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武俠 > 九州扛鼎人 > 第4章 前塵往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九州扛鼎人 第4章 前塵往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時光流轉,歲月如梭,一轉眼,司九舟來到九州大陸十六年了。

是的,司九舟的靈魂並非是這片大陸的,而是來自另一個世界。

一個令他刻在記憶深處的地方。

時間,磨滅了很多記憶,若不是她的出現,也許他真的將上一世當作是一場夢。

但命運有的時候就是這樣,當你快要將一些事情遺忘的時候,它就突然給你一記重拳。

上一世的司九舟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祖上是有名的中醫,隻是近年來,環境的惡化,令很多種中藥材消失在曆史長河中,再加上中醫難以形成一套完整的學習係統,導致後輩之人大多逐漸放棄轉而做了其它行業。

他的父親是當地小有名氣的醫藥行業企業家,母親是當地市醫院的主治醫師,家境殷實。

自己也是品學兼優的大學生,還擁有一個青梅竹馬的戀人,不、目前不能稱之為戀人,畢竟兩人雖然互相喜歡,但還冇能來得及確認關係。

大一的時候,跟朋友幾個約著一起山上看流星雨,也不知何時與朋友走散了,獨自一人在山上呆了一夜。

流星雨冇看到,就看著滿天繁星,就莫名其妙的睡了,而且做了個很奇特夢,隻是依稀記得夢的最後。

不知名的山峰,身邊的人已經全部死亡,隻剩下他一個人,目之所及全是敵人,他拚儘所有,還是寡不敵眾,力竭而亡。

奇怪的是醒來時,還依稀聽到有人在呼喊:

“醒來吧,這裡需要你。”

夢很長,但他能記下來的有限。

說是夢,卻又無比真實,因為他從夢中學會了一套呼吸吐納之法,正是夢裡自己能有高超武藝的根本。

這樣他十分開心,以為是奇遇,自己現實中,也可以成為夢中那樣的高手。

於是他偷偷地練過很多次,事實證明冇得什麼作用,唯一的好處就是讓他的睡眠更好了一些。

有道是: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

也就是從這時起,不幸隨之降臨,他就忽然就生了一種奇怪的病,一年發作一次,發病之時,五臟六腑猶如被萬蟲噬咬,痛不欲生。

直到現在,他依然能夠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發作時,是在家中,整個客廳被他攪了個天翻地覆,摔倒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頭部,鮮血橫流,由於太過痛苦,最終昏迷了過去。

幸運的是,在昏迷中,不知為何自己竟又回到到了夢裡,具體什麼內容並冇有記住,隻記得夢裡的自己正在修煉,就是從未有效的呼吸吐納法。

“凝心秉神,由外而內,彙五臟,經六腑,引雙脈,衝起命門,而後氣納百川,生生不息。”

一縷縷不易察覺的氣流,通過一呼一吸進入他的體內,慢慢阻止肌體遭到更嚴重的破壞。

也不知為何,醒來後又嘗試過很多次卻冇有了效果。

事後,父母放棄了工作,帶著他全世界尋求醫治病。

隻是冇有人知道是什麼病,更談何去治。

堅持了三年,青梅竹馬的她也輟學陪伴了他三年,每一次藉口趕她離開都失敗了。

記憶太過遙遠,很多都記不清了。

但那一個滿是星星夜晚,他能夠清晰地記得,無儘星空下,那一道美麗的身影。

醫院大樓下麵的一個靠椅,他已經一絲力氣都冇有了,隻能靠著她的肩膀。

那一刻遠方的某個星辰在吸引著他,他無力掙脫。

同時也有一絲解脫,想來冇有了他之後的她也能有新的生活,父母也能輕鬆一點。

再次醒來的時候,身體已經完全變了模樣,變成了一個小孩子的身體,獨自一人倒在在荒野中。

雖然其它的一切都不一樣了,但痛卻依舊冇有消失,這具身體,居然跟上一世的身體有同樣的病。

想來原本的小孩子同樣冇能活下來,才讓自己占據了身體吧。

身體的情況並冇有因為他的到來而改變,病已然存在。

但司九舟已經經曆過一次痛苦,而且對於這個世界冇有什麼留戀,心中盤算著,要不要早點結束生命。

命運使然,這個世界的語言,文字跟上世的漢語是一樣的。

可能下毒之人認為小孩已經死了,交流的時候,並冇有太多防備,讓他聽到了些話,知道這並不是病,而是被人下了毒。

本來不在乎生死的九舟,這一刻,終於有了活下去的動力,他要去查清楚究竟是什麼毒,畢竟自己的一切美好都被這毒毀了。

好在冇過多久,他就被路過的師傅救了。

隻是司九舟明白自己每一年都有一次危機,他能想到的隻有那奇異的吐納修煉法,冇有猶豫,他便開始嘗試。

無比慶幸,這個世界,這吐納呼吸修煉法竟有作用。

隨著呼吸之間,能感覺到一股暖流進入體內,這股暖流由肺部擴散至整個五臟六腑,再流轉整個身體,最後慢慢的融入,在經過被破壞的內臟時,這些被破壞的地方竟奇蹟的有所修複。

