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2章 絕處逢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2章 絕處逢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山林中一隊人馬,四散開來,徐徐向前。正在地毯式的搜尋著什麼。

為首一人身著一身素衣蒙麵,手持一把長劍,寒光四射,一劍砍斷前方擋路的藤蔓。

唳~~~

一聲鷹唳聲從高空傳來。

“在這邊,跟我追。”

為首一人說完,便向著空中鷹飛翔的地方急速前進,身後的一隊人迅速集結,追隨而去。

此刻,在一棵半米粗的大樹後麵。,正躲著一個人,隻見他頭髮蓬亂,滿臉血土,右手拿著一把破爛的斷劍,一身白色長袍此刻已經被劃的一縷縷,腳上的黑靴子早已是指尖外露。一身上下早已被鮮血沾滿。尤其是其腰間一道三寸長的傷口還在緩緩流著鮮血。

“該死,又是這隻海東青。”

此前他數次躲開追兵,都被這隻海東青所發現。

隻見此人,一手捂住腰間傷口,一腳蹬向大樹。藉助著大樹輕輕一躍,竟跳至樹梢。

他回首後望,見追兵距離他已然不足百米。便腿上發力,輕點樹枝向前急速飛躍。

許是失血過多的原因,或是精疲力儘,在即將衝出密林的時候,還是被這一群人追上,團團圍住。

圍住他的這群人皆是蒙麵,手持鋼刀。

眼見這男子,無路可逃,為首的蒙麪人哈哈一笑,卻似乎牽起了傷處,猛地咳了幾聲,片刻後,方纔陰沉的說道:

“白錦,真夠能逃的。可惜啊,此刻你已油儘燈枯,無路可逃,交出星魂草,我放你離去怎麼樣。”

“哈哈哈。”

這個被稱作白錦的男子臉色蒼白,掛著些血汙和汗澤,但目光中浮現出一絲仇恨的光芒,手中的斷劍艱難的抬起來,指著蒙麪人大笑一聲嘲諷道:

“一群見不得人的老鼠,隻能在背地裡做些見不得人的事,你們喪心病狂屠儘蕭城,連小孩子都不放過,難道會對白某人格外慈悲了不成。”

那蒙麵男子,並未理會白錦的嘲諷,緩緩向前走了兩步,將手中的刀收起,平靜的說道:

“白公子,此刻我們隻求得到星魂草,隻要你將星魂草交給我,我保證不傷你,並且我們奉你為上賓,有任何需求我都將儘力滿足。”

聽了這蒙麵男子的話,白錦心中更是不由得一陣冷笑,一隻手伸進懷中,拿出一個盒子,盒子由烏金木鑲嵌黃金蛟龍製成,做工極為精緻,隻是盒子上已被血染上了點點梅花。

烏金木北方汗國特有的樹木,生長極為緩慢,百年方能長得寸許粗細,木質堅硬無比,尋常刀劍不能留下絲毫劃痕,且帶有淡淡暗香,具有安神助眠的功效,因木質成黑金色被稱為烏金木。

烏金木數量極少,已知的烏金木早已被汗國的軍隊層層保護。能夠擁有哪怕寸許大小的烏金木就非富即貴。

並且如此精緻的做工,天下間能有如此能力的工匠,怕也是隻手可數,盒子上的蛟龍更是隻有各國王室貴族才能使用的。

而那蒙麵男子看到了這盒子,目光變得迫切了起來,以為是白錦想通了,急切的說道:

“果然在你手上,白公子放心,我定會遵守諾言。”

白錦並未理會蒙麵男子的話語,小心翼翼護著盒子,臉上的嘲弄之色更勝,眼睛看向烏金木盒子,目光似乎流露出點點的惋惜。

“你以為白某會相信你們的鬼話,隻是可惜了這星魂草。”

“你想乾什麼?”

蒙麵男子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哈哈哈,我想乾什麼,當初你們屠滅蕭城滿城之時,你們想乾什麼?今日白某自知難逃一死,不過這星魂草你們也休想得到,你可知星魂草見陽光便會灰飛煙滅,今日到時天公作美,陽光倒是很明媚。”

那蒙麪人的目光卻是越來越凶狠,白錦卻彷彿冇有看到,沾滿血跡的手慢慢抬起,準備打開盒子。

“白錦,你要想清楚,一旦你打開盒子,我必定將你剝皮碎骨。”蒙麪人的聲音越發狠厲,試圖讓白錦改變心意。

“喂、喂、喂,我說你們吵死了,本姑娘剛睡一會就被你們吵醒了。”

一道清脆悅耳帶有惱怒的聲音響起。

眾人頓時心驚,隨即尋聲望去。

幾丈之外,兩棵高樹之間懸掛著一根尼龍絲繩,一名年輕的青衣女子倚繩而坐。

她手中把玩著一根刻著九尾狐的碧玉短笛,黑色的長髮披肩而下,紗巾遮麵,看不到樣貌,眼睛半睜半閉,眉頭微微皺起,帶著一種惱怒慵懶的神態看著眾人。

眾人望著突然出聲的女子,不由的有些驚訝,這女子隻身一人,也敢打攪他們的事。

安靜片刻,那領頭蒙麪人最先反應了過來,不由的心中一沉,疑惑地說道:

“九尾玉驚神,一曲笛落仙。落仙笛!姑娘是何人?”

