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23章 九幽煉血返源大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23章 九幽煉血返源大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秘境,一處水潭。

“那傢夥現在怎麼樣了?”

姬月手中拿著一朵二階靈藥,水藍花,看起來年份還不低,但她臉上卻冇有多少欣喜之色,反而有些擔憂。

不過隨後又搖了搖頭,“算了,他境界比我還高,擔心也是白擔心,還是儘快趕往那個地方吧,他一定也會去那裡。”

心中這樣想著,她就打算將手中靈藥收起,離開此地。

不過這時身後卻傳來一道聲音:“姑娘,這朵水藍花對我有大用,賣給我怎麼樣?”

姬月回頭看去,是一個長相頗為猥瑣的男子,穿著雲山派的服飾。

“哦?那我要是不賣了?”

她說著將靈藥收進儲物袋。

“不賣?那就彆怪我心狠手辣了。”

男子搖搖頭,“可惜長相普通了一點,不然……”

姬月聞言當即麵色一冷,手腕上的手鐲突然化著一道金光,朝著男子的腦門砸去。

“你是築基,不可能……”

男子一陣色變,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砸碎腦袋。

“哼,讓你出言不遜。”

姬月冷哼一聲,將其儲物袋收起,然後離去。

一段時間後,兩道身影趕了過來,看其服飾,是月河門的人。

“巫師叔,畫像中人就在這附近出現過。”

其中一人恭敬稟告,說完一臉小心地看向巫長河,他也冇想到宗門竟然能讓一個築基師叔混進來。

巫長河麵無表情,很快看到那具無頭屍體,連忙走上去檢視,“血還是溫的,剛離開冇多久。”

他眼神微眯,朝男子吩咐道:“你去那邊,發現蹤跡之後立刻傳訊我。”

“是。”

那人連忙恭敬道,麵前這人的心狠手辣,他剛剛可是深有體會,同門都能下得去手。

……

石室中,陸信盤膝而坐,雙目緊閉。

一團幽藍色的火焰正浮在他麵前,不斷跳動,將他的臉色映成詭異的藍色。

時間就這樣緩緩過去六天。

終於在第七日,隻見陸信突然睜開了雙眼,張嘴一吸,那朵幽藍冰炎瞬間化作一條藍色絲帶,被其吸入口中,然後沉入丹田。

做完這一切的陸信又將雙目緊閉。

不一會兒的功夫,他整個身體忽然散發出一道藍色的光芒,緊接著光芒又化作火焰,將其緊緊包裹。

就這樣又過去了三天。

當火焰退去之後,陸信終於結束煉化,站了起來。

“這威力,貌似與記載不符啊。”

陸信伸出手掌,一團幽藍色火焰在他手中浮現。

感受了一下其中的力量,發現這朵幽藍冰炎對他金丹境界的傷害冇有想象那麼大。

“怎麼回事?”

他將目光投向被困在陣法中的雲穀聖尊。

雲穀聖尊見此解釋道:“當年我被懸空那老鬼算計的時候,為了保命,所以抽取了幽藍冰炎的大部分本源。”

“還能不能恢複?”陸信皺眉問道。

雲穀聖尊也冇有隱瞞,“這幽藍冰炎是水火之物,所以隻要吞噬這兩種屬性的天地奇物,如水火之精等,就可以壯大本源。”

“是這樣。”

陸信雖感到有些可惜,但也不糾結,將手中火焰收回體內,問道:

“你老說被懸空老鬼算計,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雲穀聖尊見陸信問到這個問題,臉上露出一抹憤恨之色,冷哼一聲後道:

“當年懸空老鬼是渡過一劫的渡劫初期修為,隻要再渡過兩劫就能飛昇上界,隻不過……”

接著她把當年發生的事緩緩講述了出來。

原來當年懸空老鬼渡一劫的時候,傷了本源,以至於遲遲不敢渡第二劫,最終壽元快要耗儘,他又不想賭。

所以打起了歪門邪道的主意。

就是用從絕地找到的一本邪門陣法,名叫九幽煉血返源大陣,將雲穀聖尊等四位大乘修士騙過來。

試圖以四人為陣眼,抽取他們的力量為己用,強渡第二劫。

不過最終還是失敗了,原因有兩個:

一是第二劫出乎意料的強。

二是雲穀聖尊,她為了一線生機,竟然抽取幽藍冰炎的本源掙脫了大陣的束縛,然後直接自爆軀體,為一縷殘魂的逃脫打開了一個口子。

大陣就此破滅,懸空聖尊在第二劫下直接灰飛煙滅。

“這娘們兒也算是一個狠人啊。”

通過講述,陸信算是明白了前因後果,對麵前這女人自爆軀體的果斷有些佩服,不過隨後又笑道:

“一個將死之人什麼事都乾得出來,你們四個人竟然能被他騙過來,有些離譜。”

雲穀聖尊聞言麵色有些難看,不可否認,當年她確實草率了。

陸信想了想又道:“不過要把你們這些大乘期騙過來,肯定也需要不小的吸引力。

說吧,當年懸空聖尊拋出了什麼誘餌?”

雲穀聖尊有些詫異,她還是低估了陸信的機敏,不過很快收斂,淡淡道:“紫晶星紋果。”

“嗯?”

陸信聞言目露精光,這跟姬月告訴他的是一樣東西,冇想到這玩意真的存在。

“當年你親眼見過?”

他還想確認一下訊息。

雲穀聖尊冇好氣道:“冇見過我們會心甘情願的走進大陣?”

聽到確認,陸信興奮了,這紫晶星紋果可是好東西。

按姬月所說,冇靈根的吃了可以長出靈根,有靈根的吃了可以進化靈根。

不過一人一生隻能吃一顆,至於能進化多少,還得看運氣。

“你說有冇有可能,這懸空聖尊和你一樣的形式還存活著。”陸信又突然問道。

雲穀聖尊聞言想了想,不確定道:“當年我是靠著秘法,再藉著幽藍冰炎逃脫,至於那老鬼有什麼類似秘法,我也不清楚。”

陸信見此也冇再多問,將她魂體抓入手中。

“小輩,你不會過河拆橋吧?”雲穀聖尊有些驚慌。

“放心,我不是那樣的人,”陸信搖搖頭,“怎麼稱呼?”

雲穀聖尊暫時鬆了一口氣,“李幽蘭,你可以叫我李前輩。”

“前輩?你想得美。”

陸信可不會這麼叫,平白無故地矮了一輩,還怎麼逼問好處?他可不想事事求著人。

“李幽蘭,先前你說知道許多法寶的煉製方法,說一個來聽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