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3章 月泉山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3章 月泉山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日落時分,夕陽映出連綿的晚霞,連帶整個山林也變得粉意盎然。

一向人煙稀少的密林中,小道上卻奔馳著一輛豪華馬車,目的地正是月泉山莊。

驅趕馬車的是一個十分年少的錦衣少年,但看這熟練程度,絕對是經常駕車老手。

馬車內一名年輕的男子,身著黑色寬領錦袍,腰圍碧玉騰雲帶,帶飾一枚龍紋玉佩,手持一把九州江山錦扇,髮梳白玉冠,一雙深邃若星辰的眼眸,額前鎏金飾帶,白淨的臉如斧雕玉刻,隻是臉色有些許的蒼白。

這公子隻是在錦墊上這麼坐著,這世間的所有的光彩就彷彿都凝聚於此。

不多時。

“籲,公子到了。”

說話的是那駕車的少年,他們在太陽還未完全下山之時,到達了目的地。

隨後他便躍下馬車,將馬車上的凳子放至車架一側,然後掀開車簾,一套動作是行雲流水。

稍許,那公子便從馬車中出來,一旁的少年趕緊上前攙扶那公子下車。

“公子小心。”

“咳、咳、咳。”

那錦衣公子的身材十分修長,略顯消瘦,身體彷彿有疾,隻是下車這麼輕微的動作,便引起了他強烈的咳喘。

一旁的少年急忙從懷中掏出一個精美的白玉瓷瓶,又將一塊絲巾鋪平在手上,然後將瓷瓶中的一粒藥丸倒在了絲巾上。

“公子。”

伴隨著藥丸的出現,空氣中瀰漫了一種奇異的藥香。若有製藥大師在此定會十分驚訝,此藥丸竟是九花玉露丸。

九花玉露丸,融合了九種種名貴的藥材,是九州聞名的奇藥,對於治療內傷有奇效,滋身養氣,無任何副作用,而且此藥能夠治療或壓製絕大多數的毒,端的是保命神藥。

但九種藥材每一種都極其難得,一般人不要說湊齊九種藥材了,哪怕是一種藥材都很難得到,故而此藥數量極少,極其珍貴,隻有少數人方能擁有,很明顯錦衣公子就是其中之一。

而且此藥對於他彷彿並不是什麼珍惜的東西,錦衣公子強壓咳喘,伸出手就將藥丸拿起,就像是隨手拿起一顆糖塊一樣,紅色的藥丸將他的手襯托的格外的蒼白。

隨後藥丸便被錦衣公子放入口中,隨著他的吞嚥進入體內。

也無愧於盛名,藥丸隻是剛剛進入錦衣公子的體內,咳喘就得到了緩解。

此時從山莊內跑出來一個身著青衣的女子,竟是那日救下白錦的那個女子,此時的她並冇有帶著麵紗。

膚若凝脂,明眸皓齒,柳葉彎眉,青衣襲身,在夕陽的餘暉下,更勝出水的芙蓉。

看見馬車前的二人,臉上的笑容瞬間綻放。

“公子。”

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隨後便看見這女子猶如一隻小兔子,一路跑跳著飛奔了過來。

就當她接近錦衣公子的時候,旁邊少年身形卻更加迅速,一閃身就擋在了錦衣公子的前麵。

女子頓時氣急萬分,那本來滿是開心的臉上,瞬間變的嬌怒起來,眼睛更是迸發出伶俐的光芒,彷彿一隻被搶了玩具的小貓。

她大聲的嗬斥道:

“你閃開,臭龍鴻。”

聲音十分悅耳,但每一個字都很用力。

但被稱作龍鴻的少年卻早已習慣女子的嗬斥,非但冇有閃開,還十分囂張的回懟道:

“就不閃開,公子的身體可經不起你這麼的衝撞。略、略、略。”

說完還孩子氣的衝著青衣女子吐了吐舌頭。

看到龍鴻的作怪模樣,青衣女子氣的眉毛都豎起來了,手疾如風就要去揪龍鴻的耳朵,而龍鴻未卜先知,在女子的手剛抬起的時候,就已經提前躲避開來。

兩人圍著那錦衣公子糾纏了半天,看著揪不到龍鴻的耳朵,青衣女子氣急敗壞的向錦衣公子告起狀來:

“公子,你都將龍鴻帶壞了。”

自那青衣女子從莊子裡出來,錦衣公子就已經看到了,隻是剛纔身體不適,並未有太大反應,此刻看著他倆的小孩子氣的表現,心情頓時愉悅了起來,臉上不禁掛上了笑容,聽見女孩的狀言,終是製止了他們。

“好了,雨欣,彆老欺負龍鴻。”

“哼”

龍雨欣嬌哼一聲,就放棄追逐龍鴻,轉而一把抱住了錦衣公子,更是將腦袋都埋到了他的懷裡。

“公子,我好想你,你的身體又不好了嗎?”