那青衣女子並未答他,不堪一握的柳腰輕輕一扭,便從尼龍繩上飄然飛落,身姿宛若仙子。

“暗影流沙?哈哈,運氣不錯啊!前些天剛剛誅殺了一批,現在又給我遇上了。”

說話之間,這青衣女子手一揮,一道青影閃過,她的手中便多了一個盒子,正是白錦手中的烏金木盒。

眾人反應之後纔看見,她的手臂處此刻挽著一根長長的青綾,想來就是剛纔的青影。

“你···”

“你什麼你,碰上我算你們倒黴。”

說話間,那青衣女子內力運轉,腳下用力,身形便如飛鳥向這黑衣人掠去,手臂上的青綾竟無風自動,其末端更是凝聚了一條由樹葉構成的絲帶,宛若遊龍,揮動之時似有龍鳴。

眾人皆是心中一驚,還未及思量,這條青龍便已到達到黑衣之人身前。

最先接觸的黑衣人反應不及,冇有絲毫的抵擋,就被一擊擊中胸口,鮮血瞬間從口中噴湧而出,身體也被巨大的衝擊力擊飛三丈開外,順帶砸死一個倒黴鬼。

餘下的黑衣人反應也是十分之快,迅速合到一塊,結成陣型,以此抗衡,但可惜雙方實力相差甚遠,陣型隻是初步達成,人便被擊殺了一半,餘下之人更是如同板上的肉,冇有絲毫的抵抗之力。

一人對戰數人,那青衣女子竟還在此時間,將白錦救下,安置於一旁樹下。

片刻後黑衣人便死傷一片,隻有那為首的蒙麪人還能站立。

那帶頭的蒙麵男子也是狼狽的模樣,蒙麵的黑巾已經被血液滲透,顯然受傷不輕,他眼睛盯著青衣女子,目光也是越發陰沉,心中頗有不甘。

“此女子年歲不大,但武功極高,而且所使武功像極了失傳已久的遊龍驚魂掌,自己先前受過傷,又連續追捕白錦幾日未曾休息,內力更是消磨大半,若此時硬拚隻能白白送命,眼下隻能另做打算了。”

蒙麵男子一手捂住胸口,強行壓製住即將噴出的血液,不甘的問道:

“遊龍驚魂掌,姑娘究竟是誰?”

隻可惜那青衣女子並未理會蒙麪人的問題,得勢不饒人,身形如遊龍過江,帶起片片綠葉,極速接近蒙麪人。

手掌直奔蒙麵男子命門,那蒙麵男子彷彿早有預料,臉色突然漲紅,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就在手掌打中的瞬間,一隻手橫起擋住近在咫尺的手掌,藉助青衣女子的掌力,速度竟陡然提升,逃離戰場,同時另一手將利刃拋出,刺向已經昏迷的白錦。

青衣女子眼疾手快,及時利用青綾將飛劍攔截,但也因此未能及時跟進,讓他逃走了。

見蒙麪人的身形拉遠,青衣女子並未追去,轉身走向白錦。

此時的白錦仰麵靜躺於大樹一側,雙目緊閉,已然已經昏迷,隻是傷口還在不停的流著血。

仔細查探白錦的狀況,幸好隻是因失血過多昏迷了過去。

少女將白錦扶起,盤腿而坐,碰、碰、碰、一套手法行雲流水,封穴止血,傷藥也快速的塗到傷口之上。

等到止血完成後,少女隨手甩出青陵,捲住白錦的身軀,順道還將他腰間的傷口包住。

輕輕用力,白錦那高大的身軀,就像一根羽毛被提了起來。腳掌微動,幾個跳躍,兩人的身形就消失在密林深處。

秦州月泉山東側,山下密林中有一處山莊,山莊規模並不是太大,依溫泉而建,此溫泉對於人體有很多益處,是療傷養病的佳處,又因幾處泉眼排列成月牙形而得名為月泉山莊。

月泉山莊的名號在江湖上十分的響亮,這裡是藥王陳江華的產業。

但山莊背靠泉山,隱於山林之中,且近百裡都冇什麼人,因此前來山莊的人並不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