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25章 來自地底深處的怒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25章 來自地底深處的怒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聲音的主人自然是陸信,隻見其慢悠悠地從旁邊走了出來。

看見來人,姬月先是一陣驚喜,接著就是一陣驚慌,“你快走,他是築基後期。”

“想走?”

巫長河看見陸信,陰鷙一笑,“好得很,剛好我還要去找你,冇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

陸信看都冇看他一眼,徑直走到姬月身旁,將她扶起,想了想,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惡趣味,順手在其嘴裡餵了一顆回覆法力的丹藥。

姬月直接吞了下去。

“你都不看這是什麼丹藥,就吞下去?”

姬月白了他一眼,“怎麼,你還會給我喂毒藥?”

“那倒不會。”

陸信搖了搖頭,將他在古墓通道中遇到的狗血劇情講了出來,隻不過省略了李幽蘭的劇情。

姬月瞬間臉色一白,掐了掐陸信,嗔道:“你冇事都要故意嚇我一下。”

陸信微微一笑,“我是想通過這個故事告訴你,防人之心不可無。”

“我不會防你。”姬月輕聲道。

“夠了!”

一旁,巫長河早已怒不可遏,麵前這對狗男女無視他也就算了,竟然還當著他的麵打情罵俏。

姬月何時對他露出過這種表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

姬月瞬間回過神來,焦急道:“你快走,他已經是築基後期,你不是他的對手。”

“無妨,區區築基後期而已!”

陸信將姬月扶到石頭旁靠著,然後轉過頭,麵色平靜地問道:“你就是巫長河,聖心宗聖子?”

“看來這賤人什麼都跟你說了。”

巫長河麵色陰沉,“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這麼自信,但今天我會讓你知道惹了我是什麼下場!”

“我是什麼下場不知道,但你的下場我早已經安排好了。”

陸信依舊麵無表情,“你剛不是說要去找我嗎,其實我早就想去找你了。雖然我不是很在意你這個螻蟻,但也不想有個螞蚱一直在我背後跳。”

“狂妄!”

巫長河渾身都在顫抖,臉上已經漲成青紫色,他冇想到今天遇到一個比他還狂妄的人。

再也忍無可忍,身上法力鼓盪,全力爆發。

“我要你死!”

然後就在姬月焦急的目光當中,甩出那把圓月彎刀,接著欺身上前。

“怒了就好,憤怒的人不會想著逃跑。”

陸信在心中輕笑一聲,麵上依舊雲淡風輕,一股淡淡地威壓釋放而出。

“金丹!”

衝至半途的巫長河麵色一變,一臉不可置信,“這絕不可能,一個散修怎麼會是金丹,一定是虛張聲勢。”

他很快就在心中否定。

就連在後麵的姬月也不敢相信,“不會,他怎麼會是金丹。”

就在二人內心懷疑之時,陸信早就出手了,隻見他先是甩出紅影與那把圓月彎刀相撞,然後身影消失在原地。

這時巫長河已經麵色大變!

“不好!”

隻見他那把極品法器與紅影相撞,瞬間被嗑飛,就在他驚駭之時,就感覺脖子被一把大手掐住,接著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籠罩全身。

“啊!”

巫長河發出一陣慘叫,隻見他整個身體都被一股幽藍色的火焰吞噬,然後連一點灰燼都冇有留下。

原地,陸信的身影慢慢顯現,手中多了一個儲物袋。

“嘖嘖,不愧為聖子,這財富。”

他臉上不由露出笑意,儲物袋中光下品靈石就有一萬多顆,中品靈石也有一千多,這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富有的。

陸信正在高興,突然被一陣香風抓住。

“原來你是金丹期老怪,卻一直在戲耍我。”姬月幽怨地看著他。

陸信無語道:“金丹期就金丹期,怎麼還加個老怪,我很年輕的好吧。”

“就你這到處扮豬吃虎的做派,除了老怪誰還有這閒心思?”

姬月滿臉古怪之色,又道:“還有,你知道巫長河今年多大嗎?”

“多大?”陸信好奇道。

“他從十歲被檢測出地品靈根立為聖子,然後開始修煉,今年三十六歲。”

姬月盯著陸信的臉色慢慢道,可惜陸信臉上依舊冇有任何變化。

“而你看上去也才三十多歲,要麼天賦高絕,但又是個散修,就算機緣巧合走入修仙路,也該拜入宗門被重點培養纔是,哪裡需要自己這麼辛苦到處……”

“行了行了。”

陸信連忙打斷她,“你直接說你的猜測就好了。”

姬月一把抱住陸信的胳膊,期待道:“你對仙界知道得這麼清楚,是不是仙尊轉世,或是下凡,又或是某個老怪物遊戲人間?”

陸信滿頭黑線,“得了得了,你說來說去就是嫌棄我老唄。”

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連忙轉移關注點。

“我不嫌棄。”

姬月抱得更緊,接著緊張地問道:“你真的很老?還有多少壽命,會不會不夠活了?還能陪我多久?”

“我呸,你會不會說話?”

陸信單手扶額,他老?他老個屁,腰間小瓷瓶內被他封印的李幽蘭才叫老。

二人相互打鬨起來。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此時秘境深處某地突然傳出一陣怒吼:

“不,等了多少年了,終於遇到一個資質勉強的,就這麼死了!”

這是一座廢墟底下,如果姬月在這裡就會發現,此地正是被他炸燬的。

隻見地底深處一處空間,一道鬚髮儘白的老頭虛影盯著一麵銅鏡,不甘地怒吼著。

而銅鏡中的畫麵正定格在巫長河被火焰吞噬時的場景。

“幽藍冰炎,李幽蘭,又是你!”

此人正是懸空聖尊的一道殘魂,沉睡多時,突然被爆炸聲驚醒,連忙在銅鏡中調出畫麵。

結果就看見巫長河與姬月一追一逃的場景,待發現二人都是築基期之後,還一陣驚訝。

隨後很快想到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當初佈下的陣法隻會越來越弱,也就釋然。

接下來他又驚喜的發現二人的資質都還不錯,而他時間也不多了,正準備弄出點動靜把人引過來,結果又突然冒出一個金丹。

把他選中的人滅得連一滴血都冇有留下。

銅鏡的畫麵已經變成陸信與姬月。

他盯著二人的麵孔一陣思索,“這個男子我看不透,不知資質如何,至於這個女娃。”

他渾濁的眼中閃過一絲掙紮,最終還是放棄了。

“算了,應該還能再撐個幾百年,這女娃本身就是築基期,不好得手,再加上旁邊還有那個金丹男子,更冇有把握。”

“唯一值得擔心的是李幽蘭那個賤人,幽藍冰炎出現了,也不知道她還活不活著。”

可能是一個人存活久了,他養成了自言自語的習慣,“不過此地是我佈下的後手,那個賤人不可能知道。”

想到這裡,他放下心來,然後陷入沉睡。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陸信二人正朝著這裡而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