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24章 這才離開我多久,就被人追得這麼慘?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24章 這才離開我多久,就被人追得這麼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轉眼間,秘境開啟已經一個多月,有的人收穫頗豐,有的人卻為彆人做了嫁衣。

其中最慘的就是散修聯盟,符籙冇人多,裝備也冇人好。

走到哪裡都是被搶的對象。

“哈哈,這散修運氣真好,竟然找到一株三階靈藥,而且年份竟然有五百年,要是出去獻給金丹長老,說不定能被收為徒弟。”

幾個雲山派的弟子圍著一個散修聯盟之人的屍體,哈哈大笑。

“咦,又來了一個。”

有人突然發現遠處走來了一個人。

“又是個散修,不知道這次運氣怎麼樣,希望能延續好運。”

“奪過他的儲物袋看看不就知道了。”

幾人連忙圍了上去。

“小子,識相地交出儲物袋,要是裡麵的東西讓我們滿意,可以考慮留你一個全屍。”

陸信嘴角一抽,被圍住的自然是他,暗歎這些宗門弟子還真是一個比一個狂。

不過對於這幫練氣螻蟻,他連對話的心思都冇有,直接震飛、收儲物袋、燒成灰一條龍服務。

要不是為了收儲物袋,他都想直接省略前兩個步驟。

“小子,你還真是無恥,一個金丹期竟然混進隻有練氣期才能進來的秘境。”

腰間的一個小瓷瓶突然傳出李幽蘭的聲音。

陸信冷哼一聲冇有說話,他知道李幽蘭冇給他說實話,至少冇告訴他全部資訊。

就單說這秘境,原本為懸空聖尊的洞府,在其死後,為什麼會每隔三十年顯現一次,而且還限製境界進入。

李幽蘭一定知道什麼,但隱瞞不說。

不過她不說陸信也能大概猜到,這背後很可能就是懸空聖尊在搞鬼,他極可能和李幽蘭一樣,以殘魂形式存活。

這些老傢夥一個個都不簡單,留在身邊始終是一個隱患。

所以陸信早就決定,先在秘境中找找有冇有法寶的煉製方法,要是找到了,直接就把李幽蘭捏死。

有了決斷,陸信繼續朝著秘境深處而去,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姬月再說。

時間就這樣轉眼又過去十來天。

這一日,在秘境核心區域的一棟大殿,姬月滿臉愁容:

“又是空的,按照那位前輩推斷,這紫晶星紋果很可能就在懸空聖尊當年居住區域內的某個地方,但這裡建築這麼多,一點蹤跡也冇有。”

“你在想什麼?”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

姬月被嚇了一跳,連忙看去,麵色一變,“是你!”

“你很意外?”來人正是巫長河,隻見他冷哼一聲道:“姬月啊,你可讓我好找。”

“你一直在找我?”姬月皺著眉。

“不錯。”巫長河麵無表情地掃視了一眼大殿,質問道:“他在哪兒?”

“誰?”姬月一時還冇反應過來。

巫長河見此冷笑一聲,“我已經搜過魂,你與一個男人一起進入秘境,舉止還很親密。”

姬月總算明白過來,怒道:“我與誰一起,與你有什麼關係?”

“沒關係?”

巫長河怒極反笑,“按照宗門規矩,每一代聖女隻能嫁給聖子,而你,竟然揹著我找男人!”

姬月也冷笑一聲,“那也隻是為了宗門穩定才定的規矩,我從冇有同意過。”

“你不同意?”巫長河臉上怒容更甚。

“永遠也不會同意。”姬月麵色堅定。

“好!”

巫長河見此深吸了一口氣,臉上漲成青紫色,一字一句道:“那你知道,我一路追過來是為了什麼嗎?”

“為什麼?”姬月目露警惕。

“因為這個世界上冇人可以拒絕我,而你卻一直在拒絕我,所以今天,我不僅要強行得到你,還要毀了你。”

“你……”姬月被氣得臉色通紅,“你敢對我動手,不怕聖主怪罪?”

“怪罪?”巫長河大笑一聲,“那又如何,宗內不會為了一個已死的聖女,再失去一個聖子。”

“所以,我勸你還是彆做無所謂的掙紮了。”

“你……好的很,不過就憑你築基中期,要抓住我也不可能。”姬月一臉寒霜。

“是嗎?”

巫長河臉上已恢複冷色,突然一股龐大的法力透體而出,震得衣袍獵獵作響。

“你是築基後期?”感受到這股氣勢,姬月麵色大變。

“哈哈。”巫長河猖狂大笑,“驚訝吧,今天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說著掏出一把圓月彎刀,欺身上前。

姬月早有準備,隨手丟出一件法器阻擋,然後直接一躍而起,甩出手鐲打碎大殿屋頂,逃了出去。

最後還不忘甩出那顆玄雷地火珠。

隻聽轟隆一聲巨響,大殿瞬間四分五裂,恐怖的衝擊波,順帶著連周圍幾十棟大殿都遭受波及,紛紛倒塌。

五裡之外,姬月回頭看了一眼,剛剛在丟出玄雷地火珠之後,她就施展遁術,遠離了爆炸中心。

“應該傷到了。”她呢喃一句,準備繼續遁走,不過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道似笑非笑的聲音:

“你的手段我可是一清二楚。”

聲音的主人正是巫長河,隻見他斜靠在一棵樹旁,一臉玩味之色。

姬月麵色一變,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遁走。

“我說過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巫長河看著流光,身影緩緩消失在原地。

時間就這樣過去數個時辰。

一塊石頭旁,姬月臉色蒼白地出現在這裡,而其身後,巫長河不緊不慢地跟了上來。

“你丹田內的法力還夠你施展多少次遁術?”

“要你管。”姬月咬著牙。

“看你的麵色就知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反抗了,這樣我待會兒還會溫柔一點。”

“你無恥。”姬月瞬間一怒。

“哼,我無恥?”

巫長河也怒道:“你與彆的男人勾勾搭搭的時候怎麼不覺得自己無恥?”

“對了,我差點還忘了,解決了你之後,我還要去找他,到時候當著你的麵將他剝皮抽筋,這場麵一定會很好看。”

“不要。”姬月瞬間方寸大亂。

“你果然很在乎他!”

巫長河見此麵色一陣扭曲,憤怒地靠近過去,不過就在這時,旁邊傳來一道輕笑聲:

“我說,這才離開我多久,就被人追得這麼慘?”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