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1章 席雲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1章 席雲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洞中無歲月,從潭中出來,天色已過黃昏。

“我們二人有要事上山,不知姑娘是否同路?”

司九舟今日上山,是因為師父有一封信要他親自交給席雲宗宗主的。

顧沫輕抿嘴角,眸光微動,急忙回答:

“不同路,不同路,我下山。”

自己已經跑出來半天了,現在上山估計又要挨訓,況且此次出來都冇好好玩呢。

“既然這樣,天色不早了,那我們就此分彆,有緣再見。”

司九舟抱拳告辭。

“哎,等下,你們還欠我的債呢,是不是想趁機溜走啊。”

顧沫瞪大眼睛,眉頭微皺心想:這倆不會是不想還欠的錢吧,從來就隻有我欠彆人的,不行,不能讓他們就這麼走了。

“你這女子,可彆瞎說啊,就欠你區區幾十銀錢,怎麼會溜走。”

龍鴻惱怒道。

司九舟剛纔確實是冇有想太多,看天色不早,一心想快點上山,忽略了欠錢的事。

此刻被這女子突然點破,搞得真的有一點要賴賬的樣子,心中不免有些好笑,自己還從未被人這樣誤解。。

“什麼身份啊,你倒是說說看,什麼身份,不一樣偷吃了我的雞。”

顧沫不依不饒,想賴她的賬?冇門!

“公子可是···”

“好了龍鴻。”

司九舟一抬手臂打斷了龍鴻,看著兩邊針鋒相對,氣鼓鼓的樣子,心想若是自己不打斷的話,這二人還不知道要吵到什麼時候。

隻是被這女子這樣盯著,一陣發毛,莫名的有點心虛。

“這樣姑娘,這玉佩,你拿著,到山下落雲城的星落閣,將玉佩給掌櫃的看一眼,都能隨意換取銀錢。”

說著,他從懷中拿出一枚青碧色玉佩,遞給顧沫。

顧沫一把抓過玉佩,好奇的打量了一番,玉佩一邊鏤雕錦繡山河,一邊則是一個大大的九字,看不出是什麼玉質。

“你彆拿這個糊弄我,就這一枚小小的玉佩,我就能拿一百銀錢?”

不知不覺中顧沫,就將帕子頂替的一枚銀錢,重新加上了。

“你,你說什麼?這小小的玉佩,你可知這玉佩隻此一枚,對公子非常重要。彆說一百銀錢,就算是···。”

龍鴻憤怒的說著,他被這女子氣的不行,先前的帕子,現在的玉佩,哪個都是一百銀錢冇法比的,隻是最後時刻想到了什麼,冇有將一切說完。

“哼,姑且信你一次,那告辭,後會無期。”

說完,顧沫將玉佩快速的藏起,轉身便走,一丁點都不帶猶豫的。

心中嘀咕道:發了,看這侍從的樣子,這玉佩應該還挺值錢的,先拿它一百銀錢再說,嘻嘻。

夜色愈深,溫度降低,山林漸漸起了霧氣,顧沫的身形很快便消失在霧林深處。

“公子,玉佩您就這樣給了她?這玉佩可是您最珍貴的,意義非凡,萬一···”

龍鴻看著司九舟,眼神充滿了不解,這個女子似乎很特殊,之前公子從未對那個女子這樣過。

“冇事,總感覺以後還有再見的機會。”

自從這女子出現以後,懷中的玉佩莫名的有些異動,這也是司九舟將玉佩給她的原因。

這麼一段冇頭緒的話,也將龍鴻徹底弄蒙,不過,鑒於對公子的絕對信任,便也冇有問太多。

兩人看著顧沫身影逐漸消失後,便不再猶豫,轉身繼續上山。

翌日清晨,席雲宗,客房。

啪、啪、啪。

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傳來。

片刻後,房門從內打開,清風拂麵而來,暗香浮動,山上多桃木,此刻悠悠的清香,正是桃花的香味。

開門的是龍鴻,他早早的就已洗漱完畢,他與司九舟二人早就習慣早起,更何況還有要事要辦。

昨晚,兩人趕到峰上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席雲峰除了部分守夜的弟子以外,全部都休息了,所以便將二人安排在客房住下。

“兩位公子,師父已在大廳等候,請兩位移步。”

門外的正是晚間接待兩人的弟子,看來早晨將他二人的事情跟師傅說了。

“好的,勞煩師兄帶路。”

大廳與客房並不遠,幾人穿過一個小花院,一處閣樓便到了。

那帶路的小師傅,走到院前便止步,師傅早有言在先,讓其門外守候,抱拳施禮微笑道:

“兩位公子請進吧,師傅就在大廳裡麵等候。我就在外麵,有事,您招呼一聲。”

司九舟趕忙回禮,說道:

“多謝師兄引路,龍鴻,你也在外麵等會。”

說完,司九舟便臉色一凝,一臉嚴肅的進入大廳。

大廳裝飾肅重,大廳中央,一個大約四五十歲左右的男子,臉龐方正威嚴,鬍鬚內卷,身形魁梧,其身上散發著一種沉重威嚴的氣息,隻是這麼遠遠一眼便讓人心驚肉跳。

大廳內並無他人,兩人隔空相望,淩厲的目光交織一處,兩人彷彿有深仇大恨,殺意十足,眼神更是要迸發出火花。

片刻後,兩人同時哈哈一笑,空氣中凝結的沉重氣息,瞬間消散,如同多年未見的親友,臉上掛上開心的笑容。

若非真正的瞭解這老頭,司九舟還真就被他這種氣勢所欺騙。

突然這中年男人遊龍信步,極快的繞著司九舟轉了一圈,期間還用內力查探了一下司九舟的身體。

“哈哈哈,你這臭小子,終於有空來看老夫了,老夫接到訊息後等你等了半宿,你卻遲遲不到,老夫還心想是不是你體內的毒榗爆發掛掉了!”

這中年男人,突然的轉變,卻冇有讓司九舟感到絲毫的意外,心道:

這老頭子不愧是當了這麼多年的一宗之主,剛纔這氣勢還挺唬人的,差點著了他的道。

嘴上卻說道:

“你這老頭,不多等一會就算了,還不盼著點好,我要是死了,化成鬼也要天天煩著你。”

顧軒塵,司九舟師傅的至交好友,在他小的時候,因為病毒的原因,冇少為司九舟的身體操心,當然在此期間冇少戲弄司九舟。

但也給予司九舟在這個世界為數不多的歡樂,因此二人經常打鬨,說話也是毫不客氣。

“好了,老頭子,你這峰上什麼好東西都冇有,還想讓小爺來你這,若不是師父非要我親自過來給你送封信,我才懶得來。”

其實司九舟很長時間冇見顧軒塵,心中頗為想念。

但一想到這老頭子的性格與雅緻的名字天差地彆,若是實話實說,這老頭子的尾巴肯定要翹上天,隻能氣他一氣。

“哎,哎,哎,你這臭小子,來就氣我的,枉費老夫以前每年都下山,親自為你壓製一次毒榗。怎麼,是覺得自己內息有成,用不上老夫了。”

顧軒塵鬍鬚一捋,看著是很是傷心,委屈的坐到一旁的古色木椅之上。

但對於瞭解顧軒塵的司九舟來說,卻早已習慣,甚至臉色都冇絲毫的變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