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5章 暴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5章 暴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時,一個沙啞且中氣不足的聲音說道:

“這件事怪我們,冇有想到竟有人橫插一杠,隻可惜到現在都冇弄清那女子究竟是誰!”

“嗬、嗬。”

這人剛說完,一側就有人嘲諷的笑了出來,怪聲怪氣的說道:

“流風宗好強大的實力啊,不止人抓不住,被人打的還一身的傷,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那個啊貓啊狗呢?”

“湯祖旭你他孃的說什麼?找死啊?”

之前說話的人一拍桌子厲聲怒道,但可惜似乎牽動了身體的傷勢,連著咳了幾聲。

司九舟也趁機向內張望,那咳聲不斷之人,中年模樣,臉色潮紅,怒目瞪視,一手扶在桌上,一手叉腰站立於桌前,顯然被氣個不輕。

此人正是司九舟的目標汪沉,也是之前追殺白錦的黑衣人,看樣子之前使用秘法脫困,身體還冇有恢複。

原來,此人之所以能夠順利逃走,正是雨欣故意為之,想要查出幕後黑手。

“怎麼大爺我說錯了嗎!真不知道主上怎會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你。”

另一人一臉凶相,不甘示弱的說道,此人,目若銅鈴,含胸拔背,氣凝如嶽,再加上他身材高大,看起來是霸氣十足,氣勢上更勝一籌。

湯祖旭此刻也是氣急,此次搶奪星魂草,是在他的地盤上,本應是他的任務,冇想到被指派給了流雲宗。

“好,今天就讓老夫領教一下秦州湯家鎮山拳的高招。”

話音未落就見汪沉臉色狠厲,單掌一震,桌上酒杯淩空而起,雙指成劍,輕輕一揮,那酒杯直射湯祖旭眼睛。

那湯德旭卻是絲毫不慌,單手握拳,向前猛砸,拳勢如山嶽之重,碰的一聲,好好一個酒杯被拳風震的碎裂成幾瓣,墜落在地,湯祖旭拳勢不減,向著那汪沉胸前擊去。

汪沉見他來勢洶洶,雙臂抱拳擋於胸前,抵擋住湯德旭來勢洶洶的一拳。

汪沉與湯德旭皆是江湖中成名人物,兩人本就是湯德旭略勝一籌,再加上如今汪沉有傷在身,此刻隻感覺體內有力不怠,為防止傷上加傷,不禁後退兩步,緩解壓力。

但因為這兩步,也丟了許多麵子,臉色十分難看,再不顧及身上的傷勢,打出一記流風掌,兩人拳掌相交,已然都已運上了內力。

一股勁風猛然從交彙之處撲出,好在在座之人全都非同尋常,並未受的影響。

眼見兩人的爭吵上升到比拚起來,突然有人出手震開兩人。

卻是那坐在主座上的一位神態瀟灑,錦衣輕衫的男子,他年歲約莫三十歲左右,劍眉星目,姿態俊雅,一道寸許長短的傷疤掛在左臉之上,卻使他更加英氣逼人,看身上的打扮,絕對是非富即貴。

此人一臉和善的笑意,對著被他震開的二人抱拳和聲道:

“兩位,還請暫時住手,兩位都在江湖上頗有名望,見麵難免有些手癢,但是還請不要忘記自己來此的目的。”

手臂傳來陣陣的酥麻之感,讓汪沉、湯祖旭兩人暗自心驚,兩人雖非生死鬥,但也皆使上四五分力,此人如此輕描淡寫就將二人震開,武功絕非尋常,而且此人能在這桌坐主位之上,身份更是非同尋常。

兩人隻好拱手答道:

“不敢,一切以主上的任務為主。”

“好,這次任務,還需要各位全力支援。完成任務,自有獎勵,可若是失敗了,會有什麼後果,各位想必也都知道。”

這公子臉上依舊是笑意滿滿,但從其口中吐出的話,卻讓在座的人全部麵露懼意。

卻不知是何種懲罰,能讓他們都生懼色。

“哈哈哈,諸位,來、來、來一起滿飲此杯,讓我們摒棄前嫌,全力配合,完成此次任務。”

見場麵有些凝重,他率先端起酒杯,一飲而儘。眾人見此也隻好一同舉杯,飲下這聞名九州的三江酒。

酒香味甘,回味無窮,讓眾人暫時忘卻了此前的不快。

酒入肝腸,杯落八仙。

方纔回頭嚇了司九舟一跳的人,陰柔的臉上眉頭緊皺,方纔起,他腰間的竹筒就隱隱有些異動,隻是他加倍留意四周,並未發現有何不妥,但這種異動一直並未消失,反而愈加強烈。

主座上的公子察覺到了血魁的異樣,血魁在交州一帶作惡多端,不知得罪過多少江湖高手,卻一直能夠滋潤的活著。一方麵是主上庇護,更重要的是他總能預感到危險。

而這次神情緊張,即使剛剛汪沉與湯祖旭的較量時,他也是眉頭緊鎖,毫不在意,不知是何原因。

他關心道:

“血魁,為何今日心不在焉,可有什麼煩心事?”

血魁一時間也不知如何開口,隻是輕語細語道:

“不知為何,方纔起血蟲就有些不安,雖然我未發現異常,但心中總有些不安。”

“哈哈哈,你這血鬼,怎麼離開了你的老本營,害怕了?”

那公子眉頭一凝,雖然嘴上打趣,卻對血魁的血蟲十分信服,這也是這次行動,主上讓他從偏遠南疆趕過來的原因。

他表麵不動聲色,卻暗中向城主趙不同使了個眼色。

趙不同頓時心生警覺,不著痕跡的走到門口,衝門外守候的一個小廝招呼道:

“去,把老爺我珍藏的‘紅金春’拿來。”

那小廝眉目微動,拱手便迅速離去。

不消片刻,一隊隊人手舉火把便陸續趕來,分佈到聽潮廳所在小院外圍。

府內侍衛訓練有素,人馬調動也隻有輕微的聲音,但依舊讓躲在屋簷底下的司九舟察覺出了異樣,他雖大半心神凝於屋內,但對四周環境也十分留意。

起初司九舟尚不以為意,但隨著人手的不斷增加,他確信自個時被髮現了,心想:如讓侍衛完成包圍,在搜查過來就麻煩了。

司九舟拳腳放鬆,一個翻身身體便如柳絮輕輕伏地,手腳同時發力,在不顧及有冇有被髮現,身形如離弦之箭衝向一處人手薄弱之處。

司九舟落下的瞬間,屋內血魁第一個發現司九舟,大喊一聲:

“果然有人,在這裡。”

血魁運轉體內真氣,一個縱身破窗而出。

此刻,屋內之人這時方纔發現有人偷窺,一股涼意從背脊直瀉下來,自己的一舉一動竟被人瞧個一清二楚。

眾人都是江湖上的有頭有臉的人,這讓他們臉色由紅變黑,個個惱羞成怒,便迫不及待的追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