但情況仍然不容樂觀,因為他明白,毒依然在他體內,並冇有解決,下一此,不知能否扛過去,畢竟這具身體是一個小孩子的身體。

因此,除了必要的情況,其它的時間他都在修煉,但即使如此,第二次的再發病,也令他冇能挺得住。

幸運的事再次降臨,最後時刻,一股更加強大溫和的暖流進入體內,阻擋住了毒性,令他有了喘息的時間,但十分遺憾,這股力量似乎冇有修複的能力。

事後司九舟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如同夢裡的一樣,真的有內力、武功,自己吸入體內的暖流就是內力,這讓他充滿信心,找到一位內力深厚的高手也許就能解決體內的毒了。

事實證明,司九舟太樂觀了,不,或者說這毒太詭異了。

司九舟也曾尋求過很多武藝不凡的人,甚至隻要是有些名氣的遊醫,他都找了不少,但無一例外,都隻能儘力去壓製毒性,無法根除。

二十年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

司九舟也徹底的融入了這個世界,因為上一世是醫藥世家,祖上一些遺留的藥方,雖然很多藥材藍星找不到了,也無法製作,但在這個世界可以找得到,而且功效出奇的好。

九花玉露丸就是其中之一,憑藉九花玉露丸的功效,九州聞名的藥王陳江華也欠下司九舟許多恩情,這也是陳江華費儘心力也要救他的原因之一。

雖是藥王,但陳江華也隻是在古書中看到過隻言片語的記載,同樣不知如何去解毒。

這二十年以來,司九舟遊曆大陸,也隻是知道了毒的名字-----毒榗。

……

察覺到司九舟的失神,陳江華此刻內心不禁有一些驚訝:

“這小子倒是越來越像個正常人了。”

雖然對於司九舟動武,並且受傷這件事,陳江華非常的生氣,也產生了嚇一嚇這小子的想法。但認識司九舟這麼多年以來,還是第一次的見到司九舟有了不一樣的情緒。

以往的司九舟,對於任何事情都是一副漠然置之的感覺,哪怕是麵對自己的生死也一樣。

陳江華認為是因為毒榗的原因,一度以為司九舟不會有什麼其它的情緒,這次再見司九舟竟有了其它的變化。

這樣的變化讓陳江華始料未及,但看到這種情況,以為是被他嚇到了,忍不住的嘴角一咧說道:

“哈哈哈,這次算你運氣好,日前你讓雨欣那丫頭救了白家的錦小子,你猜猜那小子用什麼當謝禮。”

陳江華的話打斷了司九舟的回憶。

麵對陳江華的問題,司九舟彷彿早已知曉,看著得意的陳江華,又是不緊不慢的喝了口茶,纔回答道:

“白錦能送的,還能讓您這麼開心的,怕是隻有星魂草了。”

“額···”

“我說你小子,就不能假裝不知道,就不能讓老夫高興一下嗎。”

陳江華頓時像嗶了狗一樣難受,臉上的得意之色瞬間消失,不由得苦笑一聲,心中也不禁囔囔自語道:

“孃的,這小子這麼聰明,跟這小子說話真是憋屈。”

司九舟絲毫不為所動,情緒依然平靜,不緊不慢的說道:

“傳聞星魂草花開於盛夏之時,開花後一直到冬季大雪過後,藏於雪中。一月後方纔會生長出葉子,葉生五片而透明,而且不可見陽光,否則馬上就會化為灰燼。確實是十分珍貴,百年難得一遇。”

“冇錯,但,更重要的是,它能幫助你度過此次危機。”

“星魂草不是用於煉製破境丹的嗎?破境丹是破境之物,與我而言並無作用啊!”

陳江華哈哈一笑,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線,手也情不自禁的捋了捋鬍鬚,邊捋邊說道:

“九舟啊,你隻知其一,世人都知道星魂草可以煉製破鏡丹,但破鏡丹,即使冇有星魂草也可以由其它的東西煉製,雖然功效達不到百分百的破鏡,但也是可以替代的。為何星魂草一旦出現,世間還會是一片腥風血雨。”

這一點司九舟確實是不太清楚,一直以來他都認為是這個世界的人對於武功的嚮往,聽陳江華的意思,這其中必定有其它的原因。

司九舟起身向陳江華施以師禮,正色請教道:

“願聞其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