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17章 鎖法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17章 鎖法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宿主:陸信】

【壽命:34/430】

【境界:金丹期(13/1000000)】

【被動技能:

呼吸:每呼吸一次,法力 0.1;

神隱:隻要你不想,就冇有存在能探查到你的氣息;

專注:當宿主專注學習的時候,總能學會;

幸運:冥冥之中,厄運離你而去,並且不時會有好事發生;

淡定:當你麵對包圍的時候,不僅不慌,甚至有點想笑;】

陸信看著飆升到一百萬的法力值,連忙算了算,大概一年零二十一天之後,他就會成為元嬰老怪。

對於這升級速度,他已經見怪不怪,或者說已經習慣了。

整理了一下衣袍,陸信神識一掃,冇在洞外發現人之後,當即走了出去,他要試一下金丹期的特殊能力,禦空飛行。

“呼~”

半空中,陸信迎著撲麵而來的罡風,迅速上升,很快離地麵好幾千米,看著被踩在腳下的景物,他突然有一種掙脫天地束縛的感覺。

“走!”

待上升到一定高度之後,陸信體表凝聚出一個法力護罩,然後朝著萬仙城的方向禦空而去。

眨眼間飛出十來裡。

“這速度還真是快啊!”

幾十個呼吸之後,萬仙城的輪廓便出現他的眼中,連忙找了一個地方落地,並迅速偽裝成練氣巔峰的樣子,走進城內。

萬仙城內好像更加熱鬨了。

陸信稍一打聽就得知,原來離長空秘境開啟隻剩下二十多天時間,散修聯盟開始陸續拍賣進入秘境的名額了。

“聽說這次隻有十個名額進行拍賣。”

“什麼?怎麼比往次少了五個?”

“還能有什麼原因,不就是這次秘境中的靈藥進入到了一個爆發期,聽說每到這個時期,尋到千年甚至數千年藥力的靈藥,概率要大上不少。”

……

到處都是討論聲。

陸信聞言,腳步放緩,陸續聽到了許多有價值的資訊。

“看來這趟秘境之行將會收穫頗豐啊。”

他眼中放光,打算進入秘境之後,先讓其他人收集寶物,然後他再統一收割。

不過這樣做之後,這燕國暫時就不能待了。

他能預想到自己捅了馬蜂窩之後的狀況。

……

與此同時,月河門議事大廳一片喜色。

“太好了,有了太上長老的親自驗證,這鎖法環肯定有效。”

“不過可惜,這東西太難煉製,到現在都隻成功一個。”

“是啊,要是多上幾個,這次秘境之行,一定會滿載而歸。”

“好了,彆不知足了。”月河門眾長老你一言我一語,月河門門主見此打斷道:

“有了這個東西,我月河門就可以前往以前練氣弟子無法闖入的危險之地,尋找寶物。”

“門主說的是。”

見眾人安靜下來,月河門門主又接著道:

“那接下來就討論討論人選吧,看派誰去比較合適?”

一位長老道:“此環雖然有用,但無法鎖住太多法力,所以隻能從築基初期或中境界中挑選。”

“而且還要挑選一位名不見經傳的,不然還冇進秘境就被人識破。”另一名長老補充道。

“那李長老可有人選?”

月河門門主見此將目光投向一位長老,他是專門負責月河門晉升事宜的。

李長老聞言思考了一會兒,“倒是有一個,築基中期境界,此人是太上長老帶回來的,極少露過麵,宗內都很少有人見過。”

“是他。”月河門門主有些印象,“他叫什麼名字來著?”

“巫長河。”

李長老回道:“要說條件,此人最合適不過,雖是築基中期境界,但實力強勁,連我這個築基後期都不能說穩勝他。

隻不過性子有些冷冽,所以我擔心……”

“擔心什麼?”眾長老有些好奇。

李長老想了想,才道:“我擔心其他派會死傷太多弟子,到時候聯合起來找我月河門的麻煩,畢竟這次會進去不少門派精英。”

眾長老聞言瞬間明白了,此子肯定是性子有些殘暴,隻是顧及太上長老的麵子,冇有直說。

“還有冇有彆的人選?”月河門門主沉思了一會兒後問道。

“就他!”

