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17章 血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17章 血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驀然間,半空中一人影墜落,一人“啊”的一聲,被踹落在地,口中鮮血狂噴,定睛一看,原來是汪沉。

此前,汪沉有傷在身,此番又氣急,全力久攻司九舟不下,引動傷勢,動作略有遲緩,便被司九舟抓住機會,雙腿發力化為彈弓,一招梯雲縱踹在汪沉肩頭,將其身體擊落幾丈之外,跌倒在地,昏死過去。

司九舟更是藉著腳力登上房頂,幾個跳躍便突出重圍,向府外逃走,令湯祖旭反應不及,冇能阻止。

那湯祖旭一個愣神,此前交手他隻想活動筋骨,藉此展露實力,並未用儘全力,眼見這賊人從他手中走脫,氣急萬分,也急忙追了上去。

另一邊,眾人駭然相顧,臉上有些詫異,剛剛還險象環生的賊人,不曾想,一瞬間就擊傷汪沉逃之夭夭。

愣神片刻,幾人是惱羞成怒,他們幾個終日在江湖中打拚的高手,若要讓這賊人就此走脫,豈不是顏麵儘失。

“小賊,哪裡跑。”

一個粗狂雄厚的惱怒的聲音響起,隨即“碰”的一聲,黃鬍子大漢季度拔地而起,身形一晃,眨眼間越出丈外,出府而去,隻空餘一個被踏碎的地板。

血魁轉頭看了看身後的疤臉公子,那公子輕點一下頭,血魁也急忙追去。

一旁的趙不同小心翼翼的說道:

“公子爺,這,這,是否要全城搜捕?”

他的內心十分驚懼,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今日特意加派了許多人手巡邏,卻依舊讓人潛了進來,若是耽誤了這次行動······

那疤臉公子依舊是一臉的笑意,不急不慢的說:

“不可,我們都是秘密前來,不可引得人儘皆知,你且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外傳,那人已有傷在身,有血魁、季度等人在,那人跑不了。”

隻是那深邃的眼睛不經意間,透出若有若無的殺意,讓趙不同心中一涼,他深知,這位可不是什麼善人,正要辯解。

卻見那公子不緊不慢的向外走去,隻是眨了下眼,他的身影就要出院門,趙不同急忙運氣,就要跟上。

那公子卻輕飄飄的說道:

“這件事先這樣,你先去給汪沉找個醫師,畢竟有個好大哥,可彆出什麼事了。”

明明距離很遠,但卻如同在耳邊響起,讓趙不同隻好打消跟上的念頭,匆匆奔向倒在一旁的汪沉。

汪沉此刻暈倒在地,本就有傷在身,此刻一條臂膀更是斷裂,傷上加傷,哪怕其內功深厚,隻怕此次任務無法參與了。

月東移,風漸起。

司九舟從府中逃出,並未回到落星閣,而是直奔城外。

此前,司九舟早與龍鴻計劃好,若不慎被髮現,說明府中,定有善於查探的人,不能讓他們知道了落星閣的存在,為預防萬一,最好向城外水泊奔去,司九舟安排龍鴻在哪裡接應。

季度,湯祖旭追逐司九舟而去,隻見一道黑影在樹木、屋頂之上急速的穿梭。

出府後,身形更是瀟灑,如信庭散步,絲毫冇有受過傷的樣子,而且身法,也不知比在府中打鬥時高明瞭多少倍。

天已全黑,霧色已重。

即便是他二人耳聰目明,奮力追趕過兩道街,奈何輕功差了不少。

司九舟的蹤影逐漸消失在霧色中,不知去向,他兩人暗自惱怒,卻也無能無力,隻好作罷,駐身在大街之上。

這小賊實在可恨,剛纔在府中似乎未儘全力,此刻脫困,施展出的輕功竟比他二人強了不少。

不一會,但其身後又跟上一隊人馬,喧鬨的聲音瞬間打破了夜晚的幽靜。

正是疤臉公子與血魁等人趕了過來,卻見火光中季度和湯祖旭二人站在大街中,身形蕭瑟,一臉怒意。

那公子拱手問道:

“季兄,湯兄,你二人怎麼在此?那賊人呢?”

季度一搔腦袋,臉色有些難看。

他一身內力出自九龍寺正統,極為深厚,擅長外功,一身血肉橫練的是如銅似鐵,刀劍難傷;因破戒被逐出師門,後又有奇遇,功力大增,成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魔僧。

若與他死戰,幾人汪沉,湯祖旭加一起,恐怕也難與其匹敵,可偏偏腿上功夫略差,遇上龍鴻這樣的輕功高手,真是有力無處使,憋屈的很。

他惱怒道:

“那小賊好是奸詐,在府中恐怕是故意捱了幾掌,絲毫不像是受過傷的人,而且他輕功極好,灑家隻追至此處,就不見其蹤影了。”

疤臉公子瞥了季度一眼,安慰道:

“季兄莫急,那賊人被汪沉暗箭所傷,血魁追蹤之術了得,定叫他無處藏身。”

季度點了點頭,看向血魁道;

“如此,便有勞血老弟了,定要找到此人,讓灑家一解心中怒火。”

血魁見眾人全部看向自己,微微一笑,並無言語,左手一揮,腰間的竹筒似乎受到指令,飛起落入他的手中,而這時他的眼睛看向竹筒,似乎在看著一個稀世珍寶。

季度疑惑地問道:

“血老弟,這是?”

血魁並未答話,雙手握住竹筒輕輕一轉,竹筒便被打開。

忽聞“斯、斯”兩聲,一隻小蟲緩緩而出,小蟲約莫寸許長,獨角,雙翅,紅甲披身,宛如一顆紅寶石,這小蟲平日棲身於竹筒,血魁以內力溫養,極為寶貝。

就聽血魁口中哨噓噓幾聲,這趴在血魁手上的小蟲,觸角上下襬動,而後透明的雙翅顫動,身形便朝著一處房頂掠去,去勢如電,若非眾人目明耳聰,且一直盯著這小蟲,怕是根本不會發現有這小蟲從身邊飛過。

季度,血魁等人急忙跟上,躍上屋頂。

灰色的瓦片赫然殘留一處血色,顯然是剛剛留下的血跡,那小蟲正止步俯身於此,口中伸出一根管狀口器貪婪的吸食著血液,這小蟲以血為食,武者留下的血液對它而言更是瓊漿玉液。

見此情景,季度暗自提防,原本隻是感覺這甲蟲有些熟悉,此番見到其吸食著血液,一時間讓他想起了傳聞中的南疆巫族。

南疆巫族神秘莫測,數百年前,憑藉詭異的蠱蟲大放異彩,滅掉了許多教派,搞得江湖中人聞之色變。

後來,大半個江湖共同圍剿,迫不得已,才退出中原,隱於南疆山林之中。

隻是眨眼間,整個瓦片上的血液就被吸食殆儘。

再觀那小蟲,血紅的盔甲更加的鮮豔,原本透明的雙翅也出現了條條紅色的脈絡,觸角擺動的更加迅速,顯然它意猶未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