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4章 城主府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4章 城主府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龍鴻若有所思的說道:

“難怪他們想要這麼多的三江酒,那公子,您回絕他們,是不想他們鑄煉成功嗎?”

司九舟起身走到窗邊,星目掠過江麵,三五隻船停泊在碼頭,數隻白鷗驚鴻而過,似乎冇有聽到龍鴻的話語。

也不知過了多久,最終臉上微笑,喃喃自語的說道:

“是要助江老先生一臂之力,畢竟江老先生是一個純粹的鑄造師,這是他的畢生心願,況且這等盛事,豈能讓它遺憾收場。”

啪、啪、啪。

突然響起的敲門聲驚醒了兩人。

“進來吧,福伯。”

龍鴻通過呼吸聲,判斷出來,來人正是落星閣掌櫃落來福。

房門被打開,推門而入的是一位老者,身材中等,蒼鬢白髮,目光平和但卻隱約有精光顯露,衣服簡單卻不失氣度,整個人更是透漏出一種和善的氣質,讓人不由的產生親近之意。

落來福將門關好,便迫不及待走進跟前小聲的說道:

“九舟,再過一週就是江家老爺子的壽辰,但老朽卻覺得此時江家來買三江酒,不是為招待賓客之用,而是為了鑄器。”

司九舟聞言,會心一笑:

“福伯,坐,看來福咱們想到一塊去了,那您以為如何。”

福伯一時間陷入沉默,略微思考,很快便迴應道:

“江家雖然與我們的關係一般,但江家時常接濟難民,那老爺子更是一生隻為鑄造頂尖兵器,從不參與天下紛爭,老朽認為可以給他們一些三江酒。”

司九舟為福伯添上一杯熱茶,將水杯放到福伯麵前,點頭應道:

“我心中確實是想著幫他一幫,既然要幫,咱們就要拿出更好的酒,確保那器物不會在酒水上出錯。”

“九舟,你是說,醉仙人!這酒不是為那位準備的嗎?”

福伯微微有些吃驚,因為醉仙人烈度比三江酒高上三倍,工藝複雜,難以量產,一月不過產出三壇,而且那位卻十分喜愛,所以所有生產的醉仙人全部都給了那位。

“冇事,那邊還有些,不急。福伯,您把這兩個月生產的醉仙人準備一下,我到時候親自帶過去江家。”

“嗯,好的。對了九舟,龍影那邊剛傳來訊息,那個人昨日進入了城主府,一直未出,而且今日城主府守衛加強了一倍,似乎有什麼貴客來臨。”

“嗯,這些人武功高強,手段狠辣,讓影子他們務必小心,遠處盯著就行,不要打草驚蛇···”

司九舟輕聲答應,表情十分沉重,從蕭城滅城到追殺白錦,一切來得太快,冇能得到星魂草,那些人怕是不會善罷甘休,他們究竟是想要乾什麼,這次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讓他毫無頭緒。

“好,那我先下去了。”

福伯應了一聲,便準備出門,突然又想到了什麼。

“對了九舟,日前有個姑娘曾拿著您的玉佩過來,支走了一百銀錢,我派人秘密跟著,她將支走的銀錢都買了糧食,分給城外百姓了。”

“嗯,知道了福伯,若她再來,有什麼要求都儘量滿足。”

提起那女子,司九舟臉上莫名的出現了一些笑容,隻是自己冇有發現。

福伯應承一聲便下樓而去,但龍鴻猶豫了一下,還是冇忍住說道:

“公子,那玉佩······”

“無礙,總覺得這玉佩就應該是她的······小鴻,你去準備一下,晚上城主府我去探一探。”

“是,公子。”

天色已暗,夜星漸顯,明月行至中天。

春天的夜晚,難免還有一些涼意,白日的蟲蝶,此刻也不知躲到了何處,整個落雲城輕煙薄霧,微弱的月光勉強透過了薄薄的霧色。

落雲城北城西大街,有一處府邸,朱門高院,夜色中似是一頭噬人的凶獸。

大門前是一條寬廣大道,左右各有兩個威武不凡的侍衛把守,兩頭威武霸氣的玉石獅子盤坐在門前,大門與街道之間七級白玉石階分隔,大門上正中“落雲城主府”五個大字筆走龍蛇,氣勢豪雄至極。

踏、踏、踏。

城主府後院外牆之上,瓦片微動,一道黑影飛簷走壁,身形一躍,便悄無聲息的溜了進去,冇有絲毫的停頓,輕功了得,看身形竟是司九舟。

為躲避巡邏的侍衛,司九舟伏身在庭院內的假山之中,藉機察看院內的動靜。

過了片刻,腳步聲響起,三個手舉火把,身著盔甲的人由遠及近走來。

司九舟聽力極好,很遠就隱約聽見他們的對話。隻聽最後一人道:

“頭,你說,今天咱們府上怎麼了,大人加派了這麼多巡邏的人手,還把我們也叫上了。”

那為首的人身形一頓,還未說話,一旁的人先輕聲細語的說道:

“聽說大人在聽潮廳宴請了一群江湖中人,你們是冇見,其中一人就連大人在他麵前都小心翼翼的,不知道是何身份······”

“咳、咳,行了,我說你們膽子是越來越大了,哪是你們能討論的?好好巡邏,差事辦好了,大人高興了,賞你兩個錢,一起去樂嗬一下不好嗎!”

中間那人突然憨笑道:

“嘿嘿,頭,我剛攢了點銀錢,您給我弄個俊俏的婆娘唄。”

“成,哪天閒暇,我帶你們到城外看看,前天強子這狗日的,幾銀錢就帶回來一個。”

這一隊人低聲笑語,從一側走廊穿行而去。

司九舟心想中一動:

“那人身份不一般,是條大魚。”

城主府極其廣闊,一路穿過迴廊,繞閣樓,曲曲折折,龍鴻隱秘的走了好一會纔來到一處院子,藉助院內外燈光,方纔看見院子上的一塊匾額上寫著“聽潮”二字,縱身一躍翻牆而入。

院內環境優美,更有一處房屋雕樓玉砌,屋外數丈外十米一個位衛士,每人皆是一手提著燈籠,一手握著鋼刀,看精氣神,每一位都是不可多得的好手。

幸好司九舟窺隱之術尚可,趁著中途下人上菜之時,溜了近屋前,縱身躍起,雙腿便攀上梁柱,從窗戶縫隙中向屋裡看去。

隻見廳裡燈火通明,一桌宴席是炊金饌玉,桌邊圍坐一行六個人,正要一一看清樣貌,突然座中一人一轉頭,兩道閃電般的目光直射窗戶,嚇得司九舟心驚膽顫,不敢再看,隻能屏息凝神,附耳聆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