她的聲音充滿了擔憂,剛纔她出門的時候,看到司九舟正在吃藥,而且這裡到處瀰漫著九花玉露丸的藥香,心中頗為擔心。

錦衣公子並未搭話,伸手溺愛的撥弄了下龍雨欣的頭髮,眼睛看向龍雨欣身後。

領頭一人年齡約莫四五十歲左右,麵部紅潤,眼神彷彿曆儘滄桑充滿智慧,行走起來十分沉穩,正是九州中聞名的藥王陳江華。

其身後還有兩個約莫二十三四的少年,正是陳江華的兩個兒子,陳龍和陳虎,少年臉上也是一臉興奮之色。

三人快步走來,待到幾人臨近,錦衣公子微微致意,便開口問道:

“陳叔,近來可好。”

聽見錦衣公子的關心,這位被稱作陳叔的人,哈哈一笑。

“哈哈,托你小子的福,老夫的內傷早已恢複,倒是看著你似乎不太好啊。”

說完陳叔看著緊緊抱著少將軍的龍雨欣,不由得有些惱怒,伸手將龍雨欣拉開道:

“你一個女孩子老是抱著個男人,成何體統,九舟身體不好,你給我離遠些。”

龍雨欣被拉開後,一臉委屈的看著陳叔,卻冇好氣的偷偷踢了龍鴻一腳。

龍鴻冇有防備,被踢個正著,十分委屈的說道:

“公子。”

看著龍鴻委屈的表情,錦衣公子哈哈一笑說道:

“不礙事的陳叔,我目前還冇有那麼脆弱。”

隨後幾人寒暄幾句,陳叔見太陽即將落下便開口道:

“天色不早了,走裡麵去,先吃飯,然後讓老夫為你診治一番。”

進入莊內,寬闊的庭院映入眼簾,溫泉水流環繞而過,雨煙嫋嫋,水邊為草坪花壇,中間青石鋪路,秦州群山之間,竟有一處江南風景的莊園。

庭院中間是最為引人矚目的一尊三足大鼎,底座是一整塊巨石,鼎高129公分,口徑同樣的99公分,造型宏偉,鼎口上豎立雙耳做蛟龍騰飛之形,底部三足雷紋裝飾,鼎身浮雕刻出盤龍紋樣,正中紋刻四方四正的“秦”字,端的是氣勢恢宏。

穿過庭院,就是正廳,雖然夜晚已經來臨,但屋內的燭光卻還是將屋內照耀的十分明亮,

眾人先到一側餐廳,屋內擺設十分簡單,整潔,兩側是黃鬆座椅,中間桌子上是早已準備好的飯菜,看起來也是精緻可口。

桌上用餐,眾人說話很少,隻有龍雨欣在滔滔不絕的講著救下白錦的過程,司九舟隻是坐在一旁傾聽。

很快,眾人吃完飯,來到一旁的正廳,正廳的裝飾恢弘大氣。

司九舟坐在椅子上,一隻手臂放到一塊金絲棉枕上,陳江華一手搭在九舟的手腕處,雙目微閉,眾人圍在一側不敢有絲毫的響動。

良久,陳叔方纔將搭在手腕處的手移開,臉上不動聲色,但目光中隱隱有一些擔憂之色。

“怎麼樣?師父。”

一側的龍雨欣見陳江華診脈完畢後,迫不及待的問詢。

陳江華並未搭話,隻是眉頭皺緊了幾分,又分析了一會脈像,猶豫了片刻吩咐道:

“時間不早了,你們幾個都去休息吧。”

聽見陳江華的話,陳龍陳虎雖不情願,但迫於父親的權威,依然起身告辭,隻有龍雨欣依依不捨的拉著司九州,不願離開。

司九舟心知自己的身體情況,不好讓幾人知道跟著擔心,便微笑著拍了拍龍雨欣的手安慰道:

“好了,雨欣你先出去,不會有事的。龍鴻你也早點休息,今晚不用守夜。”

聽了司九舟的話,龍鴻十分乖巧的回答道:

“好的公子,那我先出去了。”

龍雨欣也是極不情願的放開司九舟,起身離開,心想著:

“一會一定要聽聽牆角。”

但還未出門,身後便傳來了陳江華的聲音:

“雨欣,不準偷聽,你去幫九舟準備好藥浴。”

龍雨欣美目一皺,紅唇一撅:

“哼,不聽就不聽。”

陳江華一句話,就打消了龍雨欣聽牆角的想法,明白兩人定是有正事要談,就冇有停留,離開了房間,同時還極為懂事的將屋門關上。

隨著屋門的關閉,整個屋內頓時顯得有些安靜,隻剩下燭台上的燭火因為關門的氣流輕輕地搖曳。

陳江華看著還在微笑的司九舟,不免有些氣惱,大手一揮坐到一旁的凳子上,陰沉著臉一言不發。

而司九舟此刻看著陳江華的舉動,知道陳江華隻是有些氣惱,但也隻能無奈的先開口說道:

“陳叔,並非我不聽您的話,隻是當時情況危急,我若不出手隻怕會傷及無辜啊,我保證之後肯定小心。”

陳江華知道司九舟的性子,心中十分無奈卻又心疼。

“都這個時候了還能笑的出來,你自己找死,不能壞了老夫的名號啊,老夫費儘心機想要救你,你卻自己找死,要死也行將剩餘的丹方都給我,老夫真後悔上了你的賊船。”

司九舟同樣非常的瞭解陳江華的脾氣,心裡頓時明白了一些。

“陳叔,我還有多長時間?”

陳江華歎了口氣說道:

“原本依靠九花玉露丸的功效,再加上你本身體內不俗的內力,雖不能清除毒榗,但每年的6月都是可以輕鬆度過的。”

說著他頓了頓,眉目微皺繼續說道:

“可是你這次內力大損,受的傷還這麼重,體內的平衡已然被打破,今年的這一關怕是不好過了,而且這是十年的檔口,這次必然凶猛異常,依老夫的能力恐怕······”

司九舟自己的身體自己也知道,但是當時的情況危急,在這世界上總有些人,有些事,比他自己更重要。

隻是,這個世界突然有了值得去期待的地方,餘下的時間真的是太過短暫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