒亦然說完伸手,裂魂蕭就出現了他的手中。不等台上台下所有的人反應過來,他就放在嘴邊吹奏了起來。他吹的曲子吹的又快又急,像是在戰場上。軍隊由遠及近的慢慢的逼近城池,先是有人撞擊城門,城破千軍萬馬進入,勢如破竹碾壓對方的軍隊。隨著他的曲子響起,他對麵的人一個挨著一個口吐鮮血倒下去。他也在步步的逼近,最後剩下了掌門的那個小兒子。他也吐血了,但是還堅持。他手中的樂器是七絃琴,片刻之後他的琴絃砰的一聲,斷了一根,接著又是另外一根。等寒亦然站在他麵前的時候,琴絃完全的斷裂,他的手指也流著血。“你輸了,你們都輸了。不該屬於你們的東西,你們也該還回來了。”寒亦然站在祭台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下起了雪,大雪很快就覆蓋了地上的那些人。冇人看到地上的人全都不見,取代的是各種小動物躺在地上。到最後祭台上唯一可以看到的,隻有寒亦然和四根石柱,還有中間的那個石像。坐在帳篷的裡的人,也久久都冇有反應過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場比賽已經有了結果。最後寒亦然一躍到勾單的身邊,站在他的桌子上看著他:“明日之內你們迎我是師父上山,而且躲在你該去的地方,不要讓我在看到你。”“晚了片刻,我挖了你的猴腦喂狗吃。”寒亦然說這話的聲音很低,也隻有他們兩人知道。所以冇人知道如今的禦音宗的掌門勾單,他不是人,其實也不算是不是人,應該說是半人半妖。軀體是人的,但是裡麵的靈魂不是人的,而是一隻猴子精。“好好,好好……”寒亦然等到這樣的話,起身離開了。他像個孩子一個去找竹葉先生邀功,但是卻也還算是一戰成名了。畢竟他一個,差不多是挑了禦音宗所有叫上名的弟子了,在加上可以駕馭裂魂蕭。寒亦然來天權城的事情完成了,也冇有就留,三天之後返回了海光城,之後就隻要有時間就在在家裡給水千寒端茶倒水的,忙前忙後的伺候著。間或打一套拳法,有或者是舞一套劍法,讓水千寒開心一下。他搶了寒君絕平時做的事情,氣的寒君絕都想打人了。就在他們父子二人鬥智鬥勇中,一晃三個月過去了,水千寒在一天清晨的時候經過一番生死,生下了一個額間帶著九葉蓮印記的女兒。當孩子出生的那一刻窗外晨光熹微,靈氣大盛。那景象像極了才春天萬物復甦的樣子,充滿了生機。全文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