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章 引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章 引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個極美的星夜,深藍色的天空中點綴著鑽石般的星辰,深邃的星空猶如一盤看不見棋局,閃爍的星辰錯落有章,成為棋局中的棋子。

鬥轉星移之間,似乎有無形的大手在攪弄著棋局。

本該是夜空中最耀眼的明月,此刻也是不見了蹤影,為這棋盤上讓出了空間。

子夜時分,茫茫的夜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顆極亮的星辰,光芒瞬間將整個天空照亮。使得其它的星辰變的黯淡無光。

但轉瞬之後,這顆極亮的星又隱於深藍色的夜空之中,彷彿從未出現過。

此刻,在這片大陸中的某處高山上。

白玉座落成的樓閣,閣中亮起點點的燭光,細看之下燭台擺放的位置也是大有文章,彷彿是一幅未知的星圖。

閣前一株參天古木落於園中,古樹怕得有兩三個大漢手拉手方能抱住,古樹枝葉繁茂,每一片葉子都與閣中的的燭光相對應,像是刻意被人擺弄而成的。

在卵石鋪滿的庭院中,有一個身著天藍色的紗衣道袍的道人。

半邊烏黑半邊雪白的頭髮,一枚白色的小劍作為髮簪,將頭髮隨意的挽成了道髻,看不清樣貌,隻能猜測約莫五六十歲,看起來仙風道骨,不是凡人。

此人獨自坐在這處魔幻的院子中,身後是參天的古木和白玉的樓閣,而他的身前則是一盤殘局的棋盤,黑白雙方勢均力敵,猶若對陣的軍士,難分高下,他雙手上各抓有一顆棋子,這難解難分的棋局竟是此人獨自博弈佈下的棋局。

正當棋局的緊要關頭,那顆突然出現猶如皎月般的星辰將他的思緒徹底的打亂。

此老者望著這隱於天幕的星辰,緊緊的皺起了眉頭,手中的棋子也在不自覺中放到了棋盤邊上,此刻棋盤上的勝負彷彿已不再重要。

“本是天命已定,竟因為這突起的異象有了變數,讓這世界再次有了希望,哈哈哈,也好,老夫就助你一把。”

說完此人頭上作為髮簪的小劍騰空而去,那道人的頭髮無風自動,散落滿肩。

一時間,風起雲湧,氣象萬千。

再看去,這道人、參天的古樹、白玉樓閣,以及周圍所有的一切,隨著小劍的離開竟都化為點點的星光,慢慢消失,彷彿從未出現過。

·······

靈惠帝三十二年,在靈惠帝的勵精圖治下,搖搖欲墜的九州王朝,逐漸恢複了生機。

但近年來,北方汗國愈發強盛,靈惠帝也逐漸年老,身後卻無繼位之人,九州內憂外患,暗潮湧動。

秦州與中州隔赤水相望,東部又與幽州相鄰。

蕭城,正位三州交界之處,雖然喚城,但其規模充其量隻能算上是一個小鎮。

此地多山,交通與外不慎便利,又無礦藏,且人口稀少,故而成為一處三不管的地方。

.四月,正值九州春季,山上成群的烏柏樹被春風吹綠,山下更是百花齊放,萬紫千紅,正是是萬物欣欣向榮的之時。

都說春雨貴如油,此時小雨卻淅瀝著下了一夜,即使到了現在,依然還未見有停歇的跡象。

一大早,蕭城城門外,由遠及近三五一群的一隊人。

這些人看起來年齡卻都不小,身著鬥笠,或肩挑,或手推小車,滿載貨物,這是他們今年以來收穫最多的一次。

雨中的道路泥濘不堪,大大減緩了他們的速度,卻依舊抵擋不住他們的歡聲笑語。

“老張頭,這兩日在山上可是收穫了不少好貨!等會進城可要請哥幾個到哪春滿樓喝上一杯啊。”

“哈哈,好說,要不是你們幾個老兄弟幫忙,也搞不到這這麼多東西,一會春滿樓酒水管夠。”

春滿樓是蕭城最大的酒館,一頓消費抵得上他們幾次上山的收穫,平日裡這些百姓可是消費不起。

“大氣啊,老張,這次好好讓你老小子出出血。”

幾人有說有笑的行進。

片刻後,就到了城門處,煙雨朦朧中,城門微敞,門外空無一人,卻有陣陣刺鼻的焦腥味傳來,令幾人不禁捂住口鼻,一個略有佝僂的老者皺眉意外的說道:

“奇怪,今天咋冇人看守啊,下著雨怎麼還有這麼大的糊味。”

“冇人看守不好嗎?少交一大筆入城費。”

“老、老張,你、你們、你們看!”

說話時,幾人中打頭的一個人,一走近城門,不知看到了什麼,聲音顫抖不清,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過來,指著城內說。

幾人慌忙向前,濕滑的路麵甚至絆倒了一個挑擔的老者,隻是,此刻他們已無暇顧及。

進到跟前,纔看清古銅色的城門上,幾處新生的刀劍之痕,邊上更染上一片已經呈褐色的血跡。

城門後入眼,更是一片斷牆殘瓦,焦屍土灰,淹冇在雨中。

亂世之中,兵災禍事時常有之,他們也曾經見過不少,但眼前的景象,還是將幾個老實的農家漢子嚇的雙腿發顫。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有人反應過來,拋棄手中的貨物,連滾帶爬的向城內奔去,那裡是他們的家,有他們的婆娘和孩子。

寧作太平犬,莫為亂世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