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28章 人果然是喜歡調和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28章 人果然是喜歡調和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小輩,東西都給你了,怎麼還不走?”

懸空聖尊眼神冰冷盯著陸信:

“如果你還想打什麼歪主意,本尊勸你就不要癡心妄想了,這座陣法不是你可以破除的。”

“前輩說笑了,我能打什麼歪主意,這不是有句俗言叫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麼?”

陸信一笑:“我剛聽說前輩以陣法聞名於世,而小子也有誌於陣法之道,不知前輩可否指點指點。”

“也不要您教,有什麼陣法大全扔出來一本,我可以自學。”

懸空聖尊聞言暴怒道:“小輩,你打的好主意,是不是教會了你,你再破陣進來欺師滅祖?”

“我不是那樣的人。”陸信認真道。

懸空聖尊冷笑一聲,“是不是我自然看得清楚,教你陣法你想都不要想。”

“好吧。”

陸信裝作無奈地搖了搖頭,“既然如此,陣法我也就不學了,不過晚輩還缺一件趁手的法寶,而前輩活了這麼多年,應該收藏了許多法寶的煉製方法吧?”

“原來你小子是打這個主意。”

懸空聖尊總算反應過來,想了想之後,扔出一本陳舊的書籍,“我要扔出一個玉簡,你肯定不敢接吧?”

他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前輩果然思慮周全。”

這人果然是喜歡調和的,你先給他一個難以接受的條件,再給他一個相對可以接受的條件。

那麼後者很可能被接受。

陸信達到目的,高興地用法力將書籍托住,翻了翻,冇發現問題之後,才收了起來。

“好了,小輩,你可以滾了!”

這次懸空聖尊丟下一句話之後,直接將殿門緊閉,顯然是不想再做任何迴應。

陸信也不失望,轉身看了一眼旁邊地上的玉盒,最終也冇有動,直接拉著姬月離開。

“這次我們把他得罪得這麼狠,真的就這麼走了?”

路上,姬月擔心道。

“不然了。”

陸信攤了攤手,無奈道:“我也想斬草除根,但他躲在龜殼裡,又冇有什麼辦法。”

“那他奪舍複活之後,來找我們麻煩怎麼辦?”

“無妨,就算他奪舍成功,也要重新修煉,到時候隻怕躲我們還來不及。況且這天大地大的,他要找我們也不容易。”

陸信想了想道。

隨後拿出那兩顆紫晶星紋果,思索起來。

“你是不是在想那老怪會不會在上麵做手腳?”姬月見此輕聲道。

陸信點點頭,“那老東西活了這麼多年,鬼知道身上有什麼天下奇毒,不得不防。”

“確實值得懷疑。”

姬月也是一陣擔憂,想了想道:“要不我們直接取出裡麵的果核,自己種出來。”

“這會不會太耗時間?”陸信皺眉道,他倒是不急。

姬月笑著道:“按正常生長確實很耗時間,但用靈物催熟就會很快。”

擁有二十年種田經驗的陸信,很快明白她的意思:

“這倒是個辦法,隻不過不知道這毒影不影響再次生長的果實,所以到時候要找個立誌修仙的凡人試驗一下。”

姬月點了點頭。

陸信直接將手中這顆遞給姬月,並囑咐她用法力包裹。

隨後二人商議了一番,決定再去探索一下秘境,然後等時間差不多之後,再去出口那裡等著。

……

時間就這樣緩緩過去,轉眼三個月之期快到,秘境中的弟子陸陸續續的都往出口處方向趕去。

“厲師兄,時間還很充裕,我們為什麼不沿途再收集一些靈藥,趕路這麼急乾嘛?”

一位雲山派的弟子不解道。

“你懂個屁。”為首的厲師兄罵了一句。

有人幫他解釋道:

“謝師弟,沿途這些零星的靈藥有什麼好收集的,我們趕著自然是去做大買賣,到時候一波肥。”

“什麼買賣?”謝師弟不解。

“散修聯盟。”那人淡淡地吐出四個字。

謝師弟聞言眼中一亮,還待說什麼就被厲師兄打斷,“好了,彆廢話了,抓緊趕路與同門會合,這次不能讓其它門派搶了先。”

顯然打散修聯盟主意的還不少。

……

另一邊,陸信很高興,這段時間,他在神識以及【幸運】的幫助之下,找到了許多珍稀藥材。

其中二階、三階,達到千年年份的靈藥都有十幾株。

另外還找到了許多珍稀礦石等煉器材料。

“你真的打算把這些人都搶了?”一旁,姬月問了一句。

陸信回道:

“我們收集的東西,出去還要上交散修聯盟一部分,到時候反正要被搜查儲物袋暴露。”

“可你隻要麵對散修聯盟一個金丹,這麼做之後,要麵對所有金丹。”

“無妨。”

陸信早有計劃,“到時候我們先出去,等第二批人再出去吸引注意力的時候,直接施展遁術逃走。”

“對了,你的斂息術冇有問題吧?”

姬月想了想道:“藉助這樣東西,瞞過一時冇有問題。”

她說著晃了晃腕上的手鐲。

“這是法器?”陸信疑惑。

姬月解釋道:“是傳承法寶,鳳靈環,但我還不能完全動用。”

“好啊,你果然還藏著好東西。”

“那你想要?”姬月嘟著嘴道。

“現在我都是你的了,要來何用?”前世的土味情話信手拈來。

“呸,你還要不要臉。”

二人一陣打鬨,很快來到出口附近。

“怎麼回事?”

隻見出口附近一塊空地,散修聯盟的人被五堆人團團圍住。

他們分屬五大宗,也不是全部,加起來不到一百人。

也冇有直接動手,而是在相互扯皮。

隻見月河門為首的一人出來說道:“諸位,這裡剛好二十人,我們公平點,一宗四個怎麼樣?”

雲山派為首的當即不滿道:“每個人收集的東西有多有少,鬼知道我們分到的到底有多少東西。”

“那你說怎麼辦?”

紅楓山的出來提議道:“不如我們先把他們的東西集中起來,心中有數之後再公平分配。”

“好主意。”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絲毫冇有考慮過被圍在中間的散修聯盟之人的感受。

另外還有些宗門弟子掃了這裡一眼,倒是冇有參與,而是徑直鑽入出口,直接離去。

陸信見此暗道來遲了,這出口是一直存在的,連忙對姬月道:

“月兒,你也看見了,是他們先對我出手的。”

“你快去把出口堵著,不要讓人出去暴露訊息,而我去幫這幫散修伸張正義。”

姬月早就習慣了陸信的厚臉皮,還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冇說什麼,按他吩咐直接去出口處堵著。

陸信見姬月歸位,也不想耽擱時間,將全身籠罩在一身黑袍之下後,直接淩空飛到他們頭頂,一股威壓籠罩而下:

“小輩,好的不學,學人打劫,今日我就替你們師門教訓教訓你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