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32章 真陽之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32章 真陽之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修煉功法最忌被打擾,陸信擔心自己山洞所在的山頭,要是突然被路過修士的戰鬥餘波打爆了怎麼辦?

所以他在地底開辟出了一片空間,然後再佈置好各種陣法,這才放心開始修煉。

他丹田內目前的法力是通過【呼吸】,直接從天地之間的靈氣吸收轉化而來,冇有通過靈根,所以冇有屬性。

一向中正平和,冇有走火入魔的危險,但相對來說威力要比屬性法力弱上幾分。

而《真陽禦邪斬妖訣》是火木屬性功法,五行之中,火屬太陽,木屬少陽,火木加起來就是真陽。

陸信雖然靈根品質低下,但五行俱全,不缺火木,所以他修煉的第一步就是將丹田內的無屬性法力轉化為真陽之氣。

地底空間內,陸信盤膝而坐,按照《真陽禦邪斬妖訣》的行功路線,開始運轉。

片刻後,隻見他丹田原本純白色的法力之海中,突然多出了一縷赤紅色。

“這就是真陽之氣?”

陸信突然一指,一縷熾熱的法力飆射而出,瞬間洞穿他佈置的防護陣法,朝外麵的岩石而去。

陸信連忙起身檢視,隻見地底岩石被貫穿了一個極長的細洞,接著他用神識探測了一下,細洞大概有一裡多長。

“嘶!”

陸信瞬間倒吸一口涼氣,他冇想到《真陽禦邪斬妖訣》煉出來的法力,威力這麼強大。

這還隻是單純的法力。

“必須修煉!”

陸信瞬間再無猶豫,連忙繼續去轉化法力。

這一轉化,轉眼就過去了一個多月。

在這段時間內。

陸信不僅順便成為了金丹中期,而且還將丹田內的所有法力都轉化成了真陽之氣。

現在他的麵板也因此產生巨大的變化。

【宿主:陸信】

【壽命:34/470】

【境界:金丹中期(0/400000)】

【功法:真陽禦邪斬妖訣】

【可轉化法力:11(持續增長中)】

【被動技能:呼吸……】

麵板依舊簡陋,但這次境界進行了細分,應該是他修煉了功法所帶來的了改變。

另外還增加了一欄可轉化法力。

這應該就是【呼吸】被動自主產生的法力,存儲在丹田,他以後又多了一個轉化步驟。

“還行。”

陸信基本滿意,站起身來,現在功法修成,接下來就準備煉製真陽神劍這把法寶了。

將李幽蘭說的材料一一列了出來。

看了之後發現,有些材料如火精玄鐵等,他已經在秘境中收集到了,隻是量有點少,還需要另外尋找。

另外還有些輔料比較普通,應該不難尋找。

隻有這真陽玄煞很稀有,和幽藍冰炎同屬於天地奇物榜,雖然排名冇有後者那麼靠前。

但也不是說找就能找到的。

“看來又要找個大地方打聽訊息了。”

陸信一陣思索,拿出一堆地圖,這也是他這次秘境之行的繳獲。

隻見裡麵不僅有記載燕國的地圖,還有其他鄰國的地圖,甚至還有幾張畫下了整個東華域。

按上麵所標註,整個東華域共有十六個國家。

經過一一檢視之後,陸信決定前往東華域的中心位置,龍淵帝國。

這裡是整個東華域最繁華的地方,當年聖心宗就坐落於此,獨霸一國。

但現在龍無頭,整個帝國被三宗四門獨霸,另外還有大大小小許多勢力,實力雄厚。

陸信想要打聽真陽玄煞的訊息,去這裡無疑是最好的打算。

有了目的地,陸信當即開始規劃路線,他又將沿途要經過的一些大地點標註出來,打算一路打聽過去。

很快,一副完整路線圖就繪製完成。

他也不耽擱,直接鑽出地底。

此時正是黑夜,陸信辨彆了一下方向,就朝著第一站,陳國的最大修仙者坊市巨木城而去。

聽說那裡有前往下一國的飛天寶船,乘坐此物沿途能節省不少時間。

三天很快過去,在陸信的全力飛行之下,很快就到達了巨木城。

進去逛了逛,又徘徊了幾天,在冇有收到什麼有價值的訊息之後,便果斷離去。

轉眼半年後。

一艘前往龍淵帝國的寶船上,陸信站在甲板,看著籠罩在光幕外的雲霧,眼中露出失望之色。

這半年來,他一路打聽,冇有一點真陽玄煞的訊息,倒是其它材料早已經湊齊,現在隻欠東風。

另外倒是意外得到一截養魂木,於是他便將李幽蘭換了一個大號瓷瓶封印。

“要是龍淵帝國再冇有真陽玄煞的訊息,那就隻能離開南方十三域,前往中州了。”

冇錯,他已經向李幽蘭打聽過,十萬多年前她倒是在中州有聽過真陽玄煞的訊息。

但是現在時移勢遷,一切都做不得準。

“龍淵城快到了,這次應該能趕上行遠商會的拍賣會。”

“時間還早,肯定肯定能趕上。聽說這次拍賣會上會有不少好東西,這次你帶了多少靈石?”

“不多,這個數。”

……

後方一張木桌旁,兩個築基老者交談著。

陸信聞言稍微來了一點興趣,這一路他大大小小也參加了許多拍賣會,東西很多,但是對他有用的很少。

“希望這次不要讓我失望。”

陸信在心中歎了一口氣,打算回自己的房間繼續煉化法力。

這半年多時間,他一共累積了四十七萬四千三百多法力,陸陸續續轉化了二十多萬。

法力儲量早就足夠他突破到金丹後期,但冇有時間轉化。

房間門口,陸信剛準備開門,一位練氣期小侍女小心翼翼地上前道:

“前,前輩,能不能求您調換一下房間?”

“什麼意思?”陸信皺眉道。

“意思是我想讓你行個方便,把這間房讓給我。”

一位穿著血紅衣袍的青年男子走了過來,小侍女連忙害怕的讓開位置。

陸信打量了來人一眼,修為是築基中期境界,比他隱藏的境界高一層,每走一步便釋放一分威壓,說是行方便,逼迫之意明顯。

“前輩,他是血靈門真傳弟子,您惹不起。”

陸信還冇有說話,小侍女就在旁邊小聲勸道。

這個距離對耳聰目明的築基修士來說等於是在大聲說話,所以可以看見紅袍男子臉上的高傲之色。

“怎麼樣,你讓不讓?”

“梅天林,你又在搞什麼鬼?”

就在這時,陸信旁邊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一位神態高冷的黑衣女子皺眉走了出來。

梅天林見此,連忙湊了上去,“慕雪,我想和這人換一下房間,離你近一點。”

黑衣女子聞言瞥了陸信一眼,見他才築基初期境界,並且一副散修打扮之後,便不再打量,冷冷道:

“我說過對你冇感覺,你做這些有什麼意義?”

“感覺是要慢慢培養的。”

梅天林諂媚一笑,隨後又對陸信吩咐道:“小子,我給你半炷香的時間,把你的房間收拾乾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