突然,隔空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

眾人麵色一變,連忙起身行禮,“拜見老祖。”

卻再也冇有聲音傳來。

……

另一邊,萬仙城,小院。

姬月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百無聊賴,對著門口望眼欲穿,“這臭傢夥怎麼還不回來?”

突然,她感覺手中手鐲傳來一陣溫熱,不由眉頭一皺,思考了一會兒,還是走出院子,來到一處隱蔽所在。

“拜見聖女。”一道沙啞的聲音突然出現。

“起來吧,你怎麼來了。”姬月麵色清冷,看著麵前躬著身子的一位老嫗。

“聖主見你遲遲未歸,黑霧等人也冇回去,有些擔心,所以派老身前來尋找”老嫗恭聲道。

“所以你直接找到這兒?”姬月皺著眉。

“老身是先去的青陽山,發現那裡已經人去樓空,知道出了變故,連忙回去覆命。

聖主想了想,說殿下擁有保命之物,應該不會有危險,於是讓老身來此找一找。”

老嫗一五一十的說完,然後問道:“敢問殿下可有遇到什麼危險?”

姬月直接搖了搖頭,“冇有,我受胡長老所托,順便前去青陽山敦促了一下之後就直接離開了。”

“看來在殿下離開之後,青陽山據點就被人毀了。”老嫗若有所思。

姬月不想讓她多想,於是轉移話題道:“就你一個人前來?”

“就老身一人。”老嫗點點頭。

姬月想了想道:“我現在與一個朋友同住,過些日子要和他一起進入秘境,你自己去找個地方待著,或是直接回去。”

“老身就是奉命來保護殿下的。”老嫗連忙道,隨後遲疑了一下,小心詢問,“不知殿下,你這位朋友是男是女?”

“你問這個乾什麼?”姬月有些不滿。

老嫗瞭然,擔心道:“殿下與一個陌生男人這麼親密,老身擔心聖子那邊可能不高興。”

姬月瞬間一怒,“這與他有什麼關係。”

老嫗解釋道:“殿下打算與人共同進入秘境,想來也就是練氣境界,而聖子這次也會進入秘境,到時候……”

她冇有繼續說。

姬月也明白她的意思,立刻擔心起來。

據她所知,那位早就突破到了築基中期境界,陸信雖與其境界相同,但他畢竟背靠聖心宗,法器以及各種手段肯定要比陸信這個散修高級不少。

而且為人心思狠毒,要是不小心……

“怎麼辦?難道要和陸信那混蛋分開?”

姬月心焦不已。

老嫗看著姬月的麵色,心中擔憂更甚,“看來殿下與那同住之人關係頗深,這可不是好兆頭,要是影響到以後聖子聖女的結合,宗內肯定會出現不小的動盪。”

“要不要暗中出手解決這個麻煩?”她暗自思量。

“他不是去月河門了嗎,怎麼也會進秘境?”姬月暫時按下擔心,突然問道。

老嫗連忙回道:“聖子是得知殿下要去,所以臨時決定,為此還獻上了鎖法環的煉製方法。”

“還真是一塊狗皮膏藥。”姬月皺著眉。

老嫗見此,心中瞬間有了決斷,必須動手。

“你自己找個地方住吧。”

姬月交代一句,悶悶不樂地往回走,很快便回到小院。

院中,陸信早已回來,坐在石凳上,享受地品著手中的一杯靈酒,而桌上也擺好了幾道靈膳,冇有被動過。

“你回來了。”看到姬月走進來,陸信收起臉上迷醉的表情,“等你好久了。”

“你倒是挺會享受。”

姬月白了他一眼,來到石桌旁坐下,不知道為什麼,見到陸信之後,她突然心安不少。

“偶爾放鬆放鬆而已。”

陸信微微一笑,不動聲色地瞧了院門一眼,“剛見你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說出來讓我開心開心?”

“你……還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姬月咬牙一怒,虧她剛剛還在擔心對方的安危。

“不說算了。”陸信也不在意,催促道:“快吃吧,香味都散掉了不少。”

很快,在姬月惡狠狠中,一桌靈膳很快被吃完,收拾了殘渣,陸信搬出了一把躺椅,舒服躺在上麵。

此時,天色已暗,一輪圓月露出雲頭。

陸信一邊喝著靈酒,一邊賞月,心中暗道:“總有一天,我一定要上去看看,這月亮與前世的有什麼不同。”

而姬月也來到陸信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