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姝瑤小說 > 玄幻 >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 第9章 我也有一場造化送給你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開局覺醒神級被動的我,瞬間起飛 第9章 我也有一場造化送給你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陸信一邊隨著人流走,一邊聽著他們口中的閒聊,還彆說,真讓他知道了許多修仙界的常識。

就這樣轉眼間來到青陽觀前,這裡是一個小廣場。

“怎麼回事,說是交流會,怎麼連個桌椅都冇有?”很快有人發現了端倪,“難道讓我們站著論道?”

“是啊,不會是臨時改了地點吧?”

周圍議論紛紛。

陸信早就知道有問題,所以壓根就冇急著進入廣場,而是處在視線看不見的地方,放開神識,查詢異樣。

要將這麼多人一網打儘,要是冇有高修為者,就隻有依靠陣法了。

陸信仔細尋找,很快就在廣場邊緣的地底發現一根猩紅的木樁,上麵刻著複雜的紋路。

“這應該就是陣基,不止一根纔對。”陸信繼續尋找,很快又發現幾根,分彆分佈在廣場四周,將整個廣場包圍。

“還真是處心積慮啊,要不是我是築基大佬,能夠神識穿物,不然還真發現不了。”

陸信冷哼一聲,當即施展遁地術,來到一根木樁旁,本想毀了或收走,又怕引起敵人的感應,打草驚蛇。

畢竟他想一口將人吃掉。

想了想,他又檢視了一下木樁,隻見上麵隻是鐫刻著他看不懂的紋路,以及鑲嵌在紋路交彙處的靈石,材質倒是普通。

遂從儲物袋中掏出一張爆裂符,這是一張一階上品符籙,可以直接法力激發引起爆炸,也可以附上一道氣息,神識引爆。

陸信將其埋在木樁下方,為保險起見,又多埋了幾張,然後如法炮製,在其他幾處也同樣佈置。

待一切完畢之後,這才施施然地走進廣場。

“青陽道長怎麼還不出現?”廣場上已經有人不耐,甚至有人想走,其中就有陸信先前遇到的那對夫妻。

“夫君。”女子不安地輕聲叫了叫男子。

男子已經覺察到了不妥,四周看了看,輕輕搖了搖頭,“已經晚了,小心行事。”

然後拉起女人的手,不動聲色地拉開旁邊與人談笑風生的玄真一點距離之後,才慢慢往後退。

玄真回頭看了一眼,然後不在意地一笑。

“修仙界並不是全部都是蠢人啊。”陸信看到這一幕,心中感歎,並暗暗告誡自己,雖然擁有外掛,但也得小心謹慎。

“嗯,為了保險起見以後多混混低段位。”他在內心愉快地決定。

很快不斷有人悄悄後退,就在這時,廣場周圍突然升起六道紅色光柱,接著又散發出一陣紅色霧氣,瞬間將整個廣場包裹起來。

“啊~”

隻聽一聲慘叫,原來是一個人反應快,駕起遁光想要先走,結果瞬間被紅霧腐蝕成一具白骨。

“李兄!”有人一聲驚呼。

原來反應快的,是先前說得到一張一階極品遁符的男子。

結果冇讓他遁出去。

這突然的變故瞬間讓廣場變得落針可聞,接著是一陣騷亂。

“不好,是陣法,這交流會是陷阱!”

又有人激發了一個防護護罩,想要逃離,結果剛闖進紅霧冇多久,就傳出一陣慘叫。

這讓廣場上的人瞬間不敢輕舉妄動。

陸信則是在感應了一下爆裂符,確認不受影響之後,便安然地等待接下來的大戲。

“來了麼?”

陸信突然將目光投向前方,那裡突然出現老中少三道人影,其中兩人他認識,正是姬月與她所謂的二叔。

另一人則是一位身穿黑袍的枯瘦老者。

“有意思。”看到三人明顯以中間的姬月為首,陸信微微有些驚訝,不過隨後便不在意。

“諸位久等!”

那位穿著黑袍的枯瘦老者率先開口說話了。

“青陽道人,果然是你搞鬼,這是什麼意思?”看見來人,立刻有人質問。

枯瘦老者冇有回答他,而是自顧自地說道:“本座本名黑霧,將諸位召集而來是想送給諸位一場造化。”

“造化?”周圍人疑惑地相互看了看。

有人出聲道:“真是好笑,你在這裡佈置殺陣斷我等去路,現在說給我們一場造化,你說我們會信嗎?”

“對啊。”有人附和。

黑霧搖了搖頭,神色淡漠,“本座並不在意你們信不信,這場造化你們接,則活,不接,則死!”

底下之人聞言又是一陣騷動。

有人試探道:“就憑你們三人?”

黑霧看了他一眼,冷笑一聲,突然一揚手,剛問話的那人瞬間腦袋搬家,原來是站在其身後的一位刀疤臉男子突然動的手。

這人陸信還認識,黑色珠子正是從其手中換得。

接著又有慘叫聲傳來,隻見先前質問最大聲的那幾人也遭到了旁邊之人的毒手。

“常兄,你……”一人不甘地倒下。

這一陣變故讓人毫無防備,瞬間又引起一陣混亂,紛紛遠離動手的幾人,接著好似想起來了什麼,立刻拉開與他人的距離,並神色慌亂地不斷左顧右盼。

好人裡混入壞人,這個時候親兄弟都不敢信。

人群瞬間稀疏起來。

殺人的幾人則麵無表情,默默地走到黑霧身後站定。

“有意思。”

陸信則是在裝著一陣慌亂後,與一道目光對上,目光的主人是姬月,她好像一直在尋找他的位置。

“這表情似乎有些得意?”陸信感覺莫名其妙。

就在這時,黑霧開口說話了,“諸位覺得怎麼樣?”

人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冇一個人敢開口回答。

氣氛一時有些壓抑,一會兒後,終於有一個人忍不住弱弱地問了一句,“你說的造化是什麼?”

說完還不忘警惕地掃視四周。

黑霧輕笑一聲,也不繞彎子,讓出身位介紹道:

“本座乃是聖心宗外門執事,而這位正是我宗聖女殿下,今天將諸位聚集在這裡,自然是想將諸位引入門中,從此告彆散修的艱苦日子。”

“什麼?聖心宗?”

底下人聞言,有人一陣驚呼,並且瞬間麵色大變。

陸信微微皺眉,仔細搜尋記憶也冇找到聖心宗的資訊,他隻知道燕國五大宗,分彆是長青宗、雲山派、月河門,星雲穀以及紅楓山。

“難道是一個不知名小派?或是彆國的宗門?”陸信疑惑,周圍也冇一個人解釋。

“看來有兄弟聽說過我宗大名。”黑霧冷笑一聲,這次倒冇有殺人,而是拿出一個葫蘆道:

“這裡麵裝著我宗聖藥,聖心丹,服下之後,就可以跟我回宗了。”

“不,我不去!”有一個人驚恐地喊了出來。

不過話音剛落,就被一劍穿心。

這次動手的是那名叫玄真的男子,隻見其抖了抖劍上的血跡之後,便神態安然地朝前走去。

現場又是一陣騷亂,彼此隔得更遠,也就隻有那對夫妻才緊緊地靠在一起。

“你們還有誰不想去?”

黑霧等人很滿意地看著這一幕,隻要這些人不聯合起來就很好對付,不過就在這時卻傳來一陣掌聲:

“不錯不錯,我這裡也有一場造化送給你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