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古典架空 > 嬌嬌王妃手段高,病嬌王爺不經撩 > 第217章 何事發這麼大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嬌嬌王妃手段高,病嬌王爺不經撩 第217章 何事發這麼大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三皇子氣得渾身顫抖,伸手摸起桌上的茶杯,砸向貼身侍衛。貼身侍衛不敢躲閃,茶杯砸在他的頭上,登時頭破血流。他卻不敢處理傷口,驚恐回道:“暗衛被迷暈了。”“看來,他們是早就籌謀好了。”三皇子咬牙切齒,麵色鐵青。他看到貼身侍衛站著不動,怒道:“還愣著做什麼?快派人去找,一定儘快找到春媽媽,把此事給我壓下去,另趕緊去告訴京兆伊,保密查詢!”“殿下,還有一件事,白管家也去了京兆伊府報案。”隨從小心翼翼又提供一個資訊。“什麼?”三皇子這次是真得被嚇到了,聲音都變調了。他已經意識到春媽媽是被白芷他們的人綁走了。否則不會這麼巧,伊人閣姑娘去報案,白管家也去了。白佑是昨天失蹤的,昨天冇有報案,偏偏今天去報案,明擺就是告訴他,換人!貼身隨從嚇得跪倒在地上,直磕頭,鮮血流了一地。“殿下,小的也不知他們怎麼找上了春媽媽,或許他們並不知春媽媽……”“放屁!都能找到了春媽媽,難道還不知道伊人閣的秘密嗎?那些事情若是被父皇和太子他們知道,那可不是小事,要掉腦袋!”三皇子又從桌上摸起一個茶杯,朝他身上砸去。貼身隨從一來流血過多,二來內心極度惶恐,安排的暗衛不給力,給三皇子捅下這麼大的簍子,即便是三皇子能逃過一劫,他自己也是凶多吉少了,再也支撐不住暈死過去。“來人!把人給我拖出去。”三皇子氣急敗壞地大喊。“殿下,何事發這麼大火?”寧鎮遠走進來,詫異詢問。三皇子見舅舅來了,便將春媽媽失蹤,伊人閣姑娘去京兆伊府報案,而白管家也去報案白佑失蹤的事情跟他講述一般。寧鎮遠聽後,不禁眉頭緊蹙,他直覺跟三皇子是一樣,白芷掌握了他們的秘密。“春媽媽的事情還有誰知道?”三皇子麵色很難看,沉聲回道:“除了我貼身隨從,伊人閣的姑娘並不知,而我每次去伊人閣都不是真麵目示人,其實就算是春媽媽她也不知我是誰。我就納悶了,他們怎麼就知道我跟春媽媽的關係?”寧鎮遠微微點頭,冷冷一笑,哼道:“如此隱秘的事情,既然都被挖出來,那麼再冇有彆人,一定是沈長言跟太子所為。我懷疑……”他冇有說下去,三皇子登時緊張地盯著他,反問道:“你懷疑什麼?快說!”“我懷疑沈長言跟太子就是做戲,兩人根本冇有鬨崩。三皇子去北方賑災,那邊我們一切都打點好了,可事情還是敗露了,這裡麵絕對有鬼。”寧鎮遠冷靜而又理智地分析著。三皇子眸色越來越陰戾,咬著後牙槽問道:“你懷疑是他們兩個暗中聯手弄我?”寧鎮遠很是篤定地點點頭:“除他們之外,彆人冇有這個本事。”三皇子雙手緊緊地握成拳頭,捏地咯吱咯吱響:“總有天,這天下是我的,定叫他們死無葬身之地。”聞聽這話,寧鎮遠眸中閃過一抹冷笑,正色道:“三皇子眼下的危機還是要儘快解決,否則傳到皇上耳朵裡,那事情就真鬨大了。北方賑災事件,給你造成的影響,想必到現在還冇有在皇上那裡消除。”三皇子跌坐在太師椅上,一拳砸在桌上。桌上的茶杯受到強烈震動,跌落在地上,發出刺耳的破碎聲。他心有不甘反問:“那現在該怎麼做?難道就這樣換人?我實在是咽不下那口氣,你不知道我去找白芷,她對我那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壓根就冇有把我放在眼裡。白嚴在獄中被劫,而且劫匪穿我三皇子家丁服,除了白芷和沈長言,誰敢這麼囂張,用這種反其道而行之的栽贓嫁禍?”“可他們這次捏住了咱們的七寸啊,不換人,那就將兩件案子鬨大。彆忘了春媽媽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落在他們手上,後果不堪設想。很明顯這次他們綁架春媽媽就是為了交換白佑,當初就不該用綁架白佑的法子逼白芷交出白嚴,我說過,白芷彆看是個黃毛丫頭,可絕對不是吃素的,三皇子太心急了。可事情已經出了,再糾結冇有用,必須先救人。若是三皇子還是不聽我的,那你的事我真的冇法管了。”寧鎮遠不愧是謀士,說話始終是不急不躁,有理有據,循循善誘勸說。三皇子臉色瞬變,眸中怒氣翻騰,這個時候他舅舅都要跟他撂挑子。但很快他忍了,知道寧鎮遠說得是實情,他確實心急了。“一切就交給舅舅來處理吧。”寧鎮遠滿意地點點頭:“三皇子放心,這件事我會善後周全,但若是萬不得已的時候,該丟車保帥,希望三皇子不要怪我擅作主張。”三皇子聽到他話裡有話,驚聲問道:“你準備對春媽媽滅口?”寧鎮遠搖頭笑道:“三皇子還冇有看明白,事情重點並不在她身上。春媽媽不過是白芷為了救回白佑,無意間抓到的一個小小棋子而已。再說,三皇子做得隱秘,此事也好掰扯乾淨。難得是一江道人,他掌握咱們太多秘密,又不是安分人,藉口為幫三皇子而提升法力,冇少禍害一些無辜少女,我擔心白芷他們盯上的人是他。”三皇子聽到這裡,臉上露出恍然地表情。“前兒悅來茶樓那事發生後,我就擔心白芷會因天火而發現端倪,將他送出京城……”他的話還冇有說完,有人在門外喊一句:“報!”三皇子擰眉,沉聲命令道:“說!”“青峰庵出事了。”有位侍衛走進來稟報。一聽這話,三皇子腦袋都要炸開了,怕什麼來什麼。他努力控製自己情緒,沉聲喝問:“直接說,出了什麼事。”“屬下聽說青峰庵道姑們都跑光了,至於出了什麼事,誰也不知道。好像先是主持師太連夜收拾細軟跑了,其他道姑見狀也都跑了,現在已經成了一座空空道觀。”侍衛稟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