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6章 困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6章 困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城主府內的侍衛,都是軍中好手,早在圍住院子的時候,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此刻聽見響動,雙目更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一個黑衣蹤影。

“小賊,哪裡跑。”

三五個距離較近的侍衛持刀向前阻攔,刀若寒芒,快如飄風。

幾人,有上、有下、有左、有右,配合密切,赫然就是一個屏障,正是軍中常用刀法‘斬馬刀’,此刀法,越多人配合,威力越大,在軍中無往不利,常常以寡擊眾。

司九舟見此場景心卻不慌,接近幾人,腳下兩個瀟灑自如的跨步,指尖輕點,隻聽嘭、嘭、嘭幾聲,幾個侍衛手就被震得顫抖不已,鋼刀更是飛落在地,手臂更如同觸電般,無力垂落。

那幾個侍衛竟不是司九舟的一合之敵,趁著這幾人愣神之際,司九舟腳踏亭柱,借力一躍向院外奔去。

周邊侍衛早已彎弓搭箭,見司九舟即將衝出包圍,隻好傾力將箭射出,要將他射殺於此,頃刻間,飛箭如雨向司九舟射去。

卻見司九舟眼疾腳快,左突右轉,身似蛟龍,遊若漫步,一時間那連環箭隻接連擦身而過,射入庭院牆體,入木三分,如雨的箭矢竟無一打中。

而這時候,屋中六人便已趕來,見司九舟一身淺灰色衣服,黑巾遮麵,身法靈動,心中一沉。

那汪沉心中更是一驚,心道:

這絕妙的身姿似乎在哪裡見過,對了,這蒙麵之人的身法,竟與那日救走白錦的女子相似,想來兩人之間必有關係,難道是跟著自己來到這裡的,隻是他一向小心,卻不知得罪了那方勢力。

此刻他有苦難言,若是讓其他人知曉,恐怕自己難逃罪責,思來想去,隻有滅殺此人一勞永逸一途。

一念至此,他不顧及傷情,強行提氣率先偷襲,想要將司九舟就地斬殺。

流風掌一掌拍出,掌力之強勁,四周強風皺起,一時間飛沙走石,好不誇張。

掌力猶如無形兵刃,來勢洶湧,直劈司九舟的胸口,那知司九舟早就察覺幾人的到來,心中早有防備,躲過數支飛箭的同時,身形在空中一個摺疊,便躲過了汪沉必殺的一掌。

但他也暗自心驚,這一掌迅猛無比,若非自己早有防備,恐怕已然受傷。

而且此刻四周被團團圍住,不能報漏身份,又要逃出去,正要思索如何應對。

忽聽一聲厲吼,身後一側迅猛至極的掌力虛空而來,內力雄厚,絲毫不弱與之前一掌。

司九舟深知這這一掌的威力,不敢有絲毫怠慢,但倉促間也隻能提臂握拳,以拳對掌,兩人內力激盪,一時間拚個不分勝負。

兩人各自分開,身形錯落而過,剛剛落地,就見那汪沉轉身功來,其左手一探,虛晃一掌,右手暗中從身後腰下穿出,如狩獵毒蛇撲麵而來。

司九舟斜踏兩步,仰麵躬身,身如蓮葉隨風起,侃侃的避開這致命一擊,還未有其他動作。

就見汪沉雙掌齊出,如燕飛舞,一掌更比猛;司九舟一避一擋,兩人你來我往,轉瞬之間,便交手數十招。

流風掌,以迅猛聞名,此刻在汪沉的傾力之下,更是打出九道虛影,九掌亦真亦假,一掌更是疊加另一掌的掌力,九掌之後更是比第一掌強力數倍。

隻聽啪的一聲響動,掌風將丈外的水缸擊裂,水流一地。

如此威力,看的眾人驚歎不已,心中暗自讚歎:“好個流風掌。”

另一旁觀戰的湯祖旭心癢難耐,不甘局外,手帶拳套,提拳便上。

鎮山拳,以力聞名,每一拳剛猛至極,力壓五嶽,無往不利。

那湯祖旭此刻出拳,同在屋內判若兩人,力道強勁,絲毫不弱與此時交戰的汪沉,再加上其拳套上遍佈尖刺,若不小心被擦到,非死也傷。

司九舟心知自己隻會寫粗淺招式,此前又為求輕便,他身上並未攜帶任何利器,這兩人又一左一右,一拳一掌,招招指向要害,頓時壓力倍增,短時間內隻得左閃右避,不敢硬碰。

場外看去,司九舟打起來束手束腳,逐漸處於下風,隻是憑藉流暢的步法勉力抵擋。

汪沉連續數招無功,心中越發焦急,他有傷在身,不可久戰。

心中一沉,見司九舟與湯祖旭對拚之時,又是強力的一掌,司九舟急忙躲避,卻不知汪沉這是虛晃的一掌,掌後藏器纔是真正的殺招,憑藉著招,他可是成功射殺不少人。

隻見他袖口一動,咯噔兩聲異響,兩道暗箭刺身而來,司九舟反應不及,隻躲過一支暗箭,另一支被抵擋的手臂劃破,鮮血直流。

司九舟暗自心驚,知道自己小看了這兩人,兩人雖然武功不及他,但也不容小覷,再加上自己經驗不足,才被這等陰招所傷。

而被司九舟躲過的暗箭,卻好巧不巧,直奔湯祖旭,幸好他注意力十足,及時反應,一拳將利箭擊飛,躲過一劫,但引起他的一陣怒罵:

“你他孃的,往哪打,看著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手臂受傷,令司九舟愈發小心,更加不敢硬接兩人的拳腳,況且此刻一旁,尚有幾個不知深淺的人虎視眈眈,總要分出些許心神。

不一會,司九舟全麵落入下風,雖不至被擊傷,也是險象環生。

眼見刺客受傷,此刻隻有招架之力,眾人反倒不急拿下刺客,各個凝神觀看幾人的招式,想要見識下流風掌和鎮山拳,同時也想看出這大膽的賊人的武功路數。

哪知司九舟所使用的武功皆是尋常的招式,隻有危機的時候,才使出高深的步伐躲避,幾人觀看半天都冇能看透。

這時俊雅的疤臉公子衝著一旁的光頭黃鬍子大漢拱手問道:

“季兄,你出身九龍寺,又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可看出此人是何來路?”

黃鬍子大漢此時一臉凝重,隻覺此人所學甚雜,打出的招式更是五花八門毫無章法理路,而且各種拳法,掌法也是比較粗淺,全看對手招式,進行回擊,隻是那步法相當高明,他從未見過,不禁暗自驚奇。

有些驚疑的說道:

“灑家觀這小賊不簡單,似乎有意隱藏,所使招式儘是些粗淺招式,但其步法卻甚是精明。”

有觀查了一會,這大漢再次說:

“這步伐有些像遊龍步,隻是灑家也隻是聽說過遊龍步,並未見過,因此不能確認是不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