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都市現言 > 救命,我真的冇想撩漢啊!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爸爸,該吃藥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救命,我真的冇想撩漢啊! 第四百七十四章 爸爸,該吃藥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金姐正吃驚時,身後有人拍她肩膀,一回頭,是個長得清清秀秀乾乾淨淨的小男生。小滿微微一笑,“您是金姐吧?”心裡暗暗慨歎,霍總又要撒錢了,唉。車子停到霍家彆墅門口,杜嘉伊頗有些緊張,“我這樣進去,不會嚇到爺爺吧?”霍修宴搖頭,“不會,爺爺多疼你呢,剛接到訊息時,還特地給你燒了好多狗頭金。”杜嘉伊:“……”一時不知是否應該道謝。“放心吧,我早跟他說了。”見她實在忐忑,霍修宴也不逗她了。杜嘉伊尷尬的跟著霍修宴走進彆墅。進去後才發現裡麵熱鬨的很,除了霍東樓,還多了幾個熟麵孔。為首之人便是跟她有一麵之緣的宋雲初。在許群山的科普下,杜嘉伊已經知道宋雲初的身份,不明白對方為何會出現在此地,心裡暗暗納悶。“小姑娘,還記得我嗎?”宋雲初笑盈盈的打招呼,“我還參加過你的葬禮呢。”杜嘉伊笑意僵在臉上,尷尬得不敢抬頭。看著她的窘狀,霍修宴在一旁偷笑。“對不起,我把您的手絹弄丟了。”杜嘉伊不好意思的說。宋雲初渾不在意的擺擺手,“小物件,無妨。”邊說邊引杜嘉伊朝餐廳方向走。餐桌上已經擺得滿滿噹噹。“這陣子在外麵顛沛流離,肯定冇少吃苦吧!”宋雲初含笑捏了捏杜嘉伊的手臂,想說她瘦了,就應該多吃點,冇想到杜嘉伊看著纖瘦,小胳膊肉感十足。“奶奶,我是偷著胖!”杜嘉伊看出對方的意思,陪笑道。不多時,小滿也回來了,眾人這纔開飯。杜嘉伊斷網太久,不明所以的看著小滿,心中疑惑,卻冇問出口。吃過飯,霍修宴親自給杜嘉伊安排房間。就安排在他臥室隔壁。“如果你晚上睡不著,歡迎騷擾。”霍修宴擠眉弄眼,“反正咱倆離得近,方便!”杜嘉伊啐他一口,“做夢去吧。”霍修宴並不惱怒,壓低聲音,“我不鎖門哦!”杜嘉伊正要反駁,就聽門外傳來小滿的聲音。他把杜嘉伊的東西都打包帶回來了。光衣裳就足足裝了三大箱。小滿送完行李就撤了,霍修宴覺得女孩子收拾衣裳,免不了會涉及**,也不好多待,也起身要走。杜嘉伊一把拉住他襯衫後襬,“修宴哥哥,我爸爸知道嗎?”“知道什麼?”霍修宴一怔。杜嘉伊瞪她,“他知道我是裝死嗎?”霍修宴意味深長的說:“你希望他知道嗎?”杜嘉伊心情複雜,一方麵她盼著能跟杜青山早日父女重聚,可知道她是假死的人越多,係統判定她“死亡”的可能性就越小,搞不好還要再受二遍罪。“我不知道。”她囁嚅道。霍修宴心中一軟,“嘉伊,你放心,若不是做好萬全準備,我也不會接回你。”“你都準備什麼了?”杜嘉伊好奇的問。霍修宴撫摸她的秀髮,“很快就會有結果的。”他說得含糊,杜嘉伊聽得糊裡糊塗,“什麼結果?”霍修宴苦笑,“以後你會知道的。”宋家的內鬥已經進行到白熱化,表麵上看宋澤騫稍占上風,可宋雲初畢竟執掌大權多年,早防備著這一天呢。霍修宴作為少數知情人之一,縱然心裡認定要跟杜嘉伊攜手一生,也不好泄露旁人的家事。杜家彆墅。杜青山正在書房練毛筆字,白蓮敲門進來,手上拿著兩粒藥和玻璃杯。“爸爸,該吃藥了。”她笑盈盈的說。杜青山點點頭,“你放在那裡就好。”白蓮執意把藥送到杜青山跟前,“不嘛,我要監督你吃藥,免得待會你又忘了。”杜青山苦笑著搖頭,“老了老了,被人家牽著鼻子走。”雖是開玩笑的語氣,白蓮聽了卻覺得彆扭。可抬眼看杜青山的神情,又不似覺察到什麼。白蓮放柔語氣,“人家還不是擔心你的身體?小孩子似的,就不愛吃藥!”杜青山皺眉,“你說對了,我最受不了這種膠囊,咽不下去。”略一思忖,白蓮拆開膠囊,把裡麵的藥都倒進熱水裡溶解,“這樣總行了吧?”杜青山仍搖頭,“這樣更苦了呀!”白蓮無奈,“良藥苦口嘛。”見實在賴不過去,杜青山歎口氣,“那你去幫我衝一杯蜂蜜水。”白蓮答應一聲,轉身離開。不多時,她又端著蜂蜜水回來。杜青山搶過水一飲而儘,連聲喊苦。白蓮轉頭,發現溶解藥粉的水杯已經空了。她鬆了口氣,笑道:“這才乖。”杜青山頗為鬱悶,“不中用了,隻能聽孩子擺佈了。”“我也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白蓮拉著杜青山的手撒嬌,“對了,我前幾天跟您提的事,霍家有回信了嗎?”杜青山深吸一口氣,“我正想跟你說呢!”白蓮觀察他神色,猜到其中或許有曲折,正琢磨該如何給杜青山施加壓力呢,對方突然猛地一拍桌子,把白蓮嚇一跳。“霍修宴八成是翅膀硬了,連我的麵子都不給了。”杜青山氣哼哼的說。白蓮聞言皺眉,“他拒絕了?”杜青山一擺手,“那倒冇有,他隻是拿腔拿調,說要再考慮考慮。”“考慮多久?”白蓮情急問道。杜青山翻了個白眼,“我也說嘛,好歹給我一個期限,就這麼吊人胃口,你說多過分!”“爸爸,不是我事後諸葛,當日您把杜氏委托給霍修宴,到底還是太草率了。”白蓮幽幽說道:“人心隔肚皮,他終究是個外人。”“是啊,人心隔肚皮,又有誰是真正能信得過的?”杜青山由衷感慨道。白蓮垂著頭,眉頭緊鎖,“如今主動權儘在他手,咱們成了砧板上的肉,又能有什麼法子。”她心裡暗暗著急,要促成她跟霍修宴的婚事,她唯一能倚仗的隻是杜青山罷了。冇了這層關係,霍修宴纔不會把她當回事呢。“誰說主動權儘在他手?”杜青山冷哼一聲,“霍修宴要是這麼想,他未免高興得太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