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8章 九轉金身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8章 九轉金身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間無人的木房內,陸信把玩著一顆渾身漆黑的珠子,他剛用幾瓶丹藥和幾張符籙將其換到手。

“難道這就是一顆普通珠子?”陸信皺著眉頭。

這個珠子也不知是什麼材料做的,劍砍火燒冇有絲毫損傷,堅硬程度堪比他的中品法劍。

接著他又嘗試輸入法力、滴血認主等諸多手段,可珠子就靜靜地躺在那兒,冇有絲毫反應。

“我就不信。”陸信不甘心的全力釋放出神識,向著珠子探去,依舊是泥牛入海,不過卻意外觸碰到一層隔膜。

“有門!”陸信瞬間一喜,連忙將神識凝聚在一點,向著隔膜發起衝擊。

一刻鐘後,陸信已經滿頭大汗,麵色蒼白。

“給我破。”陸信咬牙發狠,全力凝聚神識,決定發起最後一波衝擊。

終於,在其發狠下,隻聽“啵”的一聲,神識突然進入到了一片灰濛濛的空間。

“這是珠子內部?”陸信驚訝,神識開始在空間裡打量。

這是一片虛空,冇有土地,也冇有水,除了中間矗立著的一排石碑以外什麼也冇有。

陸信自然而然地開始打量起石碑,數了數,發現共有九座,造型古樸,上麵銘刻著碑文。

“九轉金身訣?”陸信凝神細看而去,發現這是一部功法,還是一部修仙界少有的煉體功法。

共分九轉,對應煉氣修士九個境界。

一轉練氣期;

二轉築基期;

三轉金丹期;

等等。

“還真是意外之喜。”

快速瀏覽完,陸信欣喜不已,他冇想到真的撿到一次漏,隻花費了一點用不上的丹藥和符籙,就得到一部能直接修煉到堪比渡劫期的功法。

“煉體啊,肉身堪比法寶,同時力大無窮。”

陸信都能想到以後頂著敵人的法寶轟擊,近身將人拍碎的場景。

想想就刺激。

【叮!檢測到宿主成功撿漏一次,覺醒被動技能:幸運。】

【幸運:冥冥之中,厄運離你而去,並且不時會有好事發生。】

“這是,係統你是來恭喜我的嗎?”係統突然冒出來,可謂是喜上加喜。

高興了一會兒,陸信迅速平複心情,開始檢視《九轉金身訣》的具體修煉法。

小半個時辰後,陸信突然歎了一口氣,感慨道:“難怪修仙界煉體修士這麼少。”

檢視完具體修煉內容,陸信這才知道,原來煉體並非容易的事,雖不要求資質,入門簡單,但越到後麵會越難。

除了要承受幾何倍增長的痛苦以外,還需要耗費大量且稀有的資源配合,不然輕則損傷根基,減少壽命,重則直接暴斃而亡。

所以相比起煉氣修士,煉體修士的修煉速度要緩慢不少。

不過好處也不少,煉體有成的修士往往同階無敵,甚至能夠越階戰鬥。

“我有‘呼吸’被動,能自動煉氣,倒是可以主動煉體。”

陸信無法拒絕《九轉金身訣》的誘惑,決定修煉,不過現在不行,因為他腰身上掛著的傳訊符突然燃燒了起來。

這是一個自稱青陽道長的人派人給他的,說是場地準備好了就會通知參加交流會。

隻見符紙燃燒,空中浮現幾行簡短的文字:

“交流會午時一刻開始,地點:青陽觀前。”

“終於要來了嗎?”陸信瞧著文字消散,嘴角微微一翹。

他也等不及了。

大概估算了一下時間,離午時一刻差不多還有半個時辰,陸信也不著急,整理了一下衣衫,開始養精蓄銳,恢複剛剛損耗的神識。

……

此時,道觀內。

“聖女,您確定要親自出麵?”

黑霧與何陽擔心道:“刀劍無眼,屬下擔心……”

姬月端坐在上首,毫不在意的一笑,“你們不是早就準備好了嗎,況且我實力也不弱。”

說完其體內爆發出一股不屬於練氣期的駭然氣勢。

下首的黑霧與何陽感受到這股氣息,麵色一驚,“聖女殿下,您突破到了築基期?”

他們常年在外,印象還停留在幾年前。

“是,也不是。”姬月淡淡道。

二人疑惑不解。

姬月見二人表情本懶得解釋,但一想到二人一直對她極為恭敬的份上,於是說道:

“我確實前不久就突破到了築基期,但修煉了一門秘法,將修為逆煉回了練氣境界,為的就是一個多月後即將開啟的長空秘境,裡麵有我需要東西。”

“冇想到竟還有這等秘法。”下首二人嘖嘖稱奇,隨後又是神色一黯,想到自己卡在練氣巔峰幾十年了,不知何時才能達到築基期。

姬月將二人的神色收入眼底,淡淡道:“放心,你們二人已經為宗門在外奔波了多年,長老已經說過了,隻要這次事情做的不錯,就會賜下築基丹。”

“多謝聖女殿下,多謝長老。”二人瞬間轉喜。

何陽高興道:“既然聖女殿下是築基境界,那我們此次行事就更加穩妥了。”

誰知姬月卻搖了搖頭,“在進入秘境前,我不能使用築基期的力量,不然就會破功。”

二人聞言有些失望,看來築基丹也不是十拿九穩,於是躬身道:“那聖女殿下,為確保萬無一失,我們再去檢查一下佈置。”

“去吧。”姬月微微點頭。

看著二人離去的背影,腦海中又突然浮現起陸信的模樣,嘴角不由微微翹起,輕哼一聲道:“我期待你驚訝的表情呢。”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快到午時一刻,接到傳訊符的修士陸陸續續地走向交流會地點。

一路交流。

有問好的:

“李兄,你的東西賣得怎麼樣了,有冇有換到好東西?”

“還行,得到一張一階極品遁符。”

也有擔憂的:

“夫君,我總覺得不對,自從進來這裡後就再也冇有見過玄真道友。”說話的是一位看上去四十多歲的女人。

在其旁邊的男子聞言皺了皺眉,剛要說話,身後就傳來一陣爽朗的笑聲,“劉道友,孫道友,多日不見。”

看到來人,男子明顯鬆了一口氣,連忙詢問道:“玄真道友,這幾日你躲哪去了?”

玄真解釋道:“讓二位擔心了,前幾日在這裡突然遇到一個好友,與其坐而論道一番,忘了時間。”

“那你那位好友呢,怎麼不見他,也介紹給我們夫妻二人認識認識。”女子還不放心,上前問道。

“他來了。”玄真往後麵指了指,一道人影快步走了過來。

旁邊,陸信聽到他們的對話,撇了撇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